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9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六十章:着火
    “说出来恐怕也不存在了,这道门和我阴阳家相克,天生避于阴阳之外,当年屠杀我们的,只有一个人,至于名字。我根本也不清楚,所以若是以后你知道对方来至南极,那就要小心了。”祖师爷叹息说道。

    “不存在了?那他有什么理由来屠杀我们阴阳家?难道当年我们惹了什么厉害的仇家?”我想着当年阴阳家这么厉害,没准一些门中弟子不顾门规跑去惹事,结果惹来了厉害的敌人,造成了灭门之祸吧。

    “并非仇家,当年的情况比你想的要复杂,我们阴阳家自秦灭之后,就驱舟远赴南极仙山,为的是成仙得道,突破地仙的极限,所以我想对方所来,只为了我们赖以生存的一片天地而已。”老祖宗淡淡的说着。随后又叹息道:“算了,我们不说这个了,南极之事,数百年过去,或许那人已经白日飞升了,带入这段仇恨中,不过徒增烦恼而已,并不能对你自己产生任何利益,你说呢?”

    “不过总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让阴阳家道统就这么消声觅迹吧?”听完陈玄机的话,我心里也很不自在,就继续问道:“阴阳家当年这么厉害,会不会也有昆仑仙门一样的山外山,北极仙门一样的雷霆海?会不会藏着阴阳家的绝密文献?”

    “你这孩子。有些贪得无厌呀,命里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不苛求,山外山、雷霆海,确实和我们的阴阳居一样是地仙中三大存在。不过那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我们阴阳居早就消失不知多少年了,谁有会去管那些?如果你硬要我去回忆,并且告诉你,那也没什么,只能说,山外山和雷霆海,当年还不配给我们阴阳居提鞋的!”陈玄机虽然有些不想说,不过一旦说出来,那股子傲气,却是油然而生的,对比反差谁都有,这也算正常。

    “阴阳居?”我重复这三个字。想不到南极还有这么个地方。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原来以为山外山和雷霆海很厉害了,想不到古代的时候还有阴阳居,但看来只不过是意淫一下罢了,因为数百年前,这南极阴阳家一脉早就给杀干净了。

    “呵呵,阴阳居,那确实不是常人能够知道的名字,但当时的地仙和其他仙级修士,又有哪个敢小看这名字?可惜呀,天下第一大仙门,就这么给人毁了,讽刺的是,对方还只是一个人!一个人毁了一座仙门,数千年的根基,就这么铲平得一干二净,何等的霸道?”陈玄机叹气道,看来当年的事情,也让他有些面子上过不去。

    “祖师爷,那你当年不是无敌了么?那人到底是什么角色,竟然这么厉害?”我再次问起来。亚阵厅号。

    “不知道,对方一路过来,对我们阴阳家皆是砍瓜切菜,无有匹敌之人,杀入我阴阳居之时,我不过七星境,是师父以九阳境的实力挡住了对方,让我得以逃脱,后来游历天下,这才有了八卦镜的修为,再后来,我九阳境后,兴冲冲的想要到世界各处寻宝复仇,可惜,误闯金仙棺,让这段仇恨湮灭入历史之中了……”陈玄机说着,面带苦笑。

    我能够想象得出,身负仇恨,却无以为报,最后还给关在金仙棺中苦苦挣扎要去报仇而不得的感觉,这足够让老祖师爷陈玄机懊恼一生了。

    “太一大神,放到哪个层面,皆是横纵天下的远古之神,想不到道统传人居然如此的让神祇蒙羞,我真是愧对了自己的道统。”陈玄机继续的说道。

    “老祖师爷,你也不用悲观,阴阳家不也是没绝么,总有振兴之时,对了,我这趟一出去,就会找时间去南极的阴阳居遗址探路,没准能够光复阴阳家的道统呢?”我急忙的说道。

    “呵呵,阴阳居早就给消灭了,对方想来不会留下什么东西给你这财迷的,而且你看看你身上挂的几件宝物,哪件不是拿出去就是争端不断的宝物?”陈玄机对我顿然无语,但指着我身上的浑天葫芦笑道:“当然,距离山外山、雷霆海、阴阳居的真正宝物,这些东西确实还差了几个级别就是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那些东西都可遇不可求,都拽在那几个人手中,我有这些也觉得很满足了。”我笑起来,祖龙剑、金仙棺这类宝物就别想了,是你的才是你的,不是你的,想都别想了。

    老祖师爷却不信的看着我,但很快摇摇头:“快回去吧,我还要把这里恢复下阵法,当然,坍塌的围墙,明天你记得带上材料帮我补上。”

    “哦,没问题祖师爷。”我赶紧说道。

    “这两日我一个道友已经决定到下面金仙棺和金仙阵连接处,着手解放脱离准备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成功,我虽然新近和她相熟的,但她办法着实是比我要高明那么点,若是她能够成功,兴许你也能够逃离此地了,当然,只是可能而已,我并不会对她报任何的希望,诚如当时后面我来的两个道友,不也信誓旦旦?结果狼狈而去了,连魂都保存不下来,也是悲哀。”陈玄机叹息一声,仿佛回忆起当年的事情。

    “祖师爷尽管放心吧,外婆肯定能够把两样东西脱离的!我刚刚从下面上来,她已经砍掉了十余条法铁锁链,距离九九八十一道,怕也没几天日子了,这段时间,不也是有许多的征兆表明要出大事了么?”我脱口而出。

    “你外婆……你外婆?呵呵,怪不得了,不过孩子,这谈何容易呀……数百年来,你以为真的只有你外婆能够进入里面,并且斩断法铁么?在那棺魂还没生出独立的灵识的时候,我就进去过了,包括后面的几个道友,同样也都有所尝试,但你可遭遇过过金仙棺里面的梦境白日么?”陈玄机一副恍然,但也是一阵的失落。

    我顿时摇摇头,底下黑夜长,我上来的时候都还没天亮,难道还有昼夜之分?那白昼会发生什么?

    “果然如此,其实夜晚你能砍断几个锁链都不过是徒劳,白日一来临,所有的法铁都会再生,继续连接天地,这就是挡住了我们数百年之久的原因,要不然我怎么让你外婆先去试试?”陈玄机说道。

    “啊?”我愣住了,外婆走的时候,也就砍断了十几根,还不知道能不能够彻底一晚上砍断八十一根呢。

    “呵呵,不过倒是有趣得很,你外婆来了这么久了,从来没下去过,一直就在外面走动,直到近些日不知道有了什么预兆,让她决定下去了,临走还在我门口烧了几根香,说是先给我庆祝要出去的礼物。”陈玄机不知悲喜的笑道。

    我看了前面的大门,确实插着几条牙签一样的东西,外婆插香的手法和别家不同,她的香除了香的部分,签都没入了地面,这叫不留香火,一次就过。

    “外婆一定会成功的,请祖师爷好好准备就行。”我对外婆莫名信任,外婆既然说行,就一定行。

    “我能怎么准备?恢复下已经是极限了,我早就不报任何希望了,你先回去吧。”陈玄机叹道,随后消失在了天井之中。

    我看了眼围墙,随后离开了庭院回家。

    一路上我开始把玩两枚小石头,想不到这么小的东西居然就是纯阳石和至阴石,虽然还没彻底成型,但也好比我荒废数十年的时间去炼制不是?

    纯阳石入手灼热,至阴石凉丝丝的,按照古籍上记载,一枚有强大的火属性力量,一枚则有厉害无比的水属性力量,所谓地火风水为四大属性,自然是厉害得不行的,我的魔晶属风,这两枚是水火,四大属性还差地的,一旦凝形成功后,我的六道盘又将有新的作用。

    祖师爷虽然长得粗狂,但对我这晚辈还是相当照顾的,明天让二狗跟我去帮他修葺围墙,顺便再和他拉拉近乎也好。

    但刚想起二狗,之前我居住的地方就着火了!我之前换了地方,现在那边应该什么都没有了,怎么会着火了?

    我暗道不好,难道是长孙德他们泄愤?二狗和他姨婆家不会出事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