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0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八十九章:沮丧
    “嘿嘿,那阴阳怪气……的小鬼么?当然是我杀……的!有本事就来杀我!”项蓝抱着满是鲜血的肩膀,念了两三句咒语,黑色的血液才止住,随后拿出了一面牌子,闷哼一声吐出一口血。霎时间黑云滚滚,将他整个人淹没进了云层中。

    “那就死吧。”玉面女子年约三十左右,一身的北极仙门服饰,毫无疑问,必然来至雷霆海,她说罢,袖手一摆,噌的一声就放出了剑丸白光,只听到金铁交鸣,随后项蓝的魂体就从黑云中狂奔而出,显然他的**已经给他自己放弃了!

    让一个地仙放弃自己的身体,无疑是可怕的经历,谁不是辛苦修炼才得意成地仙?有的甚至宁可身死都不舍这副躯壳,但现在不社区就要死。所以由不得项蓝了!

    项蓝本来已经重伤,服食了秘药才得以维持身体强度,所以现在受伤之下,就主动背了黑锅,准备间接救下熬凤迟,而自己以魂体逃离。

    “魂飞魄散!”玉面女子大袖子一甩,一阵白色的风很快就把魔气扫得一干二净,而接下来,她的剑丸再次腾飞,直冲项蓝的魔魂!

    魔修和一般地仙不同,本身就是以魔气淬炼过,还有秘术用以魔魂出体,刚才项蓝就是抱着这想法才逃出去的,飞剑一来,他立即打出了一团诡异的魔气,一下就阻隔了剑丸的攻击!

    “哼。区区七星境,也敢在我左清玄的面前的班门弄斧!”玉面女子不禁檀口微启,念了两句咒语,忽然白光骤然猛的变大,嗡一声突破阻碍黑云,朝着项蓝搅去!

    项蓝万念俱灰,魂体咆哮一声,疯狂的冲向左清玄,即便飞剑加身似乎他也不在乎了,在八卦镜面前,也至多不过一死而已!

    “项道友!我熬凤迟来助你!”熬凤迟轻喝一声,尾巴放开了我们,给自己妹妹敖凤霞示意了个眼神,整个身体就化作妖光扑向剑光!

    兄妹之间当然是心有灵犀。敖凤霞当场拉着我,又飞奔向了何奈天那边,一把扯住了受伤的何奈天。狂奔在引凤镇之中!

    熬凤迟要回头救人,当然已经有了良策,那把刚才就吸收了甘子阳魂力的闪光簪子当即给他拿了出来,轻轻的往前面一递,瞬间,排山倒海一样的簪影满天都是,跟在人身上倒下一大片的蒺藜一般恐怖!亚他记技。

    那左清玄本来平静的月眉,这个时候也几乎倒竖了起来§里动了下,手上一翻,一面小旗就出现在手中,她张开檀口,一口精血吐了出来,沾染得小旗子都是!要知道,这可是八卦境修士的精血,血水染红小旗,那旗子竟迎风招展,顷刻间狂风吹起,簪子竞相摧毁,没有一根扎中她!

    熬凤迟面露惨然,不过仍不打算放弃救项蓝,他拿出了一把剪刀,把自己最粗壮的第七条尾巴抱在了手中,随后一咬牙,将最前方的那撮雪毛剪去,随后抛向了天空,念起了咒语!

    天空中,羽毛顿时迎风飘荡,而熬凤迟那白玉一样的手往前方一抹,顿时,白色的雾气下,一只只小狐狸从羽毛中幻化而出,挤得周围到处都是,叽叽喳喳的往的左清玄扑去!

    熬凤迟淡淡一笑,看向了项蓝:“项道友,留着青山在,哪怕没柴烧,如今不走,更待何时?”

    “敖道友,大恩不言谢!”项蓝立马转身逃离,速度飞快!

    “是不是觉得我雷霆海的八卦镜都是废物?你们掌门都不敢小看我左清玄,你们却认为自己能逃?何其可悲。”左清玄嘴角没有任何变化,那淡如烟的感觉,让人觉得冷入骨髓!

    旗子瞬间变大,轰一下就烧开了所有的狐狸,随后剑光一闪,立马朝着熬凤迟扎去!

    项蓝一见这情形,苦笑一声,去而复返,这个时候,他魂体顿然黑光大放:“敖道友,虽然是盟友,但终究自己的命重要些,所以你不用做到如此地步,若是你觉得亏欠我,就助我师侄逃离好了,哦,还有,我师妹和我情投意合,替我转告她一声,我与她若有来生,仍愿与她双宿双飞。”

    “项道友!请……”熬凤迟还没说完,项蓝就怒吼着冲向了左清玄,随后,轰隆一声!巨大的爆炸后,把祖师爷家附近的地面全都夷成了平地!

    周围全是黄色的烟雾,不知道左清玄还有没有活着,会不会给爆炸炸成碎片,而熬凤迟有没有逃离?

    我心中堵得慌,一朝成仙,居然得此后果,真不知道是福是祸?是好是坏?如果在人间双宿双飞活百岁,不好么?

    奔入了引凤镇的大街小巷,何奈天重重叹了口气,眼角含泪却没有落下:“项蓝师叔……陨落了,我早知道他会引爆自己的魂体……”

    “唉,项前辈还有个师妹,我们……唉!”敖凤霞对感情之事可谓敏感,连叹两声,整理了下情绪才道:“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一次出来,项前辈居然陨落了,回去我们可怎么交代?”

    “逆天修行,不进则退,不飞升就是陨落,照实说好了,我们还是先考虑现在怎么办好了,项师叔给我们争取了时间,傲前辈一定会避祸成功。”何奈天不愧是**境的镇山仙,精神的强大远超常人。

    “不错,那接下来我们去哪?先找其他前辈?”敖凤霞问道,她其实担心自己兄长熬凤迟。

    “师叔,那金仙棺的棺材板最后落到了谁手里?我们难道不去看看?这是重振山门的重器,不可落入敌手。”我虽然心情因刚才的遭遇反复,但还是把事情说回了原来的轴心,这个事情理所应当是最重要的。

    “不说我还忘了,那棺材板后面还争抢了一番,不过一个雷霆海老怪忽然就来了,把棺材板抢到手后,给了长孙德,勒令让其送回雷霆海,长孙德因此脱离了战场,志得意满而归!”说起这事,何奈天咬牙切齿,这老对手居然拿到了棺材板,往后凭借药物和棺材板,势必掌握一界小气运,复兴山门指日可待了。

    “想不到我们如此命运多舛,对了,夏道友,你那几十斤的凤金石呢?”熬凤霞听到凤金石,立即问道。

    “已经让送丧鬼背回了天一道,这件事从破阵后我就烧符传令了。”我解释道,让个送丧鬼送东西,就是驱鬼推磨,在以前我就用的熟练了,现在也不例外。

    “那就好,也不是败得太惨。”敖凤霞笑道,但忽然看到何奈天的愁眉不展,她当即起了:“怎么了?难道何道友不高兴?”

    何奈天晃过神来,说:“不是……我忽然想起,刚才可还有一个七星境……好像叫做马兴旺的,此人虽然受伤,但也不可小觑,我们躲在这里商量,恐怕也是不妥,还是抓紧时间离开吧,眼下雷霆海倾巢而出,我们只有和长辈们汇聚,再将事情原原本本说出才行,比如夏师侄外婆,也就是我师母之事,必须要禀报山外山的前辈清楚,不能让那祖老怪轻松如意了。”

    “不错,一定要联系到他们,话说现在北边我们肯定不能去了,之前大黑猫刨出了个大坑,把镇民都埋下面去了,现在真不知道什么情况,黑猫不见了,连镇长他们都不见了。”敖凤霞若有所思,随后道:“我们仙山瑶池在西边,你们山外山大部队从南部来,应该也差不多和我们汇合了,要不我们先去西边怎样?何道友?”

    “嗯,走吧,先去找大部队,师侄,你现在有什么打算?”何奈天问我。

    “我想去北边秘境找外婆,不过老怪现在都在那边,外婆的气息却没有出现,师叔有什么建议?”我问起来。

    “跟我们先走,不然容易出事。”何奈天拍了拍我的肩膀,不由分说站起来,准备离开。

    但刚起来要运转仙力,然后往西边去的时候,仙力也同时探测到了周边的环境,何奈天脸色沮丧,说道:“不好,我们……好像给几个老怪包围了……”

    我和敖凤霞愣在了当场。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