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8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五十章:杂灵
    金云的气息十分的可怖,那是一种灭顶之灾一样的气息,而它造成的后果也即为可怕,要不是大家都是仙级修士,恐怕给它一吸收,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可能恢复过来。

    李破晓仍然拿着带血的剑。矗立在那望着我,我表情一凝,这小子要不是呆头鹅就是神经大条,金云来对他怕是和一场微风差不多存在了吧?还是说他有了躲避金云的办法?

    没有由得我们思虑的空间,那金云比狂风沙暴还要快,还要猛烈,我们连躲避都省了,一瞬间就给湮灭在金色的雾海中,我用最后的法力捏碎了缩地符,出现在了离着李破晓足有五十米的地方,到了这里,终归不用怕他了吧,就算追来。我也吸收了些阴气块,至少短暂的逍遥行逃命还是没问题的。

    金云很快就过去了,大家的修为又清零了,李破晓似乎也没有追来,也不知道他忽然到坟地来想要做什么。

    我把胭儿从血云棺里放了出来,然后布下了聚阴阵,用紫竹大概吸收了一会儿,就制作出了临时的阴气块,少许恢复了下。我把手上的那串凤金石手链拆解出来,用刻刀念出道统咒语,刻下了四小仙道观的阵法咒语,准备用这东西做聚阴阵的材料,毕竟现在的大聚阴阵还有改良的空间。

    以我仙级的原有修为,要做这个事简直有些小题大做,不过加入的是孙婆婆对凤金石的一些研究,所以过程会复杂点。

    捣鼓的差不多后,六把超级聚阴阵阵旗已经制作完毕了,说是旗子,实际上早就没有了旗子的样子。所有咒文都用刻刀雕琢在了旗杆上,旗面已经弃掉不用了。而凤金石则用红布捆在了外面。毕竟现在没有过多的工具,不能精工制作。

    但现在看起来,这阵旗也就是六枚稍大的大头钉的样子,收藏倒也方便得很,我使用了下,速度比以往快了十倍不止,周围的阴气一下子就给抽空了,而紫竹节也得以灌输满,形成了三重的阴气块,凭借这速度,也差不多达到以前小血云棺的程度。

    而好处却比小血云棺要好多了,毕竟那东西要吸收生灵,而聚阴阵只要单纯阴气就可以了,稍微更改布阵位置也能作为吸阳气之用,甚至还能用阴阳道法转换阴阳,功效绝对不是小血云棺能比。

    看过孙婆婆的研究,金仙活阵所用的布阵方法,是和上古一些破解过的阵法是有相通之处的,毕竟上古的阵形,多以上界为流传或者干脆模仿而来,所以孙婆婆猜测,阵内有些事物只会在白天出现,而有些事物则会出现在晚上,好比这些怨灵不是怨灵,鬼不是鬼的东西,就只有晚上才会出现。

    因此白天闹不明白的,就要趁着夜色继续去找,这才有可能找到我想要的东西。

    站起了身子,我准备继续前进,可就在这个时候,前边就出现了李破晓的身影,他正凝神盯着我,不知道心里想着什么。

    “李破晓,麻烦你不要跟着我行么?大家各行其是好了,我知道你要杀我很轻松,但你想想,我要宰了你,何尝不是?而且这里怨灵这么多,你该不会就想在这解决我们的事吧?”我皱了皱眉,对他的想法一直摸不着头绪。

    他穿着一身黑蓝色道袍,上面到处都是缺口,还沾满了血迹,肩上背着包囊,打扮就跟古代人一样,而腰间还挂着一个大概成人拳头大小的黑色塑料袋,里面似乎是一件硬物。

    之前还没看到有这玩意,果然,他深入林子,已经找到了凤金石。

    “……”李破晓一句话都没说,看了我一眼后,直接转身就走,方向是我之前走的,我脸色一沉:“至于么?有本事别往我刚才走的方向走呀。”

    李破晓还是沉默无言,即便是没有了修为,似乎对他的影响也不大。

    看来除了往前面继续走,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不过前面要么什么都没有,要么肯定有什么古怪的事物,要不然几百年下来,怎么可能没有人和鬼知道前面有什么,或者敢往前面走?

    跟着李破晓走了大概几分钟,细密的雨滴又落了下来,掉在我湿漉漉的衣服上,阴风一吹,冷得刺骨,前面的这家伙也没有反映,而率先起反映的,反而是媳妇姐姐的预警。

    “长孙道友,你说这小子会往坟地那边走?不可能吧?我记得不错,范良说这一代守灵人应该是聋老,那是个白天不见鬼,晚上不见人的老家伙,他要敢走这条路,必死无疑!”简龙的声音忽然从我身边十几二十米左右的黑夜里传来。

    我走路的声音很轻,夜雨掩盖住了脚步,这长孙德和简龙居然到了离我不大远的地方还没发现我。

    不过这其实也很正常,我刚才只一个飞步他们就找不到我了,可见大家的感知也和我差不多,顶多是几米的范围。

    当然,他们恐怕没想到自己的说话声给我捕捉到了。

    “什么叫白天不见鬼,晚上不见人?”长孙德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就是说,白天有鬼出没,他会尽自己守灵任务,杀无赦,而到了晚上,谁敢闯入这里,同样也是杀无赦,不需要任何的解释,嘿嘿,我也是刚才听范良说的,他还说了,就算去了坟地,也不会有所发现,毕竟什么都没有反而平白招惹个邻居,得不偿失呀。”简龙冷笑的解答。

    “原来是这样,倒是个凶悍的老鬼,知道来历么?”长孙德问起来。

    “守灵者挑选也不算苛刻,和镇民格格不入,脾气凶悍,不合群的,又有修为在身就能当选,别说,这守灵者也是个好差事,平时不用像那些村民一样干活死去活来,只要每天在坟地晃悠就行,而且这样的人都给赶出了镇子,一但言明和鬼没有什么冲突,以金仙阵中寻道巅峰的势力,自然就没什么对头了,一般鬼和人也都不扰他。”简龙哈哈笑起来,似乎对这样离经叛道的人很是欣赏。

    “有点意思,不过我们已经到了坟场这么久了,一路上去也全是坟地,只有这群古怪的鬼不鬼,妖不妖的东西,不是说白天见鬼杀无赦,晚上见人亦如么?人怎么不见了?”长孙德狐疑道。

    “我哪知道,没准偷懒睡觉去了吧,哈哈,长孙道友,你不明白了吧?这些鬼不鬼,妖不妖的叫灵体,介于妖鬼之间,是天地一种特殊的杂灵。”简龙笑答。

    “杂灵?什么玩意,我们这么多人都敢跟来?”长孙德有些不解,实际上也是我不解的地方。

    “天地之间的神妙无方的东西多着呢,比如老槐树,老榕树之类上了年岁的灵树,就常寄生妖、鬼之类的存在,人们奉之为灵,而这金仙棺中,这类的树木却不少,虽然不是老槐树一类的东西,但更有甚之,听说镇子里的民众都叫这种树做‘借魂木’,能让仙人以另一种形态存在人间,有了这种诡异的习俗后,数百年来,他们引凤镇中的遗民死了以后,都砍伐这样的树来制作棺椁,再将死了的人连魂一起埋入地里,久而久之,就会产生类似灵鬼一样的杂灵,也就是你刚才看到的那几个孩子。”简龙高深莫测的回答。

    “原来如此,就是杂灵对吧,怪不得都没什么伤害力,也不会对人怎样,他们修炼成精后,就是妖了吧,简老?”这句应该是长孙德身后的祖云问的话。

    “不错,要不然引凤镇哪有那么多的妖类存在?”简龙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少,倒也解答了我不少之前的疑问。

    长孙德这老家伙也挺闷,知悉了这类的事以后,就并没有继续搭话,他们其实也不知道那守灵者给李破晓一剑杀死了,顺道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又走了大概一段路,前面的李破晓停了下来,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我偷偷转身避光看了眼手机,时间离着白天恐怕不会太远了,就不顾他停下就跟上前去查看。

    结果才到了李破晓的位置,我也停了下来,前面居然出现了一座阴气沸腾而且怕延绵很广的阴气山,这座山现在看不出形状,至于多大我也猜不出,但至少也是小山级别的,而且黑不溜秋。亚杂来划。

    李破晓停下后,很快一跃而起,跳上了那阴气沸腾,还长着软刺的山,他给魂毒影响,竟能随意萃取阴气,刚到了此地,修为又回到了寻道期。

    而我比他稍好,但限于时间,修为也差他不多。

    “简道友,你有没有发现有什么东西在前面?好像是阴气很重的存在,该不会出来什么怪物吧?”长孙德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似乎感应到了这沸腾的阴气,并有所想法。

    “师……伯,前面,前面好像有人?哎呀,是夏一天和李破晓!”祖云的声音传来,似乎认出了正跳上山的我们。

    “对!就是他们!妈的,抓住他们!现在谁人多对厉害!快!”长孙德怒道,吃了我不少亏,这次又给我耍了,当然是心头火起,所以粗口都爆了出来。

    “不对……好像……好像这座山在动呀……长孙道友,我们快!快走!”长孙德话音刚落,简龙就嚎了起来,似乎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而我脚底一阵摇晃,宛如踩在了波动不平的水面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