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8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二章:斟酌
    那些金色的气息,全部都来至那口巨大的金色棺椁!但此时我的双眼,就如同给尘沙蒙蔽一般,给这场耀目的光芒照得几乎开不了眼睛。

    运极目力,我朝着金棺看去,陡然间呼吸就急促了起来。一道道的锁链,正捆缚在棺材上,一圈又一圈,而不知道锁链到底有多少道,锁链一根根从棺椁外延伸,插入了附近的土地中、天空中,周围的一些房子中、柱子里!

    这口上不到天,下不至地的金色棺椁,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我看不清这口棺材,也不认识它,但姑且却能从金云的气息中,深切感觉到它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金仙棺!也就是我日思夜想都要弄明白的引凤棺!

    还记得惜君母亲家里的那块棺材板,就是和这口棺材所描绘的大致一样!

    我走了过去。锁链靠近时几乎目视不了前方,只能从旁边的锁链那看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地表再次震动起来,轰隆隆的声音下,我看向了旁边,却没有任何东西坍塌下来!

    啪!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棺材上的锁链又断了一根!之所以我用‘又’,是因为这数十根捆缚金仙棺的锁链里,有好几根已经断掉了。松垮垮的链条就这么摆在了地上!

    而刚断掉的这根锁链,是来至天上的!

    锁链从空中掉落下来,好一会才触及到地面,轰的一声落地后,扬起了巨大的灰尘,前面的一片石头路给砸的裂开一道巨大的痕迹!

    我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有人正在解放金仙棺!那到底是谁?解开了金仙棺,会发生什么?

    适应了如同烈日一样的光芒,我走向了前面,看着那一根根足有我大腿一样粗壮的锁链,咽了口唾沫。这些锁链有的已经布满了青苔,有的甚至长满了爬山虎。青幽幽的。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岁月!

    锁链古旧,但我触碰了下,冰冷得如同九渊里伸出来的一样,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作的寒铁!应该坚固无比。

    棺材却很崭新,就跟最近刚刚形成的一样,漂亮得让人想要触及它,我用手指往它身上一划,一点灰尘都没有,用力推动,半点动弹的可能性都不存在。

    我抚摸着这口金仙棺,上面的纹路更加的细致,每一道雕刻都浑然天成,不,或许它本来就是浑然天成的。

    这口棺材里面一定有核心,因为原来的金仙棺已经在撞击破界的时候毁掉了,只留下了核心,以数百年为期限重铸了。

    而它之前碎掉的碎片,成为了凤金石,现在我身上还有一些。

    我抬起头,看向了刚才锁链断掉的地方,上空只有黑漆漆的云烟,完全看不到天空上有什么!

    绕了一圈金仙棺,我实在找不出半点能够立即破解它的方法,它的纹路和血云棺几近相同,但又更加的奥妙!就算给我扛回去,怕也要摆弄很长一段时间。

    毕竟现在的血云棺纹路的单调对比金仙棺,简直简略之极,这金仙棺不单单有无数的云纹,还有各种奇花异草,森林湖泊,大地还有天空!

    血云棺上的云纹,只是金仙棺棺材盖上的纹路,恐怕以前的古人,就是籍捡到的一块金仙棺破片才描绘出的血云棺吧?

    当然,这也不得而知,毕竟远古之前到底什么情况,大家也难以揣测出来。

    找不到什么端倪,我只能从断裂的锁链那寻找蛛丝马迹,疾步沿着锁链到了切口那儿,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切断这坚固程度不俗的锁链。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总算到了切口的位置,这一看,脸色陡然一变,看起来,应该是细丝缠断的,因为断裂的锁链那有一条条细密的纹路,明示它曾经给拉扯擦割过,又经过了水磨工夫,方才断掉了一根!

    而每一根锁链的断掉,都引发了一场地震!

    那如果全部锁链都断掉呢?会发生什么事?

    会不会天空之上,又是一层界面?

    我狐疑的走回金仙棺,心事重重,当时那大黑猫一巴掌就把我拍了下来,那如果上面就是阴凤活阵,而这里又是引凤镇之下呢?

    阳间一座,阴间一座,阴间之下又是一座?三座古镇代表了什么?

    我拿出了手机,想要看看如今的时间,结果一看吓了一跳,这时间已经跳到第二天的正午了,如果我还在上面的话应该开始耕地了吧?

    我急忙的又跑回了金仙棺那,结果哗啦、哗啦的声音又传来了,围着金仙棺转了大半圈,我找到了因为正给切割而发出响声的链子,稍微一沉凝,我立即沿着这根锁链的影子,准备跑向其根部看看到底是谁在锯它!

    可追着锁链的时候,我一路朝着天上看,这越是追逐,越是看不清了,这锁链一路斜斜的扶摇直上云端,最后我跑到没影了,也没看到这锁链的根部!

    “外婆!外婆呀!”我连忙喊了起来,我觉得如果这里有能够飞天的仙人,恐怕也就只有外婆了,至于刚才最先出现的那个笑声,怕不过是我一时错觉而已!

    我一边喊一边跑,但跑了很久,都没有把外婆招来。

    “呵呵……”亚东页技。

    兀然间,那声音再次出现在我身后,这让我连犹豫都没有就转过了身:“谁!”

    “你又是谁?”黑暗中,一个身穿金色长袍的人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我心中一震,这金色长袍,这看起来俊朗不凡的外表!不正是黑猫给我观影时,杀死惜君的帝师么?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夏一天!找我外婆的!请问阁下,有没有看到我外婆?”我尽量压制住好奇和惊讶,心中却浪涛一样翻腾,那位帝师,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你外婆?周瑛是不是?”帝师笑着看向天空,然后又看向我:“你找她干什么?你怎么进来的?为什么会在金仙棺里?”

    “她是我外婆,她始终在这里,我到这里来当然是来找她,这里怎么可能是金仙棺?棺材就在那边,你不用骗我!”我皱起了眉,这帝师看起来有些古怪,似乎是灵体,又似乎没那么简单。

    “呵呵,这里本来就是在金仙棺里面,你说那边的棺材?只不过是金仙棺的核心,眼前所见,有时候也不尽然是真的,你说呢?”帝师淡淡的说道。

    “那你又是谁?”我耐下性子问起来。

    “我是这里的棺魂,守护这里的一切,而你外婆,想要动用我的力量,所以正在接受我的测试呀。”帝师似乎在说一件寻常的事。

    “什么测试?”我问了起来,觉得这测试,没准和割断这些锁链有关,也和活阵地震有关。

    “她想要借我的金仙棺一用,我就让她把捆缚住棺椁的九九八十一根法铁以法力割断,放我自由,如果她能够做到,这口金仙棺就是她的了。”帝师没有半点隐瞒,或许觉得这根本没有必要隐瞒。

    我心中一震,暗道外婆可真是胆大包天,居然在别人的底盘里,听信对方的测试,还要放这帝师自由!

    谁知道他到底时好时坏,况且这位应该不止是帝师的魂那么简单吧?当时帝师可是给黑龙皇帝一剑刺死了,现在以棺魂的身份存在,难道外婆不觉得可疑?

    还是外婆根本不知道这其中的缘故?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大一些!这可不行,我得把外婆叫下来,偷偷把事件的真相告诉她,让她重新斟酌要不要割断这些锁链才是,免得出了事悔之晚矣!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