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9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三章:地狱
    “你出来后,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还是忍不住问了起来,这古怪的棺魂居然能够化形而出,简直匪夷所思。

    “呵呵,我虽然是一介分魂,不过也是要有自己的念想的。给困得久了,难免会想出去。”帝师表情不悲不喜,但却这么笑了起来,不知道他是真高兴还是假高兴。

    “既然在这里能够活动自如,还是呆在这好点吧,红尘浮世多纷扰,外面用的都是手机电脑了,我看就不适合您老。”我嘿嘿的笑起来,目中有了一些恶意。

    帝师似乎看到我的不善,脸色僵了下来:“这可不对了,难道你给困得久了,就不想出去活动活动?要不我把你关入一口棺椁,埋入地下。在暗黑不见天日,伸手弯曲都不能,你觉得你能支撑多久?”

    我皱了皱眉,如果在棺椁中看不到任何东西,吃喝拉撒不就没法子了么?而且连屈手屈脚都不能,那就更压抑了,常人入棺怕两三天就要疯了。

    “我觉得你还是别出去了,谁知道你出去后会不会做什么坏事?”我继续激怒他,想要看看他的抗压能力,要是一点就火。那可真不能放他出去了。当然,我也不会彻底激怒他来打灭我的魂,留着青山在才会有柴烧。

    “坏事?什么是坏事?为所欲为是坏事?不被常理接受是坏事?你可知道,在上界,乃至你们下界的修道之人眼中,修玄道而逆天之人。打杀了,其实就是打杀了,那都是为民除害,毕竟对凡人而言,死了个修道逆天之人,不算少了威胁?你说算好事还是坏事?”帝师笑着看我,我瞅了一眼他的脚底。他看似站着,实则脚不着地,果然是魂体的状态。亚华协技。

    想不到这帝师逻辑思维这么强,难道他已经以棺魂之身,生出了灵智?

    以前血云棺也是有棺魂的,是祖云的一念分魂,但分魂不应具备如此的灵智,胭儿虽然是棺魂,但她是全部魂体进入,不一样。

    看来帝师当年找来金仙棺,为了能够控制它注入的一缕分魂,如今经历岁月沧桑,已经初具智慧了,没有主人的棺魂,放任下去会成精成怪也说不准。

    外婆现在要拿到金仙棺,首先就要把它放出来,然后自己再注入一缕分魂,才能控制此类逆天的宝物,她那晚上说要准备准备,怕是想要用金仙棺对付祖星海吧?这么一想就契合上剧情了,毕竟祖星海是天下第一的地仙,手中还有祖龙剑,外婆要和他斗,没有跟祖龙剑同样逆天的东西,怎有胜算?

    至于取舍这点上,外婆还是看得通透的,祖星海要破引凤活阵,破阵进来,怕就是生灵涂炭,那倒还不如先取棺出手制敌,在外部打败对手,然后再想着怎么办。

    所以她不是没有道理就去取金仙棺。

    “你既然是一具分魂,那你的主魂还在么?他应该死了吧,不是谁运气都那么好,能像夏武一样以主魂投胎,又能把魂识留下来的。”我试探性的问道。

    “夏武?”帝师沉吟的重复起这名字,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果然,他就算是分魂,但远远不是一般我所认识之人的分魂能够比拟的,这个分魂知道的肯定不少。

    “怎么?当年你的本体主魂一剑刺死了他,你该不会不认识吧?”我再次强化他的印象道。

    “呵呵,我当然是认识的,不过那时候多数是些琐碎的东西,既然他已经死了,作为一念分魂的我就是君凡语了,而这世界上,也再无什么主魂分魂之分了。”帝师笑了笑,抬头仰望云天,目光中带着一抹失落和悲哀。

    我看着君凡语忧伤的表情,不知道该把他定义成好人还是坏人,只能又问道:“当年用你来救赢珮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能够修炼到现在这个程度?还有天灾你知道多少?”

    “你怎么就知道我会如实告诉你?”君凡语看着我,似乎觉得我问得很可笑。

    “不告诉我就不告诉吧,我以后总有能知道的方法。”我耸耸肩,然后往外婆可能在的地方奔去。

    那君凡语似乎赖上我似的,在我身畔不远的地方背手往前飞行,姿势超然。

    “不知前辈跟着我想要干什么?”我有些不满的问起来。

    “我数百年困在此处,好容易见到个能说话的,难道就不能跟上一段时间?其实老实说,你外婆可比你会说话多了,至少没那么多为什么。”君凡语哈笑道。

    “那是外婆知道的多,没听过不耻下问么?不告诉就赶紧的消失吧,要么就把我打灭了。”我皱了皱眉,看样子,这家伙应该也算半个好魂吧?

    “打灭?打灭你有什么用?虽说只要我意识起来之时,就能将你灭掉。”君凡语乐道。

    “是,你确实厉害到我看不出修为来。”我顿时无语了,这君凡语是有点古怪,性格也不像是口气这么大的才对。

    君凡语看我不信,也懒得真打灭我,只是跟在我后面。

    我又喊了几声外婆,结果可能是太遥远了,并没有让外婆听到。

    轰隆!

    又是一条锁链掉了下来,而君凡语看起来十分的高兴:“你看看,周瑛果然还是有点本事的,这才多久的时间,就把锁链又断掉了一根。”

    “如果是外婆,断你的这些法铁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时间肯定会越来越快。”我傲然的说道。

    这根锁链似乎牵扯的是很大的一根,震动持续时间很长,君凡语脸色也有些惊容:“嗯,我记得她割断第一根的时候,用了一天的时间,而现在,间隔却越来越快了,怕是过不了两天,所有的锁链没准都能给她割断了,啧啧,我得回去准备准备,不过……你如果还没打算出去,我劝你最好赶紧的出去吧,我不在了,后面你的遭遇可就不在控制中了,没准遭遇到点什么,可就不好玩了。”

    我多少也有些紧张,这君凡语似乎还真是个意外的好人,但我不找到外婆,这次给大黑猫带进来可就百来了。

    正打算让君凡语传音下,结果这家伙化作一团金色的雾气,直接就消失不见了!

    我伸出手,触摸那金雾,可却发现没有半点能落手的地方。

    这根锁链断掉后,外婆也不知道飞去了哪个地方,居然再没有出现的痕迹,我只能是返回菜市口那边,再次从下一根震动的锁链找起,继续往外婆可能在的位置寻去。

    君凡语不见了,似乎进入了金仙棺中,而外婆也专心的在半空中切割法铁,她似乎已经找到了这东西的脆弱点,速度跟着快了许多。

    我摸出了手机,看了下时间,应该又是上面快要入夜之时了。

    “不对,我如果是灵魂状态,哪来的手机,哪来会是继续穿着道袍?”我忽然想起了遗漏的地方,这一回想吓得我一个激灵,难道是五感干扰?

    而就在我疑惑的时候,前面一颗很大的榕树上,忽然多了几个黑影,我细细一看,脸顿时绿了一半,这不是人影么?

    走近的时候,阴风一吹,上面的吊死鬼随风飘动,有一副还因为碰撞到树干而转悠起来,回过头时,她俏丽的脸上,双目黑黝黝,里面什么都没有。

    刚才还什么都没有的,这不是一座空镇子么。

    嗖。

    就在我注意那颗榕树的时候,身边转角那,黑影一晃而过,我连忙把目光移向那,可让我脸色一变的是,这巷子里根本什么都没有!

    再次抬头时,连吊死鬼都不见了!

    我连忙疾步离开,从那座拱形的桥梁上通过,心想着真是越弱越见鬼,该不会桥底下也有什么吧?

    侧目从桥栏的镂空处看向水面,一具具腐尸从桥底下飘过,身体肿胀得跟肥猪似的,也不知道泡在水里多久了,这下面的水又黑又脏,蛆虫飘得河边都是,而尸臭味飘入了鼻中,那熟悉的**,让我整个人瞬间凝固,这是真的?

    “喂!”

    就在我有些失魂落魄自己是不是闯入了十八层地狱的时候,一个声音把我拉了回来!

    回过头,一位穿着天一道道袍的女子站在了我身后!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