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8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四十三章:狗金
    看我不说话,何奈天就急道:“师侄,我们可不能光在这等!要多想,多看,多研究,平时你不是鬼主意多么?就该这个时候发挥下……”

    “师叔。我能有什么办法,只能见招拆招,不行的话我可以晚上喊送丧鬼去帮你把你家的地一起耕了,你只管呆在家里享清福研究对策好了。”我苦笑的摇头。

    “这好呀,那我家的地先预约了,可惜我家侄女没进来,唉,不然男耕女织多好。”敖凤霞也凑起了热闹。

    我耸耸肩,这苦中作乐妖族倒是很擅长。

    “敖道友,这想法不能有,你也不怕出去晚了,耽误了你家侄女青春。”何奈天不满的说道。

    “也是,还是赶紧想办法吧。对了,既然祖星海能够进来。那我们岂不是可以趁机出去?好像也不行,我们打不过他。”敖凤霞无奈了。

    不过她这么一说,何奈天当场就看向了我:“对了,师母!我们可以找师母呀!”

    “呵呵,那也要先干活,我外婆神龙见首不见尾,难道你天天找她不用吃饭,嗯,我肚子饿了,先吃点东西。”我当即从登山包里摸出了一包饼干,打开后啪嚓啪嚓的咬了起来。

    这举动顿时引得一群原住民猛的咽口水,说实话。从地仙掉到寻道期后。身体没了仙气。杂质一多,辟谷就没效了,肚子饿得很快,不单是我,大家看到我吃,肚子跟传染一样叫了起来。

    “咳咳,积点德,都地仙过了,别拽这眼神看我呀,朱道友。”我看向了朱开林,脸上有点难堪,就拿了一片饼干递给了他。

    “多谢,多谢呀!”朱开林赶紧的接过了饼干吃起来,一旁的苏文柔虽然拉不下脸,但我把饼干递过去的时候,她也伸手拿了。

    何奈天倒也挺宗师气概的,明明听到了他肚子微弱的叫声,但他偏偏还说不饿,倒是条汉子。

    敖凤霞也不客气,自觉自家侄女是我天一道中的修士,就大咧咧的拿了两三片吃起来:“嗯,人类的东西热量还是不错的,我们妖类吃起来也耐饿。”

    林疏影在旁边,软得都站不起来了,干巴巴的看我,我把饼干放到了她手上,又拿了小半瓶喝过的矿泉水给她。

    她看着眼饼干,又看了眼矿泉水,犹豫了下,脸有点红,我这才想起了有间接接吻这回事,就想把矿泉水拿回来,结果她已经作势要喝下去了,我只能把停在半空的手缩了回来。

    “师侄可真是有远见,就算是祖云这浸淫此地多年的小滑头,也没你知道的多,当时他们看到你这一登山包的东西,谁能想到现在会有大用处?这么多,怕你一个人撑一个月都不成问题。”何奈天感慨的拍了拍我的登山包,里面立即响起了一大堆包装袋摩擦的声音,这让他吓了一跳,连旁边的镇民都脸色大变,低声的议论起来。

    在这镇子里,农耕的工具全都是木头,铁器是完全没有的,毕竟这里没有冶铁,而食物除了种菜,怕也再没别的什么了,因为这里也没有动物!吃肉什么的,肯定很奢侈!

    食物的单调,让镇中的居民看到我竟背了一大堆的零食来这,都眼放青光,舔着干燥的嘴角,都心中把我的饼干吃了好几回了。

    而一个看着挺瘦的男子似乎胆子不小,过来就和我攀干系:“这位小兄弟,我好像是你的邻居,虽然帮带你的是我姨婆,但我们也是关系户不是?我身强体健,你看,壮得跟什么似的,要不这个月我帮你打工开荒,你给我一包……不,半包那个块块黑泥怎样?我看着你们吃的挺好吃的,我家的娘们嘴馋……你看?”

    说自己身强力壮,其实都瘦成猴子了,我沿着他的目光看去,他那老婆也正看着我们这边,倒真是对饼干极有兴趣,我带了不少,倒也不介意给他们半包。

    不过劳动力对我而言没特别大的需求,我一个鬼道传人,还愁不能让鬼帮我推磨?加上听说是邻居,就从包里拿出了一包的普通饼干来:“劳动力就不需要了,大家是邻居,只要你……”上吗呆弟。

    那瘦弱男子顿时大喜,没等我说完,就伸出脏手就准备接过饼干,而这一伸手,挂在手上的一串链子引来了我的注意!

    那串手链挂满了金色的凤金石,看起来闪闪发光,跟黄金一样耀眼,我咽了口唾沫,因为看过全婵妤用来制作大阵,所以对这东西是一眼看了出来,就说道:“这手链……”

    “要这手链?不要帮工?行,拿去。”那瘦弱男子收回了手,把手链立即塞到了我手中,然后拿过了饼干,迫不及待的拆开了,这巧克力花生‘奥利奥’饼干看起来就跟黑泥一样,但吃着很是美味,他立即把第一块拿给了家里的老婆尝。

    他老婆咬了两口,眼泪都噎了出来,忙道好吃,让一群镇民顿时沸腾了。

    天呀,这都是什么人?我刚才想要问这手链来历的,结果他就跟把随处可见的石头换给我一样给我了!

    我手捧着凤金石,心中已经热泪盈眶了,不过我当然不会表现出来,只是轻咳一声,就随手塞到了裤兜里,装作是收了一件平常之极的东西,然后抬高了八度声音:“这东西倒是好看,拿回去换给家里娃儿带,家里娃崽多,不知道谁家还有呀?要不换点吃的?”

    “妈蛋的,二狗家一条狗金链就换了一大包饼干,老子家里那块垫桌脚的狗金怎么都能换两包吧?!”不知道谁吼了一句,推开人群就往家里跑了。

    “哎哟!还能换吃的?早知道昨天那块地里刨出来的狗金就不丢河里了,谁他妈跟我说是挡我家丰收路的?明明是祖宗专门摆那给我刘家的!”

    “儿子!你要吃的还是要你腰间挂得那块破石头?快拿去换点吃的给你奶奶打打牙祭!”

    “镇长,您那床板好像是狗金做的吧……”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随后连骆瑜都忍不住对这东西有了小心思,传话过去问,结果给惜君母亲瞪了一眼,就缩了缩脑袋。

    民以食为天,大家对食物的需求是没有止境的,光是吃粗粮野菜什么吃了一辈子,一旦有人打破了平衡,大家自然就争先恐后,还没过一盏茶的功夫,我前面就堆了二三十斤的凤金石,这换掉了我大半袋的食物,为了控制住市场,我推说不需要这么多‘狗金’后,淳朴的镇民才停止了搜罗。

    而就在我准备收起当铺,准备尾随骆瑜去安排给我的房子之时,跑去河里捞凤金石的人来了,抱着十来斤的凤金石,大汗淋漓的过来,结果一群人都说我不换了,气得他要那扁担找我理论。

    好在骆瑜直接何止住了他,我倒也不难为他,拿了一包巧克力就换下了这么一大块的东西来。

    那叫二狗的隔壁邻居十分的好客,带着一家五口人,帮我把狗金搬回了房子里,我自然是很感谢的。

    李破晓半夜出城未归,为了寻找凤金石,谁又能料到,我只花了半个登山包的零食,就换来了四十斤?

    这么大的数量,如果能让我带回天一道,怕又是搅动风雨的大动作了,像是全婵妤那种不靠丹药就能疯长修为的人,会出现不少吧?

    惜君尾随自己母亲去了镇长的住所,我并不着急着要去拜会,因为惜君也不是不知轻重,总会让自己母亲引荐我,而且现在我还等着外婆的消息,不知道她到底是在镇子里,还是在镇子外,我都很好奇,恐怕这引凤镇不简单,难道除了镇子,还有别的藏身之处?

    刚和二狗的姨婆一家认识过,用食物换了感情,骆瑜就带着一群孩子过来,说是镇长召见我,我看孩子们来都是为了食物,也拿出了一包奥利奥分给了他们,自己就只身前往惜君母亲住的地方。

    惜君和母亲一起住,虽说是镇长,但房子确实不是很豪华,进入了里面,我就给那张凤金石的床板吸引住了,怎么说都有好几百斤这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