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0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七十章:洗髓
    把仙力放出,大家同样探测到了不少于四个七星境的修士围困住了我们,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是,左清玄没有来,不知道是不是追逐熬凤迟去了!

    “出来吧,三个小辈。让大家看看到底是哪家的孩子。”一个冷静的声音从外围那传来,我仙力加身,逍遥行往天空一动,整个人身轻如燕的上了屋顶!

    整个引凤镇依旧黑漆漆的,处于类似夜晚的阴间状态,我扫了周围四个七星境,面色为之一变,一个尸仙,身穿红色蟒袍,面容清秀,双目如渊,是这群七星境中修为第一人,也是刚才说话的那位。

    “你身上有一股融不进这片天地的气息……你是气运之子吧?”那尸仙淡淡的说道,随后看向了其他三位。

    “小老鼠躲在这里。害的我一阵的好找,那个是夏一天,气运之子,还有两个,一个是昆仑山的镇山仙何奈天,一个是仙山的镇山仙敖凤霞,哼。”说话的人脸色不大好看,可见刚才受伤不轻,自然是马兴旺此人,他隶属雷霆海,七星境的剑修。

    还有两位,居然是鬼修,一个是身披红袍的老者,不断的咳嗽,低着头一声不吭。亚他厅才。

    另一个是年轻人,手中拿着一对龙凤对剑。目光倨傲的看着我,随后移向了跃上房顶的敖凤霞和何奈天。

    “几位前辈,难道也相信气运转移之说?”我皱了皱眉,周围四个可都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现在山外山和仙山瑶池除了刚才先头部队,都还没动静,显然是在等待时机。

    “呵呵,当然相信,不过我们更相信自己,小子,现在都落入我们手中了,还问这奇怪的问题,你可知道,我们七星境有的是办法治你?”龙凤双剑的年轻鬼修抬头看向了我。

    “秦道友。这三位我还需要问点事情,威胁的事情,我们还是不做为好。你觉得呢?”那尸仙远比其他人要客气得多,说话也是慢条斯理的,并没有多少敌意在里面,得到大家的点头后,他笑道:“夏小友,本王是帝仙宫的贤王,我有一事问你,不知道我的食髓蛆王。是不是在你那儿呀?”

    “原来是贤王,久闻大名,是在我这……不过不小心给放飞了,现在不知道飞哪去了。”我笑了笑,说出了连我都不信的话,想不到这位居然就是贤王,这贤王来头不小,七星境里怕他是最强的了,要不然也不能统领其他七星境。

    “小老鼠!不要信口雌黄!”马兴旺杀气腾腾,之前同伴的死也让他现在脾气不大好。

    “嘿嘿,实话实说,不过这东西倒是厉害,吃了不少你们帝仙宫的尸仙,啧啧,早知道不放飞那么快了。”我袖子里捏着缩地符,已经念罢了咒语,后退一步,准备随时扯上何奈天和敖凤霞就飞走。

    “呵呵……倒也有趣,罢了,丢了我也不打算找回来了,那周文萱的那口毒云柜呢?也在你那么?”贤王再次问起来。

    “这种不入流的宝物我拿来干什么?早就给只猫踩扁了,什么渣渣都没剩下。”我冷笑起来,大黑猫也是厉害,当时周文萱作死杀死了二狗,给大黑猫一巴掌就打灭了,至于毒云柜,早就给我打劫去了,只不过我肯定不会还,那也是帝仙宫的宝物之一,连七星境都问起来了,肯定很厉害,以后是要给苗小狸用来养蛊虫的。

    “也好,既然夏小友打算撇得一干二净,本王也就不问这些了,只想问问你,如果本王有办法让你将气运转嫁出来,你可愿意转嫁出来?毕竟我在帝仙宫的时候,就听闻过你的事情,知道你因为祖龙气运的事情,遇到了许多不公平,不平等的待遇,还有许多至交好友因此而死,对不对?所以若是我能够找出让你转嫁气运的办法,你也应该愿意尝试吧?”贤王平静之极的说道,这种平静,似乎来源于对自己的自信,相信他平日里没少忽悠人。

    “这……我当然愿意,不知道贤王有什么办法?”我当即和他攀谈起来,实际上我确实给祖龙折腾够呛,际遇也和霉运齐飞,但如果要用同伴的生命去换,我恐怕会将祖龙放出来,并且隐居深山也罢,毕竟无论如何至少大家不再受伤了,那未尝不是个办法。

    贤王一听,两只手都缩进了蟒袍袖子里,笑道:“果然和我猜得不错,我的情报也准确无误,作为朋友,你确实很值得深交,这么吧,我这里有一瓶洗魂髓的圣水,只要将此物服下,不该寄存在你灵魂深处的一些魑魅魍魉都会跑出来,让你恢复自由之身,不再受到这些祸乱之源的纷扰,夏小友,你看如何?”

    我听罢,脸色微微一变,竟然有洗魂髓的圣水?听这贤王的意思,不是除了祖龙,连媳妇怕都能洗了?到底有没有那么神奇?

    “真有这么神奇?”我皱眉问道。

    贤王根本没有要藏着掖着,很快从袖子中拿出了一瓶宝蓝色的蓝宝石瓶子,在我面前晃了晃,这里面的液体粘稠之极,蓝汪汪的跟鸡尾酒差不多,我一时也不知道真假,就说道:“贤王真愿意把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我?那祖龙气运被此药逼出来后,会有什么事发生?”

    “用此圣物洗髓后,自身纯度已经不会让祖龙再选择你,为了另择其主,它当然会立即离开。”贤王伸出手,那瓶圣水缓缓的移动向我。

    我却不敢立即去接,毕竟外面是否有毒也说不好,就让胭儿在半中途接住,拔出塞子嗅了嗅,然后尝试要舔一下,结果贤王皱了皱眉:“此物珍贵异常,少一分效果就弱一分,请勿胡乱尝试,否则祖龙气运绝不会清除干净的。”

    胭儿盖起了盖子,对我点头,说明是无毒的,我立马用袖子包住,然后看都不看就塞入了运动外套的口袋里:“多谢了,不过我现在还不打算吃这东西,贤王,帝仙宫对我蛮好的,老是送宝物给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报答呢。”

    “你……夏小友,你还是乖乖喝进去吧,祖龙气运你镇不住,老夫也不愿意和你多说,我们四人早就说好了,让你现在就放祖龙出来,也不愿意逼你,这才给你服圣药,不过你若是不知进退,那本老祖可就不客气了!”那大红衣服的男鬼修阴沉着说道,这脸色一阵青一阵绿,表情已经很不友好了。

    “呵呵,反正早晚都要给我,先让我带祖龙玩一会不行么?”我冷笑起来,不过贤王这时却笑了,说道:“夏小道友,这东西其实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让你抢走的,我一个咒语,依然能够把它招回来,所以你还是喝下去吧,免得本王也控制不住局面,到时候动起手来就糟糕了。”

    “嘿嘿,就知道你小子阴险狡诈,现在一看,更胜言传,臭小子,我先那你身后两个小辈练练手好了!”龙凤双剑的青年说罢,嗖一下就消失不见,随后出现在何奈天的身后!

    我想都不想,抓着何奈天和敖凤霞用缩地术飞出了十几里外!

    但十几里的距离对七星境而言并不是很远,这四个人中,那红袍者,居然也缩地了,顷刻就拉近了我,并且他身法非常快,瞬间又靠近我一步!

    我第一次见到有人也会缩地术,难免心中一慌,而这个时候,我口袋中忽然抖了一下,这让我脸色一白,中计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