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9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五十八章:师祖
    推开了门,一阵冰冷的寒风吹了过来,冷得我打了个哆嗦,这可还是引凤镇的至阳白天!

    看向了里面,阳光从天井的地方照下来,天井的正中央还有一口井。说明这是接阳迎阴的地方,阴气阳气都能引,现在是白天,大厅里虽然敞亮,不过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依然冰冷得让人难受。

    我走入了里面,往那口井看去,这一看吓了一跳,居然还有水在里面,细细一听,‘哇哇’的声音就跟有个小孩在下面哭一样,里边也是黑沉沉的,也不知道这水从哪里来。通往哪去,会不会就是引凤镇旁的溪流?

    触摸井口长满青苔的石头,烈日烧灼下,竟仿佛有透骨的凉意,我不禁缩手皱眉,这房子的格局,怎么跟招鬼的宅子布局一样?

    左右看去,天井旁边还建了小围栏,有困死水的意思,而天井外立柱也很多。却是并成两排往里屋去的。这棺材钉下盖的格局出现在阴阳家之手,倒也是神奇,如果师兄看到我这么布局,怕要打我几个耳光再说的,看来这位陈玄机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反其道而行之的天才。且看他后面的房子怎么布局。

    我没有从天井那走过去,而是沿着天井旁边的过道走的,可走了几步,看向了那石头砌成的格子窗,居然是阴阳家里招引阴气的咒语,怪不得到了白天都能产生阴气了。

    也难怪说老宅子不住人了,有些东西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压得住的。锁上也是应该。

    地上已经全是荒凉破败了,引凤镇的镇民都念旧,想要木头都会去南边森林那砍伐,所以镇子里有许多的槐树,有的粗壮得两成年人都抱不拢,到了夜里,树叶给阴风吹得到处都是。

    一张张枯黄的树叶撒在地上,就跟小冥纸似的,我踩在了上面,发出了沙沙的响声,怪是吓人。

    里屋的大厅,门做得还是很考究的,只不过里面黑沉沉的,由八扇五十公分的小门锁上了,诡异的是,八扇小门的最后一扇,还有个暗门,大小容得孩子通过,让八扇门变成了单数:九扇。

    我咽了口唾沫,拿着的钥匙也抖了下,这是开给小鬼过的门吧?

    咔,咔。

    钥匙插了进去,我往正前方的门看了进去,黑乎乎的,什么都没有,这些古代的外大厅正中央都有俩椅子,左边坐家主,右边坐家主老婆的,倒是中规中矩的格局。

    我尽量把目光扫向了左边,好,什么都没有,松了口气,我专心扭动钥匙准备把大厅门打开,烧上几根香算是拜了阴阳家祖宗了,可收回目光的一刹那,我差点没一屁股就吓得坐在了地上!

    妈呀,那家主位上,多了一个满脸惨白的老头!

    这老头嘴巴微张,头四十五度仰视,双目黑洞洞的,怕早就没有了,一副死了好久的样子!

    钥匙掉到了地上,我退后了两步,呼吸急促起来,人死后,难免会经常出没在死去的地方,这是磁场现象,否则引凤镇白天哪来的鬼?

    所以如果刚才不是幻觉,那很可能是一种磁场的记忆反映了。

    看来这磁场反映应该是和阴阳家陈玄机的布局有关了,果然一种念磁力一样的东西还留在房子里。

    铛!铛!铛!亚每每弟。

    铛!铛!铛!

    就在我犹豫还要不要去烧香的时候,外面镇子钟声想起来了,第一声的时候,差点没把我尿给吓出来,虽然我不怕鬼,但现在修为低,怕死呢!

    “胭儿,进去看看,有鬼的好好的和他说,告诉他,哥哥是阴阳家的传人,他是我的前辈,当得起我一拜,我还要给烧香。”我把胭儿召唤了出来,让她进去感应。

    实际上我可以用招鬼术来测试,但如果老祖师爷没死呢?那不是有欺师欺祖的嫌疑了?如此不敬祖师爷,那是要坏道统的。

    “好的,哥哥。”胭儿乖极了,大眼珠子很亮,越发的动人了,她本事也不小,直接就穿过了这扇门,然后‘祖师爷爷、祖师爷爷’的叫了起来,声音腻腻的,我要是祖师爷早给小姑娘喊出来了。

    然而胭儿逛了好一阵,祖师爷都没出来,看来这里面果然没有鬼了。

    也就是胭儿出来的那一会,天一瞬间就黑了,我脸上青灰,赶紧捡起了那把掉地上的钥匙。随后两张阴阳家纸人丢了出去,点燃了符纸,准备办完事再说,毕竟还在镇子里呢,那群**境的怪物们从镇子里进来找我怕还有一段时间,况且我住南城,这里是东城,八竿子找不着北,他们也未必能找到这。

    而且长孙德没准早死在大黑兽的爪子底下了,哪还有今晚蹦跶的机会。

    这么一想,我顿时放了十万个心,用钥匙把最中间的两扇门锁打开,然后走入了房间里。

    可这才进了门,阴气如同附骨之蛆爬上了身体,冷得我整个人都抖了起来,忍着寒气,我从单肩包里拿出了最好的烫金符香,点燃后插到了那石头做的灰盆上,摆上了一些饼干,挂上了太一大神的画像,然后自己就沿用师兄教的祭拜方法拜了起来。

    “陈玄机祖师爷,我是夏一天,是现代的阴阳家传人,阴阳家从周朝流传现在,道统也就我和师兄了,不过现在好了,今年我还收了个叫令狐少梓的孩子为关门弟子,这孩子虽然闹腾,但还算才德兼备,也算延续了我们阴阳家的道脉了,所以祖师爷请放心吧,对了,陈祖师爷,你留在这里的《阴阳玄机**》我已经看过,这至阳石和至阴石没有数十年的功夫怕也弄不出来,就算祖师爷你说有凤金石,可怎么也得十年八年的功夫吧?而且还要在引凤镇这等有纯阳和纯阴之气的地方,条件太过苛刻了,看来这两样东西小辈是无福消受了,毕竟引凤镇离着毁灭也不远了,这么短的时间,那是没办法的事了,不过玄机炮高深奥妙,却无诸多条件障碍,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等学会了,再把它传给师兄和弟子……”我和陈玄机祖师爷说罢,就开始收拾起了饼干等一干祭祀用的家什,然后从门口那出去。

    也奇了怪了,自从刚才看到一老头仰头看天的死状后,进屋子烧了香也就没再出现异常了,不过想来就算有鬼,吃了我的香火,也该知道我不是来叨扰它清静了吧。

    走出了大厅,我仰头看向了天空,竟发现整个引凤镇清晰了许多,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微风吹过,树叶如同下雪一样纷纷而下,我绕过了天井,往门口那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墙角那,一个惨白的人影就站在了那里,他的脸白得可怕,双目空洞洞的,正摄人心魄的面对着我。

    我皱起了眉,手上夹起了两张阴阳家的符纸:“范良,井水不犯河水,我招你惹你了?你犯得着帮那几个没用的**境出头?”

    “臭小子,你敢说没招惹我?之前你忽悠了我们,害的我们追到了北边坟地,修为彻底回头了,难道想要这么算?”范良怒斥道。

    “呵呵,遇到抢劫难道还不跑,我又不是傻子!”我皱眉笑道,这老货也是霸道习惯了。

    轰隆!

    就在说话的档口,忽然大门坍塌了下来,我猛然朝那边看去,长孙德带着好几个人类修士站在门口,双目冷凝,就跟讨债似的。

    祖云飘在墙上,指着我怒骂道:“夏一天,给堵在这你还不死,我祖云跟你姓好了!”

    我环顾了院子的围墙,上面全都是鬼修,一个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看来上天入地都走不了了。

    “这次说什么大家都不会信你了,先看你两手两脚,应该就走不了了!”范良阴森森的说道,一挥手,所有的鬼修全都飞扑了下来!

    就在我想着飞遁到哪里去时,忽然砰砰几声,我身后本来关好的八扇门全都开启了,我猛然间回过头,眼前一幕顿然让我脸色一白,因为方才坐在左边椅子上的老者又出来了!

    然现在他并非是那嘴巴微张,枯瘦而死相已生的瘦老头,而是一位身材健硕,脸上白胡子长得跟张飞差不多的老人!

    “哼!自我来引凤镇,人鬼以城门为界,自此相安无事数百年,而数代鬼修纵然小打小闹,也未曾敢如此过分!可时至今日,老夫死去多年后,你们一群魑魅魍魉竟破我庭院,毁我屋梁!难道真当我陈玄机死后不存在了么!”坐在椅子上的老者怒吼一声,一掌就拍在了椅子上!

    他怒火冲天,须发全都炸了起来!威风不可一世!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