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9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五十六章:书简
    我就觉得最近惜君不大对劲,这小姑娘开始撒谎了,什么和我经常对着学习人工呼吸,这不逗我么?不过现在怎么回事?我怎么半点都动弹不得,该不会是因为身体太久不动僵化了吧?

    努力的挣扎起来,我的手想要往上抬。可结果一点能够抬起的迹象都没有,而前方已经有惜君急促的呼吸了,这小姑娘呼出来的气息有着淡淡的清香,就跟植物制成的口香糖一样使人着迷,我几乎就不想去动,只想着让她做完人工呼吸罢了。

    但现在我根本呼吸不了,这让我胸口堵着一口气,想要猛烈的迸发出来,我记得我只是给大黑猫打了一下,怎么就魂体散乱的状况了呢?

    刚才那不该是电影一样的存在感么?我就和惜君一起体验了次,但都没有任何副作用,但这次的自导自演,自我圆谎的逻辑梦境。到让我印象深刻,现在更是呼吸和运动都做不了。

    “小凤凰,慢着……好像你哥哥动了一下,你让开,让我试试看,奇怪,刚才明明探到有魂,却无法唤醒,我以为睡死过去了的……”敖凤霞略微冰冷的手触及了我的额头,注入了一股探查的力量。我没有抵抗就让它绕着身子走了一圈。可刚准备继续深入的时候,这股暖流戈然而止了!

    “你让开,一天都不能呼吸,必须人工呼吸才行!刚才就是你让我这么做的!”惜君说着,就把嘴凑了过来,我能够察觉到惜君的气息拂面而过。

    “小凤凰。你悠着点,不会的还是让我们这些有经验的人来吧,敖道友,借过下,夏施主和我有旧,他的外公便是我的师父,按理说我就是他的师叔。你们非亲非故的,哪及得上我何奈天?由我来人工呼吸是最好的,对不对?好了,不能再晚了,脸都红成猪肝色了,你们怎么还玩?”何奈天的声音也来凑热闹了,我顿时憋着一口气,差点没把老血给喷出来,我的初吻,随便给谁都好吧?怎么都不能让一个八字胡子的老头夺了去!

    “这……可!可你是男人!”惜君总算是说出了一句让我感动至极的话。

    “小凤凰,一边去,现在是救命!不是跟你过家家!”何奈天是匆匆忙忙来的,看来他们发现我并不算久,后面还有一大堆的声音,其中二狗和他姨婆的声音也出来了。

    “哎呀,那是梦魇锁魂,不能这么救!常法无效的!让二狗来!”二狗的姨婆声音挺大,令二狗过来救我。

    我顿时放心下来,惜君和敖凤霞没准捣鼓了一阵,还以为我是呼吸不畅卡住了喉咙,却不知道我其实是因为无法恢复魂体知觉而着急。

    眼下总算是来了个懂行的人了,我给二狗抬了起来,背在了身后,一阵的疾走后又给扶了起来,接着又让他拍拍打打一阵,说来也怪,很快我的眉心位置居然就松垮了下来,双眼总算能够睁开了。亚华丸号。

    “醒了!一天!”惜君跑过来,一把抱住了我,两眼闪烁泪花,我艰难抬起手,摸着她的秀发,低头看着这小姑娘,心中还是蛮感动的。

    “嘿嘿,梦魇锁魂死不了的,看着不能呼吸,实际是假死的状态,这十来年里在咱们引凤镇周围发生过好几回,都是我施救的,不过都是运气好的孩子,像是你这样的大人能活下来,倒还是首次,但是也能看得出你人还是不错的,天不会轻易收了你,毕竟不让我干活就给了我那好吃的黑土块,我就知道你人好。”二狗拍了拍我的肩膀。

    “二狗哥,你说的……什么意思?”我有些闹不明白,这梦魇锁魂是什么。

    “就是说,大人一般在引凤镇外面过夜,那是必死无疑的,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心境不纯,山神不肯去守护,而孩子们其实也常常有不知道的情况下跑出外面过夜的,却有过好几次不死的例子,但大多找到的时候,都是和你刚才状态差不多,这种是我们引凤镇数百年来独有的现象,镇长说,是镇子的神灵在帮我们留下后裔,称之为梦魇锁魂。”二狗的姨婆补充起来。

    “原来是这样。”我心中松了口气,一旦成了‘尸体’就失去了威胁,鬼都懒得想靠近,这大黑猫看来也是有意如此帮助一些孩子度过这里的可怕黑夜,当然,我是不能把遇到黑猫的事说出来的。

    镇子里的人陆续的赶来坟地这里,我颇为感动,毕竟一人出事,全镇镇民都来,这绝对是民风淳朴的表现,换近代,怕死在外面都没人理会。

    连赢珮都抱着黑猫来了,骆瑜则满头大汗的跟在后面,可真是全镇出动了。

    “夏小友,哎呀,多亏没事,其实昨晚镇里也乱套了,一群的恶鬼和二十多个给逐出镇子的流浪客闯进了你家,好在二狗他们及时把贵重的东西搬出来,今天一大早都藏在了我这里,要不然就不好了。”骆瑜跟我说道。

    我一想就明白了,二狗一直把那堆饼干零食当至宝呢,知道我不回家,当然要帮我照顾好登山包,看来回头要好好谢谢他才行。

    “我可没偷吃一样,不信你回去数,本来那堆狗金我也不想捡的,不过你换得辛苦,我就帮你收起来了。”二狗笑嘻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二狗哥,真多亏了你!就算吃光我也不会怪你!”我连忙感谢起来,二狗别看年纪和我相仿,他也是有了孩子老婆的,心理年龄倒是成熟,又是和我客气一番,然后站在那嘿嘿的傻笑,没准是想着我说的那些能吃光登山包的话。

    在坟场这里实在不是聊天的地方,骆瑜就带着我们回了镇子,他嘱咐了二狗带我去他家取回我的东西,然后就去给孩子们上课了,我当然没忘问起他家的书籍能否借阅一二,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二狗就带着我去了骆瑜家的庄园。

    惜君给她妈妈拉回去了,而其他的镇民也很快就散去,和何奈天、敖凤霞一路上说了一些关于祖星海会进来的事,然后提点了以后如果出什么大事,最好要先跟我汇合之类的话,大家才分道扬镳。

    何奈天继续种番薯去了,敖凤霞也开始不务正业起来,她现在是镇子里的第一美妇,难免引来不少光棍汉想跟她过日子,至于家里分到的责任田根本不需要耕种,这结果让何奈天连连摇头,但却没说什么,毕竟大道万千,不能拦住别人的道不是?

    去到了城南骆瑜家,他家里的长工都去帮忙种地了,只有他的孙女在,是个十多岁的小女孩,见到二狗来了,很是亲切的问起了我的情况,二狗倒也没有隐瞒,把该说的都说了一遍。他除了种地,也没读过几个字,纯粹就是庄稼汉,让他看书是十万个不愿意,所以有了粗面馒头加上我给的巧克力,他就乖乖坐在门口了,由骆瑜家的小姑娘带我去书库看书。

    刚进入书库,里面的藏书吓了我一跳,不愧是数百年的积累,都是用特别的木皮雕琢出来的文献,少部分也有书籍,但老旧程度连我都没把握会不会入手即化。

    还别说,这里的藏书阁可不是一般的丰富,也确实不是一个人撰写的,里面的功法和道统来源,继承方式,撰写的人都有一一阐明,当然,因为所有书籍不知有多少,要全看下来就太过庞杂了,所以我也没有去细究,十之**的书都仅仅是扫过了字面和落款部分。

    找到了后面那一格,我发现一张古色古香的藏书架子是直接嵌入墙壁里的,上面摆放了一些奇怪的羊皮书卷、树皮书简、甚至是竹简,这奇怪的存在立即把我的注意力给吸去了。

    其中一册子中,还写着‘阴阳’两字,我吓得连忙将这本竖放的木简取了出来,看了一眼里面的文字,应该是数百年前的古字,这些字体苍劲有力,没有半点的秀气,字里行间的霸气,更让我心中暗翻云海。

    而书籍的落款十分简洁,只有六个字:阴阳家,陈玄机!

    我心脏骤然跳起来,那岂不是阴阳家的道法!?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