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9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九章:种子
    我脸色微变,这老者居然是陈玄机!而他不但没有消失,还在现在的庄园中活了数百年,阴阳家果然有逆天的本领,光凭借阴阳法术,竟能使整个庄园充满阴气。不让阳气漏进这里丝毫。

    不只是我,长孙德也脸色一变,他不知道这老者到底是什么修为,而我同样没有看出来。

    我深深吸了口气,能白日匿迹到了这程度,别说是我们了,再高一层次的怕也认不出来。

    “哪里来的游魂野鬼,还陈玄机,为什么不叫陈飞机!这不更厉害点?”祖云冷嗤一声,嘴角带着嗤笑。

    现在祖云竟然也恢复了鬼将大后期,和长孙德一个层次了,所以声音当然大了好多。

    “前辈,在下范良。你若真是陈玄机,拿出证据来,我虽然进入城镇不多,但镇子里的情况多少还是了解的,你真是陈玄机的话,我们二话不说立刻就走,如果随意忽悠我们,傻杀无赦!”范良阴沉着脸,随后按捺住了手下的躁动,一副要等待对方回应的样子。

    “呵呵……呵呵呵……”结果陈玄机阴森森的笑了,随后从椅子上坐了起来,横扫了周围的人一眼:“有本事,就一个都不要走了!”

    “装神弄鬼。老东西,你也就现在能笑一笑了,不出一会,便让你烟消云散!”范良愤怒的说完,挥手让手下率先来攻击。

    轰隆!

    陈玄机伸出手往前面一推。忽然间手掌的中出现了一枚黑色和白色的细小光点,也就在这个时候,以庄园为中心,轰然出现了个巨大的太极八卦虚影,如同游鱼一样旋转起来。

    “阵法!?”范良皱了皱眉,不过并没有太过担忧,自己不知何处摸出了一把黑色的琴,漂浮空中弹奏起来!

    铮铮的琴声如同敲击心弦的无形之手,一瞬间就有无数的阴气从琴音中转化而出,朝着陈玄机以及旁边的大阵轰去。

    轰隆隆隆!

    琴音化讲向了大阵的外围,结果一阵骤响后全都消失不见了,而打向了陈玄机的阴气剑速度虽然飞快,但到了陈玄机的面前。仿佛长了眼睛一样的避开了他。好些直接打到了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但并没有对陈玄机造成任何的伤害。

    范良有些急了,再次催促所有的剑气再次攻击起来!

    陈玄机大手一扬起,大阵就往上面抬起,包括我在内,全都动弹不得!我脸色苍白,但觉得陈玄机是知道我的身份,倒也没有太过害怕,只是惊讶他的实力而已。

    而其他鬼和人面色骤然大变,挣扎着准备逃离,可只见陈玄机手指往范良一指,轰的一声炮响,一道黑色的光柱就从指尖那冲出,将范良一记扫灭!

    长孙德、周文萱、简龙等三位全都震惊了,祖云更是面色大变挣扎起来!

    “陈老前辈饶命!我们不过是给应良那恶鬼给怂恿,这才过来围堵仇人,并不知道是前辈设置的禁地!”长孙德惊愕大叫起来。

    “长孙德!你要曾经是**境的地仙,就不要贪生怕死,早死早超生,何必找那么多理由?”我把他的老底揭了,倒要看看老祖师爷怎么对付他。

    “阴阳逆转!”陈玄机恍若未闻,手指一点为应良报仇而飞过来的鬼,瞬间那鬼就成为蒸汽消失不见了!

    长孙德也有些意外陈玄机居然对他混不在意,找到了时机,口中叨叨几句,浑身阳气大盛,最后竟挣脱出了束缚!

    陈玄机这才留意到了长孙德居然能够脱困,转身一指就射向了长孙德!

    轰!

    这下攻击如子弹一样射出,把长孙德吓得脸色惨白,而光速飞过后,一道符纸出现在了烟雾中!

    “金蝉脱壳?”陈玄机皱了皱眉,但似乎也没有再追过去的意思,紧接着开始射出一道道的白光和黑光,白光对付鬼类,而黑光对付尸类和人类,他似乎也不能无敌的存在,施展攻击的时候,周围的大阵正不断的减弱,似乎他也正在消耗大阵的力量。

    我看了周围庄园的情况,这位师祖还真是以大阵为依托存在的,要不然凭借引凤镇的阴阳转换,他早就应该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了,绝对不会留到现在。亚阵围扛。

    念了阴阳转换的咒语,我也解除了庄园阴阳大阵的捆缚,跳出了范围之外。

    陈玄机看了我一眼,皱起了眉:“回来!”

    我不知老祖师爷几个意思,但也只能默默的回去,等待他的训斥,看来他对我临阵脱逃有意见。

    “前辈!我们也不过是听信小人之言,确实没有想过要来叨扰,眼下还请前辈消消气,我们这就带所有的门人弟子离开!”周文萱连忙说道,实际上已然是脱困了。

    陈玄机毕竟不能自由的行动,是借物遗留此地,要不然几百年间,怎么可能什么事都不做就呆在这里,以我对阴阳道的了解,这一战会消耗掉这里的阴阳之气。

    “差不多就行了,伤敌八百自损三千,陈前辈,值得么?”简龙也率领了一干弟子往回撤退,临走也不忘讽刺两句。

    很快,上百的鬼类、人类、尸类很快逃的逃,走的走,一个都没剩下,陈玄机也没有要追逐的意思,平静的站在了天井旁边。

    整个庄园顿然安静了下来,而陈玄机怔怔的看着我,说道:“最近金仙棺和金仙阵之间的联系松动了些,我以为快要成功了,都是你这孩子,引了这么多的敌人过来,不救你还不行了,唉!”

    我脸色一变,连忙行了大礼,说道:“老祖师爷,徒孙也是无意为之,本来想要祭拜下自己的祖师爷,谁知道居然闯下大祸!”

    “你知道什么?我布下如此大阵,就是为了让自己千年不灭,而寄身大阵,也是为了能够从金仙阵中突围而出,想不到如今大阵连接点毁了几个位置,要突围就困难重重了。”陈玄机伸出手,把两枚黑白晶核丢给了我:“看过我遗留的传道书籍,又是我阴阳家的传人,这纯阳石和至阴石就拿走吧,我留在身上没有用了,大阵坏了,想来也是命运的捉弄,我也不是不知进退,数百年来早看通透了。”

    “什么?”我脸色一变,骤然接过了纯阳石和至阴石,心中暗道祖师爷难道不想活了?

    “看来你知道的东西并不多,你是我在世间留下的那一脉的阴阳家吧?呵呵,当年南极大战,整个门派给人屠灭得一干二净,唯独我一人得存下来……隐姓埋名,匿迹藏形逃入了尘世,未曾想,堕入了金仙阵的迷局中,困守一生,巧呀,世间留下的种子,居然生根发芽,最后还跑到了这里来。”陈玄机摇摇头,看着我时狮子一样的毛发此时此刻软趴了下来,如同松狮狗一般惨然。

    我愣住了,连忙问道:“当年我们阴阳家,难道是在南极修炼的么?”

    “往事不堪回首,你问这么多干什么?这件事过去就过去了,无需要再提,对你没有好处……”陈玄机说完眼看着我倔强的目光,微微蹙起眉心,但很快一副可怜我的模样,说道:“算了,其实告诉你倒也没什么,谁让你也给金仙棺困住?也算是和我同病相怜了……也好在你还有个师兄和弟子在外面,也算是保留了我们阴阳家的脉络了。”

    “祖师爷,当年灭我南极阴阳家的到底是谁?”我心中骤然一惊,想不到除了北极仙门,还有个南极仙修,而阴阳家正是这样的存在!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