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8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四十六章:明灯
    “师侄,我们走吧,晚了会出事,唉,这几天看来还得指望你的压缩干粮了,而且这地方的馒头我吃的有点不习惯。可能是修炼辟谷多时,一时没有适应过来吧。”何奈天唉声叹气的说道,然后背着准备锄头往镇里走。

    “师叔,粮食给我吧晚上我来耕种好了,你知道我是夜猫子。”我说着,拿出了咒符,用阴阳家的法术点燃,丢在了地上,霎时间十几道咒符就点亮了,虽然没有到黑夜,但何奈天也明白这能照亮周围很大一片地方。

    何奈天看着二狗走远了,他着急道:“这里离着家还有一段距离,晚上还是尽量少出来吧。也是昼夜时间短暂,要不然昨晚我们就交代在这了∵吧,耕种的事明天再说。”

    “没事,我有我的想法,师叔还是先走吧,况且我听说晚上这森林里有些东西才会出现。”我不介意的说道。

    “这……那……好吧,你是鬼道传人,我相信你,我那边的房子你记得吧?给你留门,到时候叫一声我就开门,放心吧,不过听说金云会在夜晚某个时段来临,你可小心了。在外面的。又要回到没有修为的阶段了。在那个时间之前要回到房子里。”何奈天警示我后,把种子留给了我。

    这里的房子似乎都是引凤棺幻化出来的东西,会限制鬼怪进入,以保护人类和妖类的安全,而金云每次在晚上的时候都会来临一次,吸干净鬼类尸类,甚至人类和妖类的修为,将滞留房子外的生灵打回原型。

    也正是这样的双重保护,才让此地的居民能安居乐业在这里数百年,而之前问过了惜君妈妈这里形成的原因后,我也对原住民有了些了解,想当年金仙棺给引凤镇吸引,撞入了阳间的引凤镇时,为了保护无辜者,是她自甘重伤,保护和吸收了一部分的引凤镇居民进入引凤棺中,随后繁衍生息,最后形成了这么大的规模。

    而数百年的悠长岁月里,引凤棺当然也不乏各种修士探测和尝试突破,甚至有大能者和惜君一样突破了数层,乃至达到如今的修士都无法到达的地步,他们最后成了这里的居民,并且负责传导此地民众各种保护自己的玄门秘术,听说还流传了各种的古籍在骆瑜的家里。

    我当然是好奇之极,但因为限于道统,也不知道这些玄门秘术有没有什么用处,就暂时没有去观摩古籍,毕竟现在我不安分的因子还在躁动,一切还等我探过周围后再说其他吧。

    何奈天进入了镇子后大概半个小时左右,什么黄昏什么傍晚我并没有看到,只是还在查看周围环境的时候,忽然天就转换成了黑夜,原本还灼热的空气,就这么突然的变得阴寒起来,我打了个寒战,看着身后和前面不少我自己点着的符纸,心中也不禁感到了害怕。

    拿出了手机,我按了开机键,开始计算这里的时间,还有金云到来的大致时辰,然后召唤了血云棺,把王胭叫了出来。上扑扔扛。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一阵阴风吹来,我前方不远处的符纸给吹灭了两张,我往前方黑漆漆的森林看去,咽了口唾沫,这外面看起来什么都没有,不过能把我的符纸吹灭,自然是比我的修为要高的。

    一到了白天,我的修为就没长进半点,阴气块也跟冰棍照了太阳一样化掉了,所以这也是我宁可晚上也出来的原因。

    而现在这修为出门行走,也是作死,因为我看向了对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团团的黑影,仿佛鬼影一样蠕动,实则应该是幻觉。

    “胭儿,你让一些送丧鬼四处走走,别让鬼靠近我,再带他们中的一些帮忙种地吧。”我建议道。

    “哥哥,那胭儿要不要帮忙?”胭儿拉着我的手,看着一片空地,也十分有兴趣。

    “倒是不用,我这先种一些,你让送丧鬼好好学学,然后把附近都种上,完了我们去森林一趟,哥哥先探完南边的一片,再去探北边。”我压低声音说道,不知为什么,我似乎有了点恐惧感,这应该是和修为不再是地仙而造成的。

    “好,哥哥你不用怕,如果有鬼敢欺负你,胭儿不会放过它!”胭儿抓紧我的手,以为我是怕鬼。

    我拿着一把不知是什么的种子,走到了田里,并且弯腰开始种了起来,因为不是哪个送丧鬼都有锄头,所以我用的是手来刨开,刨了一阵,把种子种上。

    为了让送丧鬼都清楚步骤,一次当然是不行的,当即我又开始刨了起来。

    就在刨土这阵,忽然,我感觉到夜色似乎越来越黑的样子,就算我弯起腰,好像也看不到地里的情况了。

    我开始觉得不知道是不是挖到了什么东西,居然湿漉漉了,这让我吓了一跳,该不会是挖到粪水什么的吧?

    因为太黑了,我只能凑近了我自己挖的坑,结果不瞧还不要紧,这一看,手底上全是乳白色还带着血丝的东西,闻着还有一丝的腥臊味道。

    我咽了下口水,张口结舌的脸色骤然一变,这不是人脑说什么我都不信!底下不会是一具尸体吧!?

    就在我想要猛的站起身的时候,忽然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啊!”我吓得站了起来,猛然回过头!结果一个红影就出现在我面前,那苍白的小脸,惊恐的表情,让我面色都凝固了:“胭儿,你吓哥哥干什么?”

    “哥哥,我没吓你呀,我就是看看你找到了什么好东西,是不是挖到红薯了?我从教科书里看过,地里是能挖到红薯的。”胭儿看我表情恢复正常,立即松了口气。

    她长这么大,其实是没上过学堂的,一切事物都从书里面和电视中看到,所以没有这类生**验也正常。

    我看着手上恶心的浆汁,只能抹到了泥土了,虽然见得多了,但忽然给自己挖到了,还是很让我恶心的,看了看,肯定是今天那群散修,或者一些村民给埋的,也不知道埋好些,居然埋到我家地里来了。

    拿出两张符纸,念了天火,彻底把地里的尸体烧了,又让送丧鬼沿着这块地再次寻找,结果又找到了好些尸体,我皱了皱眉,这些镇民还是太不小心了,这些都是昨晚死的仙修,如果有尸类来,肯定会挖出来炼尸,到时候又给他们增加好些实力。

    而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忽然前方的树林里,十几双红色的眼睛正幽幽的看着我,发出这等凶残颜色的光芒,显然都是一群血尸了。

    我头皮麻了一下,看向了身后,似乎点起的咒符,还引来了不少的鬼类,渐渐把我包围起来了。

    旁边的照明咒符一张张的灭掉了,阴风开始吹拂了起来,而唯一一盏没灭的照明符的正上方,兀然出现了一位身穿白衣,双目全黑的鬼,此时此刻面无表情的盯着我,也不知到底打着什么主意。

    这黑夜黑沉的可怕,比昨夜更是可怖了几分,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冬至之类的气节,要不然怎么今晚和昨晚不一样?

    不过任何鬼类再可怕,也远不如天灾来的可怕。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地面抖动了起来,我身体顿然的绷紧,这好像是地震了!可引凤活阵不是坚不可摧么?怎么这回地震了?

    一群的尸类和鬼类都震惊了,目光往四周看去,也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