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9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七章:玄机
    师父的本领我学了一些,但大部分都是选择性的学习,很多补助和次要的法术都没有记住,但每一招每一式的阴阳道法皆有其存在的原因,厉害之处不次于鬼道的功法。

    双手捧起后,我开始阅读里面的内容。这一看之下,真给里面的新法术吓了一个激灵!

    “我陈玄机,为阴阳家第十七代传人,行走阴阳数十载,阴界阳界无有不通,无有不败,阴先阳后,阴界辽阔更胜阳间,而我无数次徘徊暗无天日之炼狱迷宫,遇险无数,却未曾困住我,唯此地终我寥生却未能解,呜呼悲哉。特留三绝法术于后人,只不知此局何时能解?我阴阳家之晚辈可有仙缘习得?”

    “法术不求繁复,但取精粹,去其糟粕,故我之法术仅取其三,其一至阳石,此物炼制后,可避天火,可焚铁石……其二至阴石,不畏严寒。冰封万物……其三则为我毕生法术之巅峰汇总≥观天下已无古人,后不知可有来者?此法一击之下玉石俱焚,堪破日月,定世玄机,故我心惶然,以我之名、之行、之死以警示后人。命其名玄机炮。”

    里面记载并不多,只有区区三种法术或方法,可每一种东西都有它的作用,其中两种法术应该是辅助类型的,能制作出两种古怪的石头,这两种石头作用还算挺大,目前我却不知它到底有没有陈玄机前辈说的那么厉害。

    而最后一种叫做玄机炮的。则是攻击类型的法术,在眼下在没有仙气,并且无法超过入道期的引凤镇,这玄机炮的存在只能说是非常的奇怪了,按照法术的能量,至少得是仙级的才足以施展,而看着其年限,真不知道是之前陈玄机带来的,还是之后才悟出修来的。

    将陈玄机的三种法术用手机拍下来后,我打算回去再慢慢的研究。

    而整个藏书阁的书本,也有不少是如同陈玄机一样的高人**师撰写,他们都和陈玄机一样穷途末路,最后不得不把毕生法术都写载到树皮、布匹,乃至于竹简里,为后人,或者为了从未见过的传人留下字面的绝学。

    我用手机把十数种类的道统拍了下来,以后回到天一道,将其作为天一道的传家法术,有了这些法术,就不需要再去羡慕谁家的术法厉害了。

    有了法术,今天就不打算出去种番薯了,需要先研究一番,但二狗却有些大不看得起我:“我说夏兄弟,学这东西没啥用的,反正出不去……这么说吧,也是我听老人家说的哈,以前历史上,这里有过三个老神仙一样的存在,他们都不是引凤镇的人,而是自己凭本事闯进来的,他们要么知识都很渊博,要么就是本事很大,可结果呢?一进来他们就出不去了,就在自己的地方捣鼓自己的东西,不过就算捣鼓又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一样要饿肚子,要出来耕田劳作?最后老死引凤镇?我当你是好兄弟,所以才劝你,你可莫怪老哥啰嗦,这些古人言呀,都是当成教科书来教的,警示这里的娃子,不要光想不做,等到饿肚子了才想起要下地,那就晚咯。”

    我苦笑出声,然后拿出了手机在二狗面前晃一晃:“你看这三个老神仙里有这人么?”

    “唉哟,这什么神仙物件?居然如此敞亮?哎呀,你偷了老爷子家的书!还装进了盒子里?不行不行,咱们说好了只能看,不能偷!特别是摆在最里面的东西!”二狗大急,五指屈着跟猫爪一样去扣我的苹果6s的屏幕,想要把拍下来的《阴阳玄机**》取出来,这行径让我不禁摇头苦笑。

    “放心吧,东西还在里面,我只是用笔描出来的,毕竟不能排除有的人能画的神妙,有的人却是猫抓狗咬吧?”我善意的解释起来。

    “哦,怪不得是盒子了,没偷没抢就好,我说呢,怎么抓了这么久都没动,倒是画得不错。”二狗笑嘻嘻的把手往身上擦了两下,然后又新鲜的往我的手机里瞅,还点了点‘陈玄机’这三个字:“喏,三位神仙里,就有他的名字,陈玄机陈神仙嘛,那人传说可厉害了,法力无边,镇子中根本没有敌手,还教了好多东西留给后人,不过他也是很固执的,也是那种不到饿死绝不干活的典型,嘿嘿。”

    “你知道他以前住在哪里么?我很想去找他看看。”我连忙问起来,如果能够找到陈玄机住的地方,没准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二狗头直接摇得拨浪鼓似的,考虑了好一会,他忽然灵光乍现:“你可以问镇长呀!镇长大人活了数百年了,什么都知道,找陈神仙还不容易!”

    我给二狗一提醒,心中顿时高兴之极,连忙道:“多谢了,我这就去拜访下老神仙的家,你先去工作吧,对了,既然旧房子昨晚给那些家伙毁了,那帮我把登山包扛回新房子吧,回头请你吃好吃的。”

    “真的?好呀,不过……我能带上我家小花和小小花不?”二狗犹豫了下,把老婆孩子也抬了出来,他这人倒是淳朴中带着精明。

    带老婆孩子来,那也是拜访,我当然不会说什么,而且人多也热闹些,就道:“没问题呀,就明天吧,今天还有事呢。”

    “行,到时候我带几个番薯过去当配菜,咱们这么熟了,知根知底的你可别嫌弃,嘿嘿。”二狗也是客气,说了两句,自己反而乐得屁颠屁颠的走了。

    我笑了笑,目送他离开后就往赢珮家去了。

    惜君看到我,高兴的请我进去做客,并且把母亲也叫了出来。亚每农弟。

    我看着那只大黑猫,脸色微微一变,就问道:“赢前辈,这只黑猫和后山那只大黑兽、以及守门的大黑兽是不是有关联?看着好像。”

    惜君当即翻译了一番,得到母亲的解释后,就说道:“皆是后山那只守阵神兽的一念分神。”

    “怪不得了……对了,惜君,帮我问问你妈妈,还记不记得陈玄机这位前辈,我打算前去拜访下他曾经居住过的宅邸。”我其实是想要去拜一拜老师祖的,毕竟身为阴阳家的传人,不认认老祖就没道理了。

    惜君又是一阵传讯,随后赢珮似乎微微的沉凝了下,就进了里屋,捣鼓约摸一会后,从里面取出了一串钥匙,并且让惜君把房子的位置告诉了我。

    我默默记下后,就借故告辞离开,不过刚到了门口,惜君就跑出来送我了。

    走了一会,见我有往东城的意思,惜君跟我说道:“一天,马上要黑夜了,妈妈说了,你要去陈玄机前辈的祖宅可以,但最好明天再去,那儿毕竟不能过夜,因为老神仙的寨子里大多装了机关,他们仙去后的数百年,有人进去住都或多或少出了事,所以往后只要是生前厉害的人住过的地方,死后房子就不分给其他人了。”

    “还有这事?行吧,不过现在时间紧任务急,我不能不去一趟,至于住不住,引凤镇没有什么硬性规定吧?”我沉吟问道。

    “倒也没有,一天,要是你想留宿那,我陪你去住一晚吧?毕竟我实力可比你厉害,如果有鬼敢吓你,我就把它吃了。”惜君耷拉着脑袋可爱的问我,那柳条一样的秀发经过冠冕扎起后又垂下来的样子,让我不禁想好好把玩一番。

    “不用了,孤男寡女的传出去不好听,听哥哥的,多陪你妈妈吧,难得的幸福时光吧?”我笑道,心中却觉得苦涩,却不知道祖星海现在打着什么主意,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可你以前不这样的嘛,亏我还帮你把妈妈的棺材板定下来了,还以为能和以前一样跟和你一起睡呢。”惜君嘟着嘴,轻哼一声,然后脸红红的转身走了,她脚步轻盈得跟小猫似的。

    这孩子,难道叛逆期过了么?倒是越变越可爱了,没准有一天能和以前一样乖吧?我心中暗想。

    陈玄机的房子古色古香,但却相当的古旧了,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岁月,我打开前面的锁头时,灰尘猛的从门框那嗖嗖掉下来,怪是可怕的。

    也就在我开了房门的时候,里面似乎有了异响,我心中不由一紧,难道经年没人住的地方,开始闹鬼了?

    不会吧,顶多是老鼠蟑螂之类的吧。

    看了下手机时间,离着黑夜还有一段距离,我进去烧几根香就出来,到不了镇子钟声响起,到时候回去就是了,经过昨晚的事,我暂时不打算再去找引凤棺了,怕坏了外婆的步骤。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