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8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四十七章:短板
    “哥哥,会不会天要塌下来了?你看看天上。”王胭指着天空,漆黑的天空,交替出一阵阵金色的闪电,随后一滴豆大的金色雨忽然就落了下来,啪的一下。砸到了我的脸上。

    我还在惊愕的时候,哗啦一下,天空开始下起了大雨,阴风也跟着刮了起来,我冷得瑟瑟发抖,看向了那群鬼,鬼仍然围在我身边不去。

    其实身上还有鬼面具在,不过现在我还不是使用的时候,我有必要看看这里本土鬼的势力,顺便看看深海鬼族和鬼仙门的鬼还剩下多少。

    地震持续了一会以后停了下来,所有鬼又躁动转为安静,再次把目光转移向了我,那站在明火上的白衣猛鬼。依然瞪着我不放,他应该是属于本土鬼族一方,或者是头目或什么。

    森林中,又有一股势力蓦然的出现了,这股势力我很熟悉,正是简龙带领的深海鬼族,还有梅红羽带领的鬼仙门。

    两股势力已经集合在了一起。数量还有两百多左右。分别站在了森林一方。

    尸类里,周文萱那双骷髅一样凹陷下去的双目发着湛湛凶光,但却失去了首领的地位,混淆进了一群看起来穿着应该是活阵中曾经生活过,最后死去的尸类中。

    而深海鬼族和鬼仙门的势力虽然最大。但看起来应该不算是最强的,因为他们所处的站位,应该是和那能站在明火上的鬼形成犄角之势,没准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已联合在一起了。

    “弄得阴风阵阵的,吓唬谁呢?你们谁是老大。站出来!”我抬头说道,大雨下,气温骤降,我的所有符纸火焰仅剩下一垛留在了那鬼将大后期的猛鬼脚下。

    这鬼看起来凶厉至极,而且似乎有点特别的本事。

    “你就是夏一天?果然行为异端,和他人完全不同。”猛鬼终于发声了,但那声音如加了变声器一样的沙哑,而且也不知道从何处传来的,颇有一丝骇人的气势。

    “夏小子,这么大的口气,不怕闪了舌头!”那猛鬼的后面,渐渐的走出了鼻青脸肿的长孙德。

    老头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身上的道袍早就破得不行了,要不是我对这破落声先入为主,还真没猜出是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

    “原来是你,老东西,你怎么还没给镇民乱棍打死呢?”我皱了皱眉,今天给大家打出了镇子,没想到居然给他们一伙人鬼狼狈为奸了,速度倒是挺快的,不过我细细一看,祖云这活动家站在了长孙德的后面,这顿时解释了为什么他们能够走在一起了。

    之前我觉得祖云修为很高,实力极强,但现在,他别的本事反而不见多高明,倒是忽悠的本事厉害得很。

    “我死?呵!你小子死一百次老夫也不会死!”长孙德气急说道,把袖子挽起来,一副要开架的样子,现在药效起来了,他修为竟然暴涨到了寻道大后期,但似乎受限于什么竟没有入道。

    “哼,臭小子,跟个屎壳螂一样蹦跶得欢,今天就到这里了,范前辈,不能和他对话三句,此子大话连篇,忽悠百出,我建议把我们的宝物取回来,就从这里出去好了,我家的老祖宗马上要破阵进来了,到时候我自然能够让老祖宗把大门开久一些,让大家脱离此地金仙苦海!”祖云怂恿起来。

    我心中暗骂这祖云恶毒,怪不得能够联合这里的鬼类和尸类,原来是以逃出去为诱惑,引得这些鬼修和尸类都跟着来了,而长孙德现在能够在这里,看来也是得益于祖云这位师侄。

    现在长孙德手底下的人不多了,也就二十多个,十个人凭空消失,应该都在误会中殒命森林了。

    “泼天葫芦、镇妖石、还有几样其他道友重要的法宝,都赶紧的交出来吧,这些东西不能留给你,还有,听说你搜罗了不少的凤金石,都交出来吧,大家也能给你保留条小命,反正以后你以后也就呆在这金仙阵里了,这些东西你也用不着。”长孙德继续说道。

    “本事不大,胃口不小,如果不是修为高别人那么点,你连祖云都不如!”我冷嘲热讽起来,既然知道了他们的目的,也就没有留下来死磕的必要了,眼下还是先回镇子里再说,不过逃进镇子,就能躲过一劫?

    这里边可还有长孙德等二十多人,我就算躲进房子里,他们这么多人,打砸一阵房子可就毁了。

    恐怕惜君妈妈也没想到过会有鬼和人狼狈为奸的一天吧?居然没有下杀手先打死长孙德。

    看来眼下还得进一趟森林,否则逃难不成,反而连累镇子里的人,但现在下着雨,我提前准备好的缩地符拿出来会打湿,倒是麻烦。

    “范道友,和这位祖师侄说的一样,我们还是尽快的让他就范,要不然可就真出点幺蛾子了,这小子确实是个滑头。”长孙德解释道。上丸贞巴。

    “嗯,那就先绑了吧,你们不是要他身上的宝物么?可以过去拿了,还有他手底下的部分狗金也归你们所有,至于我们的储量,你们也别打主意了,出去后我们建立仙门也需要。”那姓范的鬼用雄浑的声音说道。

    祖云和长孙德都答应点头,而周文萱和远处的简龙、梅红羽都默许了,看来大家的想法统一了。

    一大堆的鬼器藏在了血云棺里,送丧鬼因为给包围的缘故,现在都缩在了血云棺旁边,我看他们居然意见已经统一,只能说道:“这样吧,我先回屋子里拿狗金给你们,算是利息,剩下的宝物我也会给,但不是现在,至少我有了安全保障之后,我会摆在城门外的森林,等你们明天晚上自取,你们看呢?”

    长孙德和祖云等人一听狗金只是利息,东西也会在随后再给,自然是十分乐意的,不过泼天葫芦和镇妖石也不是凡物,怕我又有什么阴谋诡计,就说道:“不行,谁知道你第二天还会不会把东西还回来?全交出来,我们都一把年纪了,难道还骗你?”

    “不愿意?难道你们知道我的狗金藏在哪?没有这东西,你们出去了也是白来,损失了这么多人,甘心么?现在两条路,一,老实听我的,二,死磕,反正我修为现在不过寻道后期,所有宝物都用不了,用硬物毁了泼天葫芦之类的重宝,坏个一两件的好像也不可惜,而鬼器嘛,更简单了,我家血云棺的功效是什么,要不你们问问祖云?炼化光里面的鬼器可能不够火候,但大部分毁了应该没问题的,到时候杀了我,你们除了后悔又能怎样?”我光棍的说道,随后示意了下王胭:“胭儿,先毁一件看起来一般的,给他们看看。”

    “好的,哥哥。”胭儿最乖,嘴里念了下咒语,棺椁抖了一下,随后就开启了盖子,一团看起来似是而非的破铜烂铁就给抛了出来。

    这东西一落地,大家脸色全都白了,好一阵端详,而其中一个看起来修为挺高的鬼修在简龙身边跑了出来,仿佛魂体受了重创,大叫一声:“哎呀!我的子午灯!夏老魔!你敢毁了我的子午灯!”

    “嘿嘿,对不住了,这都是随机的,放心,很快就有更多鬼陪你哭了。”我冷笑起来,而那边两百多的鬼全都面色难看,心中揣揣不安。

    能修炼到仙级,花费时间何其漫长,而为了修炼更加安稳,不给对手欺负,宝物的修炼,法宝的制作也成了重要的一环,有的法宝,甚至会消耗掉修士的大半生,也叫做本命法宝,毁了不但功亏一篑,有的修为还会大损,像是这位现在修为就掉了一截。

    想想现在我还有一枚剑丸飞剑,还没来得及炼化和认主,毕竟一直也没什么时间。

    “哼,真以为我范良会受你威胁?你溶化一件法器不容易吧?我现在多给你十个数的时间再杀你又如何?我看你能溶化几件!”范良冷哼一声,直接就喊破了我的短板,他身后的原住民鬼修都开始发出尖厉的冷笑,随时准备攻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