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8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四十八章:怨灵
    “招鬼术!胭儿,把棺材里的东西全毁了!”我冷声念道,随后伸出手,立马控制住了祖云,顺手把那范良身后的鬼全都召唤了,可惜我没有时间修炼到大后期。否则那范良也顺手控制了,现在也最多能影响下对方。

    范良脸色一变,本来冲过来的身形给招鬼术控制后,忽然停了下来,他也是吃惊不已,而深海鬼族的都没有动,似乎不大同意范良的举动,毕竟大家的法宝都在我手中!

    我的法力瞬间消耗了很大一截,因为我也没想到这里的原住民鬼修居然有数百之众,还没有算上深海鬼族和鬼仙门的,要是全部控制,我恐怕支撑不了多久。

    祖云受了我的控制,给拉扯过来的手。慌不择路的叫起来:“慢着!范道友,此事万万不可鲁莽!就按照他的说法去做吧!也是我的错,忘了提醒道友,此子虽然擅长忽悠,但也有那么点真本领的,一旦跟他玩命,指不定还有其他的事端出来!”

    “你怎么不早说!”范良一副愤怒的样子。而他身后的鬼修已经各自拿屠刀扎向了自己的队友。鬼修可都不是什么善类,害人的机会不多,对付各自的同伴却有一手,才两句话的功夫,就互相砍死了几十个。吓得范良也噎住了。

    “嘿嘿,范良,你虽然贵为这里的领袖,不过好像对我了解不深嘛,这一点你可以学一学你外来的那些同伙。早前几天数百仙级修士犯我天一城,是个什么下场!你可以问问他们!别说就你那百把个鬼将了!我换着办法都能杀你一百回!”我双目一瞬间冷了下来,而一群的地仙和鬼修、尸修回忆起天一城大战,全都表情凝重起来,这顿时也让范良深信了。

    “好!好,今天事我就尊重诸位道友的选择,那大家是打算跟着他先回去拿狗金么?”范良脸色不好看,但至少别人是好看了不少。

    而我因为要节省法力,已经取消了控制对方数百鬼修的举动,这对范良而言,没准他还以为我给了他面子呢。

    简龙看了一眼身边不远处的梅红羽,梅红羽点点头,而他自己也没有其他一剑了,只能默默的应了下来。

    长孙德咬牙切齿,看着祖云还傻傻的给我勾魂过去,道:“夏小友,麻烦你放我祖师侄过来可好呀?既然打算和解,用狗金来当利息,那大家也算是把条件谈通透了,该按部就班的把事情继续下去了吧?只要你把我们北极仙门的三样镇山法宝还回来,我们北极仙门之前的损失,既往不咎,你看如何呀?”

    “呵呵,说的跟你们还有选择似的!”我一挥手就放了傻乎乎的祖云,祖云一愣神后又恢复了过来,惊恐的飞向了长孙德。

    “赶紧的把狗金都拿出来,至于宝物,明天镇里敲钟的时候将它们放入你家的地里,我们明天晚上就来收回!虽说我们一定会按照约定以后不找你麻烦,但你如果不信,大可以天天换房子,换地方,我们二十多个人,也毁不了一个镇子!”长孙德也不是笨蛋,当即就给了我选择。

    我冷哼一声,就抱起了胭儿,命令血云棺往镇上开赴。

    到了夜里,大家伙也并不会立刻睡去,就算睡过去,听到敲锣打鼓的血云棺也会醒了过来,今天在地里的时候,二狗就跟我描述过昨晚的情况,心中还是相当害怕的,看来人类对于鬼类和尸类,都有所恐惧。

    大雨依旧倾盆而下,我故意悠哉悠哉的走在大道上,范良却有点不乐意了:“赶紧的,金仙云再过一会就要来了,我们总不能又从头修炼回来!”上丸庄圾。

    金仙云?看来昨晚的云叫做金仙云,那应该和金仙棺有所联系才对,而金仙阵呢?难道也是和金仙棺一个存在的东西?

    但年代久远,大家或许都不清楚本来那棺材到底该叫什么了吧?就算叫金仙,谁知道以前是不是这个名字?

    大概走到镇子中央的时候,长孙德也有些不满了:“夏小子,逃是逃不过的,如今这情况……”

    还没等长孙德说完一句话的时候,原本倾盆而下的大雨,忽然的停了下来,我笑了起来,外婆没等来,但雨停了对我而言好处就多了,至少符纸也不至于给淋湿了,捏了其中一张缩地术符纸:“诸位,告辞了。”

    长孙德想也不想,立即朝着我扑过来,而范良也不是善茬,尖锐如十把匕首的爪子也抓向了我,后面就是简龙和梅红羽、周文萱,为了防止我逃跑,这一群高阶修士刚才都跟在我屁股后面,现在当然发疯似的要逮住我!

    一群的送丧鬼也没有闲着,全都按照胭儿的指令瞬移了过去,拦住了大部分的修士,这一下,场面全都乱成了一团!

    鬼啸声,尸类的咆哮,人的呐喊,震得小镇如遭受惊雷,我一个飞步就飞出去五十多米,直接没入了一片黑暗中,随后拐进了巷子里的我隐匿了气息,然后又摸出了缩地符,再次施展了一次飞步。

    带上了鬼道面具后,我成了个孤魂野鬼,这回总不会有鬼能发现了吧?而且离得也很远了,就算他们把感应全放出来,也没有这么大的范围搜索到我,我带上面具,也不过是防止他们还派了手下分散各处。

    而就在我又飞步了朝着北边镇子离开的时候,几个鬼修的气息果然在我感应中出现,察觉到我的到来,鬼修都准备靠过来,但似乎发现我发出了鬼的气息,又都汀了,让我得以直接逃离此地。

    但回去是不可能了,毕竟没准镇子里也有卧底,要得知我住哪其实也很简单。

    念了咒语后,胭儿就回到了我身边,血云棺自然而然就回来了,我走在了镇子的北部,看着漆黑的城门,义无反顾的往那行进。

    听闻骆瑜说过,这镇子北边似乎有一处祖先禁地,专门埋葬数百年里,镇子死去的居民的,只有白天至阳之气最炽烈的时候,大家才敢走去那儿,而去那的原因只有一个,埋尸,这也是当时为何镇子居民不把长孙德他们赶去东边、西边乃至南边,而是赶往北边的原因,去到那,跟死地差不多了。

    那片地方到了晚上,似乎也有着古怪的一面,好比金云似乎就是从那起源,所以就算是猛鬼都未必敢闯进更深的地方,而外婆现在所处的位置,既然连惜君妈妈都不知道,想来是就是在这片更隐秘的地方。

    所以我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进入那北地荒坟岗,因为其他的方向,恐怕也不能找到什么,而毕竟外婆也是玩鬼的行家了,或许那禁地正是她如鱼得水的地方呢?

    镇子门口安静得可怕,一阵的风朝我迎面吹来,我嘴角不禁冷得抽了一下,媳妇轻轻扯了我的衣角,她似乎是知道我要走这条路的。

    周围漆黑之极,我往前伸出了手,发现我根本看不到自己的五指,心中顿时惊了三分,而且这里相当的安静,除了徐徐的微风吹起后的仿佛呜咽声,就只有我心脏跳动的声音了。

    深悉一口气,因为害怕给范良他们发现,我连火符都没点,就往前面探去。

    地面和之前我们刚来时候的石头路不同,这里全都是泡过雨的沙土,走在上面发出独有的沙沙声,我走了一段路,掐着手指念了几句咒语,籍此来探查自己是否走错方向。

    “哥哥,我有点害怕。”胭儿拉着我的手说道。

    “为什么?鬼还怕鬼?”我习惯性的把她抱了起来,小姑娘搂着我的脖子,轻声说道:“前面好像……怨气好深呢,有什么怀恨在心。”

    “什么?”我脸色微微一变,看来北门这被称为禁地,果然有连鬼都害怕的地方。

    不过大鬼小鬼,本来就是这样的关系,胭儿现在是小小鬼,怕大鬼也是正常。

    就是不知道这里的鬼原始关系到底如何?毕竟范良那个不能作为参考,那是强制抱团的修士,和真正的独行厉鬼不一样,没准这里就流行阳间那种鬼吃鬼。

    我的步法不快,走了大概十来分钟,按照我手中掐着的手指数量计算,大概是三百步左右,走了这么远,却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这么说,我可以走的再快一些。

    “胭儿,你派两个送丧的到前面开路,这么走下去,金云来了很麻烦。”避光后偷偷看了下手机,这时间又过去了好多,以这个速度走下去,怕到天亮都找不到什么。

    “哥哥,好。”胭儿放出了两个一男一女的送丧鬼飘在前面探路,我就跟在了后面,那两个送丧的也应景,一路抛洒着虚化的值钱,白花花的,本来还要唱点丧歌,但给我制止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呢?

    大概又走了五十步,忽然就没有预兆的,我感觉到运动裤的裤腿位置沉了一下!沉吟间觉得似乎有只小手正拉着我的裤脚……

    我深吸了一口气,抱着胭儿的手紧了一些,媳妇没预警,没准是错觉吧?

    心中这么想,我迈开的脚步重了一些,而这个时候,阴气重了许多,而周围离我几米的地方,出现了第一个坟包,我脸上发凉,心中多少是有点害怕的,毕竟这裤腿上还有感觉呢!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