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7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四十二章:分地
    我想着这镇长到底会长得多老,一边也有些心情忐忑,毕竟不团结的几十人现在给包围住了,到时候要是处理起我们来,那可是乱棍打死不带逃半个的。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我的想法全都错了,因为来的人不是老头。也不是老太,而是个穿着宫衣的三十多岁美妇人,她生得俏丽,手上抱着只很胖的黑猫,从人群中走出来时体态风姿绰约。

    我整个人傻了眼,不是因为她长相有多标志,而是我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毕竟印象中就算有所差距,但总体上我却不会记错,就是她!

    惜君站在我身边,一下子就拽住了我的手不放。

    “夏小友,镇长来了。”骆瑜捻着胡子,随后过去和美妇人引荐我们!

    所有地仙全都屏息以待自己接下来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毕竟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修为都掉到寻道了。想要嚣张也嚣张不起来了。

    骆瑜过去后,也开始换了一副尊敬的口气,而所有的镇民都用一种尊崇无比的目光去看待这位镇长。

    而接下来更让我们意外的是,骆瑜的语言我们完全没有听懂,只有我是听过这种古老语言的,那是上界的古语!

    我心中如潮水一样狂涌,而手也不禁给惜君捏得一痛,回过头,惜君已经涕不成声。

    “妈妈!”惜君大喊一声,而那美妇人当场惊得猫都掉了,显而易见已震惊得难以言语了。

    那美妇人把骆瑜一把拨开,从人群中疾步而出。看向了惜君。两行眼泪嗖然落下。想来也是认出了自己的女儿。

    而口中,也吐出了柔情似水的古代言语,虽然我听不懂,但却能猜测出其中的念想。

    诚然,美妇人就是那九天上的天凤一族未来族长,也正是惜君日思夜想,费尽千辛万苦寻找的母亲!

    “妈妈!妈妈!妈妈!”惜君紧紧的抱住了美妇,哭得梨花带雨,连我都不禁泪水沾染脸颊。

    虽然短暂的数年,但对我而言,经历仿若数百年的岁月,一路走过来磕磕碰碰,九死一生,现在总算是帮惜君找到了妈妈了。

    惜君和美妇人开始用上界语言交流起来,我就跟看到两只百灵鸟,不,两只凤凰在那叽叽喳喳的唱歌一般,虽说听不懂,但上界语言本身也是古董话,源远流长下,也是有其独特韵味的,没准我听得多了,也就能听明白了也说不定。

    说了一大堆的话,镇子的居民也交头接耳激烈的讨论起来,但明显都是十分高兴的,而让我好奇的是,那只猫走了过来,围着我转悠起来。

    我蹲了下来,仔细的看起了那只大黑猫,这一看之下,见其长相憨态可爱,不禁想要拔它一根胡子下来,这小家伙看起来就是只借身的猫妖,内里还不知道藏着什么古怪呢。

    忽然想起了之前不见的那只大黑猫,难道现在附身猫妖之躯了?

    “喵。”这猫的声音很粗狂,一听之下,我吓了一跳,连敖凤霞都拉了我的衣服,生怕我给它抓伤。

    这大黑猫吓退了我,立马转身走向了惜君母女,最后一跃上了惜君的肩膀。

    惜君妈妈说了句什么,惜君高兴的回过头,把大黑猫抱在怀中,搂得紧紧的,把大黑猫抱得差点背过气了。上吗助扛。

    看惜君这么鲁莽,惜君妈妈气得拍了下她的手,把大黑猫接过来好生安慰起来,惜君却没有半点的不高兴,拉着妈妈过来,然后用古语开始介绍起了我。

    中间看惜君一路的介绍,脸色一路的发红,我就知道很不对劲了,但我听不懂能有什么办法?

    惜君妈妈抱着大黑猫,先是震惊,然后是惊讶,接着满意的点头,这表情一路下来,我心脏就跟过山车一样的颠簸,不知道惜君又闹出了什么事端来。

    所以连忙问道:“惜君,你说了什么?”

    “哼,什么都没说。”惜君瑶鼻轻轻哼了一下,挽着妈妈的手,少女气息油然而生。

    如果不是时间距离不是特别的漫长,我甚至差点就无法将她和以前那个动辄呲牙咧嘴的小厉鬼联系起来,她现在长得太漂亮了,比她妈妈更是美上几分,而经过了叛逆期的蜕变,已经有了女子独特的味道。

    “好吧,骆……”我看向了骆瑜,见他两眼都笑眯成一条缝,就知道里面应该有什么误会了,就想要问问怎么回事。

    结果惜君立即用古语说了几句话,吓得这骆瑜不说话了,当然,这美丽的误会或者什么很快就给惜君阴沉下来的目光带过去了。

    现在她气呼呼的正看着长孙德,一副恨不能现在就将他杀死的表情。

    “走!快走!”长孙德一看情况不对劲,哪还敢再呆着?立马拉了两个贴身的门下,往北门那边逃!

    惜君用古语和惜君母亲说了几句话,似乎也引来了母亲的怒火,接着骆瑜就说道:“把他们逐出引凤镇!不需这群烹杀同类炼丹之人留在这!”

    一群镇民顿时沸腾了,抄起了扁担,立刻就追了上去,毕竟长孙德和北极仙门的爪牙们实力掉得厉害,这群村民敢拿扁捣的可都是有修为在身的,哪会害怕半点,追着就是一阵暴打,一路长孙德跟杀猪一样的嚎了起来,这把老骨头也不知道逃到城外还有没有好的。

    长孙德那边三十多个门下,没有一个能留在引凤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大家都不知道,不过照着眼下我看到的情况,想来第二天可能是没有这号人了。

    赶走了长孙德这群地仙,剩下二十多散修和我们这群地仙和妖仙组合,数量有近四十多个,几个带人来的领头者过来和骆瑜说了情况,然后就等着镇长下达命令了。

    惜君母亲听着骆瑜的汇报,很快就给出了指示,而这指示让我丈二摸不着头。

    “你们大家隔壁还没有邻居的,就负责带他们去认认门,工具也由你们来出,当然,来年丰收后,他们的收成里,你们能够取走三成,为其一年,直到他们成为熟手,都有谁愿意带?”骆瑜根本不打算和我们商量,立即就指派给了原住民任务,他似乎是无条件听从惜君妈妈的话。

    几百个原住民,当场就沸腾了,就跟逮到了肥猪一样的高兴,纷纷出来毛遂自荐,生怕自己不能选上一般!

    我和何奈天等人全都瞪大了眼珠子,该不会是让我们务农吧?我们在外面可都是地仙级别的大修士,怎么可能跟你干弄活呢?况且大家都等着恢复修为,然后破解和拿到引凤棺,谁跟你呆在这?大家可一天都不想待。

    惜君也有些急了,连忙和自己妈妈说了一大堆的古语,结果惜君妈妈一副疑惑的样子,然后缓缓的开始讲述了一些什么,惜君沉吟,但不知道她妈妈说了什么,竟让她默认了这事情。

    “师侄怎么办?我们不可能在这耽误太久时间,就算这里看起来坚不可摧,但谁能保证明天祖星海不会用祖龙剑破阵进来?既然你家的小凤仙能沟通镇长,还是镇长的女儿,这层关系下,我们应该劝她赶紧的想办法才是,而不是让我们在这务农吧?”何奈天的立即就把担忧和建议说了出来。

    “是呀,我在仙山瑶池,虽然小时候有过劳动,但也是摘摘果、拔拔草什么的,你看看这里的原住民,拿着的工具不是扁担就是锄头,还都是木头做的,难道真要学人类农民下地?”敖凤霞苦笑起来,眼看着骆瑜都已经开始挑选四十个邻居帮衬了,这脸上是精彩万分。

    一群地仙散修都叽叽喳喳的不满起来,互相讨论到底怎么办好,好些说要出镇子,进森林里算了,但另一些又明显都害怕出现昨晚那种情况,因为这都吵了起来。

    毕竟一旦到了夜晚,镇子里的门都不会开,到时候鬼类、尸类一出来,小命可都不保。

    挑选到了帮衬的三十九户家长,骆瑜已经清楚了散修们到底想的是什么,就出来说道:“引凤镇的情况和大家想的不一样,白天人间,晚上阴间,如果想当人就留在镇子里,有自己的房子,干人的活,这才有自己的饭吃,才不会死,当然,如果想当鬼,不用等到晚上,进了林子里怕走不出两个来回就成鬼了,而且你们应该都察觉到了,此地白天纯阳,晚上至阴,绝无半点仙气,而且我们所在之地乃是一个封闭的空间,要出去是不可能的,就算修炼出的修为法力,也会给空间吸收殆尽!数百年来并没有什么不同,可能你们以为你们很厉害,但以老夫看来,其实也不尽然!我们有的人也是修士的后代,知道的功法和继承的道统可能比你们都要好,但为什么困死在这里?”

    这话如同一颗深水炸弹,把所有人都震得脸色发白,大家都是聪明人,就算隐瞒一些,立马就能从蛛丝马迹中找出破绽,知道到底是谎言还是实话,所以骆瑜的实话实话,自然把一些人的希望打消得七七八八了。

    许多地仙甚至受不了地仙和凡人的差距,脸上忽然怔怔出神,有的甚至咬破了手指都不知道。

    何奈天嘴巴微张的看着我,似乎觉得能想出点什么办法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