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39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六十一章:尸修
    着急之下,我连忙飞步赶向了南边,结果一看,周围十来间房子全都烧起来了,这十几家房子,全都被阵旗和法宝做法过。失去了只金仙阵的保护,这才烧了起来。

    我脸色铁青,没想到作为仙修的他们,居然真的对二狗家和二狗姨婆他们出手了!

    “无所不用其极!有本事都出来!何必躲躲藏藏!”我怒喝道。

    言罢,周围渐渐走出了一群人,长孙德皱眉看着我,以及尸修周文萱那:“周道友,我们神仙打架,就不要累及这些小家伙了,顾虑下自己身份还是要的,这么做,我们不如另起炉灶吧,免得传扬出去。北极仙修怕不用出来走动了。”

    “长孙道友,说的哪里话?这汤二本来就是个修玄的,修为在身,再弱也是玄修,我这么做,只是想要这夏一天束手就缚而已,还是你觉得,刚才虽然布阵了,但这一走,就走得干干净净了?”周文萱冷笑起来,身后站着二狗和他姨婆,以及二狗的媳妇和儿女。

    “刚才说的布阵是要闯进去拿凤金石,但眼下你做的是什么?哼。修玄的能抓,但不修玄的,终归要放吧?那两个孩子怎么回事?”长孙德虽然为人狡诈奸猾,但对于原则上面的事情还是分得清楚的,现在绑架的事情让他有些动怒。

    而不止是他。连我也动了真火:“放人!否则我一定会想尽办法先让你们尸修消失在引凤镇!”

    “呵呵,有点意思,要不是刚才有那陈玄机,你小子早就死了!我看你现在打算的怎么办!这样吧,先把我们的宝物交出来,我们说道什么交什么,如果不交,我就会像现在这样了。”周文萱冷笑之后,立马伸出了白藏惨的手,一把就拧住了二狗媳妇的头,嘭的一下捏了个粉碎!

    “不要!哇!”二狗咆哮起来,他的媳妇对他而言就是根,就是自己的命。为了媳妇能够尝鲜饼干。他说宁可为我耕地一个月,但现在,他却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妻子就这么给捏爆了头颅。

    血从脖子位置狂喷而出,那女尸周文萱的手上红白一片,残酷的景象吓得孩子直喊‘妈妈’,而二狗家的俩老立即昏死了过去。

    一旁镇民男子怒号连连,女子都捂住了嘴巴不敢吭声。

    周文萱嘴角冒出满意的冷笑,伸出手,又把二狗的孩子抓在了手中,脸上再次浮现了笑意:“孩子们从小就修玄,我捏死了他母亲,如果不斩草除根,怕也不行,先绝后好了,毕竟这汤二也没什么本事,绝了后,跟斩草除根也差不多。”

    “你敢!”我怒吼起来,而二狗直接普通的跪在了地上:“求求……求求你,不要……不要杀我家孩儿,杀我,杀我吧!”

    “周文萱!你不要太过分了!这不过是个孩子!”连长孙德也看不下去了,过去就准备制止这尸类的残酷行径。

    “长孙道友,麻烦你能站住脚步么?你知道我周文萱的脾性,我忍耐是有期限的,屡次灰溜溜的逃走,我已经受够了,而且你别忘了,别再把自己当仙修了,你不过一寻道巅峰,我不过一血尸巅峰而已,遵守这些陈规俗条,只会阻碍我们前进的脚步!”周文萱怒斥道,而手已经渐渐抬高,那孩子被抓着头颅高高举了起来,两只小脚丫蹬来蹬去,痛苦得叫不出声来。

    “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你们!不要再杀了!”我脸色发寒,当即召唤出了王胭,叫王胭准备开棺,把东西全都拿出来。

    周文萱冷笑起来,随后却毫不犹豫的把孩子的头跟小西瓜一样捏碎,一时间,整个世界仿佛停止了,我脸色苍白,今天吃的一些干粮,在肚中翻滚,几乎吐了出来。

    黑夜中,这里没有任何的镇民敢从屋子里出来,因为就算他们看到,在这么多鬼修,尸修的威慑下,出来不过是一个下场,况且这里还只是南城而已,论数量,远没有这里的修士多。

    残酷的景象吓坏了给抓住的人,二狗一口血吐了出来,双目哭得满是愤怒的血丝,我愣在那,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二狗了。

    “夏一天,难道你还不打算开棺,把我们的东西还回来么?”周文萱阴沉着脸,看向了二狗的父母,这个时候,这女尸修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她手腕的恐怖。

    “把他们放了,东西全是你的,包括我,我也会跟你们走。”我面色惨然,命令胭儿开棺。亚岛吐扛。

    胭儿看着跟自己同龄的孩子头都没了,顿时愤怒之极,当为了不让更多的人死去,只能咬着嘴唇打开了血云棺。

    “这不就对了么?看到了没?长孙道友,简道友,你们都觉得你们厉害,认为我不过一受伤,吃亏在一个小辈手里的可怜尸类,继而互轮换领袖,但你们看看你们,都把持自己原来仙修的身份,做事瞻前顾后,如今知道了吧?不过是失败的下场!”周文萱阴阳怪气的讽刺起来,随后看向了我:“那你腰间的泼天葫芦,镇妖石都抛过来,慢了一分,我就杀汤二家的两个老家伙!”

    我解开了葫芦,拿出了镇妖石,想都没想就准备跑过去。

    “不要给他们!夏兄弟,替我们一家报仇!”二狗咬牙切齿,张牙舞爪的朝着周文萱抓去,即便他再怎么不济,但为了孩子,为了老婆,仍然做了身为丈夫该做的事,纵死不休!

    “二狗兄弟!不要过去!他们……”我立即大声喝止,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了一张符纸,准备开始反击!

    然而二狗没有停下来,看到我抽符的周文萱也没有停下来,这女尸没有任何怜悯的一击就将二狗的心脏挖了出来!

    二狗没有了心脏,仍然发狂的扭着身子要杀周文萱,但他的双目正在扩散,生息骤然消失!

    二老也怒吼着要冲过去拼命,而的符纸也跟着念了出来,一阵天火,把周文萱打得退了一步,但二老却死在了后面几个尸修的兵器下,血肉模糊。

    一群的镇民,包括二狗的姨婆在内,全都生出了死志,发狂一样站起来,咆哮冲向那群尸类!

    “妈的!我杀了你们!”我怒吼起来,双目瞪得刺痛,这么下去,大家不过都是死路一条,还不如拼了!

    胭儿也愤怒之极了,所有的送丧鬼全都放了出来,加入了战斗,现在,我必然要跟尸类玉石俱焚!

    长孙德脸色冷然,退了两步:“走吧,尸类的事,我北极仙门不搀和。”

    “对不住了,周道友,我们就此别过。”简龙拱手告辞,随后准备消失在茫茫夜幕中。

    仙家无情,但人却不是,一群镇民疯狂的跑了出来,拿着锄头等东西,开始从房子里跑了出来,而就在这时,一声怒吼,震破了夜色的迷茫,巨大的黑兽爪子,一爪就把周文萱的尸身按在了地上,而另一只爪子,直接把鬼修们全都捞了回来!

    没有了鬼修和长孙德的势力,尸修也不过三十多个,顷刻就给镇民和我们湮灭,而周文萱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成了一堆的飞灰,这黑兽的火焰不是普通的火,能够烧尽一切。

    简龙本来还想要逃,但这次给黑兽抓住,整个身体如弱柳一样摆动,连连求饶!

    长孙德没有例外,都给拍了回来,而赢珮也和惜君来了,站在了黑暗中,双目金光闪烁!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