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8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四十五章:流逝
    “原来是这样,这黑瞳行事乖张狠戾,竟真是夏武前辈的执念,我当时应该讲述我知道的关于帝师那一部分,但我记得,他当时应该是有听到的吧。或者是没听到?我也不清楚了。”我摇摇头,然后把蚊子大神和涂仙尊、周先明之前说给我听的,关于帝师的那部分事情说了出来。

    骆瑜转述给惜君妈妈赢珮的时候,对方并没有觉得多意外,似乎早就想通了这一点,并且对这帝师也并没有太多责怪的意思,更多的是用和蔼和溺爱的目光看着惜君,因为女儿并没有消失,而是又回到了她的身边。

    不过说起了随着她给帝师以金仙棺救出并送离下界之后,天凤一族惨遭灭族,而夏武的大军全军覆没,生灵涂炭之事,她目光中流露了难过和悲伤。可见惜君母亲确实是那孤岛中美丽而和蔼的贵妇人。

    “以后如果再相遇,她一定会把这件事亲自述说。其实帝师为人睿智聪敏,不会做一些没有把握之事,当时也是不舍女儿遭受这等磨难吧……但好在现在也终究回归了正轨,这件事也应该告一段落了吧?接下来命运之事,她也不想过于搀和了,她在阵中也不过笼中之凤,并不能做什么,虽然也知道你想从中得到什么信息的,但或许你外婆知道的比她还要多一些,当年帝师到底给金仙棺设置了什么,到底有些什么机关,都不是她能够解释得通的。她把一切自己知道的事告诉了你外婆。并且在当年。将精魂交出,给了一个叫郁小雪的孩子,听闻一切都会因她而得到解决,至于她,也只是每一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罢了。”骆瑜淡淡的说道,随后想了想,又说道:“其实我骆瑜是很佩服镇长大人的,她的年纪可比我老多了,当年我还是个流着鼻涕,整天光着屁股在外面乱跑的时候,镇长就这样了,我的知识,也大多是来至她撰写的一些书记,现在回头过来想想,实在是让我唏嘘半生呀。”

    我转念一想,回忆当时那位在湖中岛里的淡雅妇人,确实就是那样的优雅,而且雍容华贵。

    一切皆因外婆自己定制的计划,最后闯入了这里,所以才引来了今天这么大规模的争斗。

    “原来是这样,妈妈就是厉害,给关在这里数百年,也如置身事外……比我可好多了,当时是我没听全就闯入了一天和几个小神仙的说话……”惜君也并不是没有触动,而是有些自责的说道。

    骆瑜不单单对古言能够对话自如,还懂的上古的文字,我倒是很羡慕,也有意和这样的学术大师结交,如果一时半会出不去,抽空学学也是不错的。

    骆瑜把惜君的话也一字不漏的给说了,当即让惜君妈妈摇头苦笑,有些责备的看了惜君一眼,然后说了几句话,把她召过去低声说了些悄悄话,惜君点头不已,还有些责怪骆瑜。

    骆瑜抚须微笑,并不介意。

    “对了,郁小雪和那位夏瑞泽的青年,是否已经成为了情侣?”骆瑜随后确认道。

    我点了点头,这件事还是能够确定的,看到我肯定,骆瑜笑道:“果然呀,缘分没有断,转世之后,终究相互吸引到了一起,镇长说,她很欣慰,也对命运的神奇真切感受到了。”

    我愕然的看了眼眼前的惜君母亲,心中暗暗对她感到一丝的佩服,她或许是那种禅悟了大智慧,却不愿多说的类型,天凤一族,果然是很神奇的种族。

    随后交代了一些事情,我问起了外婆现在所处的位置和情况,结果发现惜君母亲也全是被动的接受了外婆的建议,最后几乎全放手给对方捣鼓的,这让我很是郁闷,想不到她也是无为论的狂热支持者,看来一切都只能从外婆那得知了。

    惜君也留在了自己母亲那里,我告别了她们后,就跟着骆瑜出了门,刚出去,二狗的姨婆一家就在外面等着我去干活了。

    虽说和惜君妈妈拉上了关系,但不代表不用工作,当然,这并非是强制性的,就算不干活给饿死其实也没有人说,我看到我分到的一亩三分地,苦笑出声,难道我真要在这段时间里努力工作到外婆来找么?

    想来是不行的,我必须得去探知,探知这引凤活阵里的一切才行,要不然岂不是太浪费时间了?

    本来我想去找骆瑜学习上古语言的,但他却给孩子们上课去了,这让我百无聊赖起来,种地这种事我是不愿意干的,或许白天进入森林,也是个好的选择?

    “夏兄弟,夏兄弟?该干活了,想什么呢?要不给我包那个黑土,我给你干?”二狗在一旁和我商量道。

    “不干,晚上再干吧,累得慌,对了二狗哥,这周边的森林应该环绕着引凤镇吧?有没有人探查过里面有什么东西?比如可疑的地方什么的?”我问了起来。

    “这个?不知道呀,没去过,去过就回不来了,里面好多的鬼,会吸光你的阳气,到时候你造不了娃,老婆不揍你揍谁?”二狗一副劝我的样子。

    我耸耸肩,对这二狗有点无语,看来这里除了种地,也就是造娃了,我虽然不想干活,但心知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出去,万一饼干吃完了还没饭吃,那可就遭殃了,活还是得干的,还得多劳才能多得。

    我在小义屯呆了这么多年,种田这种小事当然知道,就问起了一年四季的概念,结果让我意外的是,这二狗一问三不知,居然完全不知道什么是一年四季,只知道粮食下地,然后每日照顾,直到收成之时下锅!

    这顿时颠覆了我的思维,问起了他大概什么时候收获,二狗立马用十指数起了日子,我抓了抓头皮,看来问也是白问了。

    “好了,我还是晚上弄吧,这种子我收下了。”我拿了一袋的种子,自然是等夜深人静鬼能出来的时候再出力。

    烈日高照,我热得浑身发烫,怪不得这里下地的男人都长着小麦色的肌肤,原来都是纯阳之气晒的。

    “夏师侄!?你也来了?”不远处,一个小点忽然的喊了起来,我回过头一看,竟是何奈天背着锄头,一脸大汗过来了。

    “师叔!”我迎了上去,然后往他身后去找敖凤霞的身影,结果并没有看到敖凤霞在哪里,我皱了皱眉,我记得之前大家都分到临近的地才是,毕竟都是外来的,为了管理方便,都选择了这片之前没什么人耕种的地方。

    “哦!她之前以为是要来耕作的,结果有个原住民说要帮她耕种,就过来了,其实我跟你说,这里女的也是很吃香的,只要在家安心生娃,纺织什么的就好,耕地这种事,是男人来干的,那原住民似乎看上了敖道友,就大包大揽的把责任田给揽下了,一个人耕了两块地,厉害着呢。”上扑女划。

    “生娃?那敖道友怎么说?怎么就让那男的来了?”我心中有些疑惑,连这事都上台面去了。

    何奈天捏了下八字胡,似乎一阵的吃痛后,有些暧昧的问我:“咳,她开始不知道,但后面是知道了吧,至于具体情况……我也不是特别明白,师侄,你觉得她打的什么主意?”

    “我……我哪知道……”我当然不肯加入这档子事,虽说一大把年纪,但敖凤霞是六尾妖狐,狐媚着呢,是不是诳人讹人不知道,我反正离得远点就是了。

    “夏兄弟,该干活了,天黑的快,抓紧时辰!”二狗在一旁给自己那片绿油油的地除杂草和浇水,看我竟闲聊上了,就提醒了我。

    “哪有那么快天黑?”我嘀咕了一声,算是回答了,就继续问了何奈天有什么打算。

    “当然是出去呀!虽然引凤棺是我们本来的责任,但现在九阳境的都打起了主意,我们能干什么?师侄不是弄了很多狗金么?凭你我的关系,我用好东西跟你换,可能就冲上七星境了呢?”何奈天说道,有改变原来任务的势头。

    “那倒是没什么问题的。”我当即和他闲聊起来,然后准备分配下各自的任务,调查引凤棺和附近情况。

    结果还没说上一会,一阵钟声就急促的响了起来,声音传遍了整个小镇的周围,我和何奈天顿时愣住了,四处张望除了什么事。

    “你们还看什么?赶紧的回家呀!马上晚上了!再不走可就给鬼吃掉了!”二狗看我们俩还跟呆头鹅一样愣着,立即过来拉我们回去。

    “马上要晚上了?我这还没下锄头呢?”何奈天脸色一变,而我是愣了下,心中疑惑得不行,这时间过得也太快了点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