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0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六十八章:玉面
    眼看着何奈天就要给这大钟砸死,我不忍去看,转头拿出了泼天葫芦,怒火发泄向那甘子阳!

    轰隆!一声巨响,也不知道何奈天怎样了,但肯定是肉酱飞灰的结果。

    我愤怒之极。也在这个时候把暴风雪招来,往甘子阳那疯狂攻击!甘子阳表情冷漠,手指一弹,一枚飞针一样的蓝色光剑飞向我,速度快得离谱,我心中凛然,顿时念咒缩地术逃向另一个地方!

    嘭!

    一声贯穿重物的声音后,我回头一看,远处的几间房子全都给这蓝光射出了巨大的窟窿!好在刚才我没有冒进而是选择逃跑,要不然现在世界上就没我这人了,看来甘子阳好像不在乎祖龙出来的样子!

    “何师侄!”项蓝用两把铁剑杵撑住自己身体,看到大钟炸出的烟雾里再也没有了自己师侄何奈天的影子,无比愤恨的拿出了一小瓶的黑色液体灌入了身体中,霎时间他浑身上下都是黑光。身上的伤势居然有明显恢复的迹象!

    但那黑气霸道无比,竟让他双瞳陷入了全黑的状态,这一下项蓝全身上下没有一样不黑了,魔气翻滚,应该是入魔的状态!

    入魔之时,身体的力量会暴增,具体会有多强我也不清楚,但听何奈天说过,同阶之内绝无对手!

    嗖!

    项蓝化作一道黑光,一瞬间就出现在了甘子阳的身前,两把铁剑杵不要命抡起来!每一棍都产生一只巨蛇的身影,砰砰砰的砸向了对手,甘子阳给打得措手不及,忙道:“马兴旺!你还愣着?难道等老子死了?”

    马兴旺阴沉一笑,但也并不敢真看着甘子阳给乱棍抡死,双手握着这把双持用大唐剑。扑向了项蓝!

    这唐剑雷霆闪烁,每一击都能劈的雷浆四溢,溅到项蓝的护身剑罡上也能轻易炸出个洞来!

    项蓝就算再厉害,双拳难敌四手的,终究要吃大亏,甘子阳得到援手后,立马飞出很远,随后一把蓝光剑嗖一下就飞出来,直射项蓝!

    我尽力开眼,这才看出这把蓝光是一枚剑丸!

    想想也是,能够达到七星八卦的,哪个没有自己的背后势力,要炼制一枚剑丸想来也不是多难的事情,有了剑丸的辅助。这甘子阳更是厉害了,分心二用连连催促剑丸攻击,项蓝一身的昆仑山黑色道袍直接给打成了乞丐装。身上的黑色血液也飙溅出来!

    “哼,控制住他,我用雷震钟砸死他!”甘子阳娇小的身躯表现出了孩童所没有的阴狠和戾气,两指往刚才砸死何奈天的大钟,立马要将其扯出来!

    我当然不能给他轻易得手,立刻用飓风开始打乱对方的计划!

    然而就在这关键时候,甘子阳脸上却忽然一阵的苍白,我不知道怎么了。但看这表情,甘子阳绝不会开心了!

    “甘子阳!怎么了!快把雷震钟叫回来呀!砸死了他我们也好回去交差!”马兴旺不客气的怒道,有呼来唤去的意思。亚他状血。

    “你懂什么!现在我失去了那东西的控制,好像是给人强行用什么拉住了,法术根本不起作用!”甘子阳抱以了同样的目光,想来两人平日里就没少有争斗!

    又是用力的一扯,甘子阳几乎用尽了此奶的力气,那大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才将那大钟从烟雾中扯回来,这一下他松了口气,随后看向了项蓝,阴阳怪气的说道:“项道友,真想不到会有这一天,你们山外山,也差不多该完蛋了!”

    项蓝面目狰狞,两把铁剑杵抡向了对方,结果甘子阳只是抱以了冷笑,就操纵大钟朝项蓝砸去!

    可就在大钟快要砸中项蓝的时候,忽然甘子阳一声惨叫,把我的目光直接给吸引了过去!

    就在此时,一个身材高大,脸上带着一丝淡淡微笑的俊朗中年人正站在甘子阳的身后,并且用七条狐狸尾巴紧紧缠着甘子阳的脖子!

    “呃……呃……救……”甘子阳身形本来就瘦小,不过七八岁童子,给这么一缠,差点背过气去了。

    “熬凤迟!?”在一边努力抵抗项蓝攻击的马兴旺顿然面色大变,没想到转机居然顷刻而至!

    “马兴旺,你还认得本少,既然这样,那就乖乖束手就死吧,我可以给你个痛快!”那中年男子傲然的说道,他面庞俊逸,仙风道骨,而名字更是让我生出了疑惑,他和敖凤霞到底是什么关系?眉宇间竟这么相似!

    “夏师侄!”

    “夏道友!”

    熟悉的喊声很快就传入我的耳中,我惊喜交集,看向了灰雾之中,何奈天的身影很快就来了!敖凤霞也紧随其后,看来两位之前分散后,各自找到了自己的长辈,并且引来了这里,要替我解围。

    “师叔!熬前辈!你们……”我欣喜两人都没事,要是他们都出事了,我至少心中很久都会过意不去,毕竟多少在引凤镇里互相帮助,呆了一年有余,也算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

    “我们仙门有自己独特联络方式,这才把长辈们叫过来帮你脱困。”何奈天解释起来,而熬凤霞说道:“我这情况差不多,不过那位是我同胞哥哥,修为比我高得多了,方从仙山瑶池赶来,这趟是打算浑水摸鱼的,嘿嘿。”

    熬凤迟逮住了甘子阳,根本由不得对方动弹,用力一搅,甘子阳的幼童身体就给扭成了麻花!血从七条雪白的狐狸尾巴里迸溅出来,其中还有累累白骨插出,这肉身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我吓得面色惨白,不愧是妖修,这等残酷的事情都能轻松做出来!甘子阳刚才出来时候如此嚣张,却因一时不查,给狡猾的大狐狸骗了,立即成了尾下亡魂,也是可叹!

    甘子阳解体自爆变成了凶灵,立即尖声厉叫着要脱困逃亡,马兴旺和甘子阳虽然经常互道姓名,但那看得过对手杀了自己的门人,当场怒得双目通红:“熬凤迟!你敢杀甘子阳!我与你拼了!”

    “要拼命赶紧,我们二打一再杀你一个雷霆海修士,也算运气逆天了!”熬凤迟低声阴笑,随后两指一夹,从头上捆着的道人盘发上扯出了一枚朴素的发簪,霎那,他的灰发头发如瀑布一样落下来,真个是风流倜傥,如果是女人看到,怕会瞬间喜欢上这么个上了点年纪,眼神深邃的道人吧?

    那枚发簪没有半点犹豫就扎向了拼命想要逃的甘子阳,一瞬间就将其吸成了魂灰!

    而发簪身上这个时候多了许多稀奇古怪的象形文字,也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只知道甘子阳彻底从世间抹去了!

    甘子阳的雷震钟静悄悄的滚在地面上,失去了主人的联系,而那枚剑丸落地后碎成了石渣,阴风一过,漫天飞沙,来去匆匆,什么都没有了。

    “哇呀呀!找死!”马兴旺拿出了一枚像是乒乓球一样大小的蓝色丸子,立刻就捏坏了,这一举动让熬凤迟和项蓝面色一变,似乎对方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一声怒吼,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熬凤迟一把就飞到了我身边,尾巴把我和敖凤霞一卷,立马奔雷一样的逃向了黑暗幽径之处!

    而项蓝就是入魔状态,也不顾马上能把马兴旺杀死的诱人前景,一扯何奈天就不要命的逃起来,看来杀死甘子阳是捅了马蜂窝,老怪暴怒了,下了要势杀我们的决意。

    “逃到天涯海角么?我让你们也尝尝我们雷霆海的怒火!”马兴旺打发狂的冲向我们这边,时而用那把奔雷唐剑攻击我们!

    轰隆!

    奔雷一响,天空立马如同给撕裂了一般!

    就在我们抬头往天上的雷光看去的时候,忽然,一个头发花白,身材瘦弱的女子就跟一道闪电一样,忽然从天际那狂飞而下,偏偏速度快得离谱!

    她手无寸铁,身上穿着白色的衣服,就恍如电视里的下凡观音!只不过看现在她的表情,可不是面带慈祥,下来普渡众生的!而是要来将我们全都斩杀掉的玉面罗刹!

    人未到,白色的剑光先来,嗡嗤一声,我眼一花,就看到项蓝栽倒在地,那本来厚实的肩膀,直接给削落到地上!

    项蓝那硬汉子,惨嚎着滚倒在地,何奈天也弹飞到了一边,大声说道:“师侄快逃!”

    这玉面罗刹还在坠落,速度依旧,我们和她的距离,几乎像是瞬间就能拉到一起!这么快的速度,让我甚至还产生幻象错觉,最好她会因此坠入地面,如熟番茄一样掉落地面成一摊的烂肉!

    但显然不可能,那玉面罗刹一落地,嘴里就念了几句低不可闻的咒语,而那把白色飞剑嗤幽幽的飞回了她身边。

    “谁杀了我师侄甘子阳?”她声音不大,但充满了震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