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1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七十三章:本尊
    前面一里的地面全都坍塌了,灰白色的烟雾迷迷蒙蒙的看不清情况,我怔在当场,实在没想到黑瞳夏武的力量如此强大!

    但就在那烟雾中,一个身影忽然就窜了出来,快速的朝着北边突进。我一眼就看到了那破破烂烂蟒袍,这位自然就是贤王了!

    他现在两只手都不见了,只剩下身体和腿,刚才肯定是用手抵挡了夏武的攻击,胸前的一片恐怖裂痕就是佐证,不过失去了双手,并不阻碍一个尸类的活动,没有花费多少时间,贤王就以精魄重新凝聚出新的手臂,随后继续逃亡。

    黑龙咆哮一声,舞动黑色的身躯,继续朝着对方追去,大有不杀不罢休的气势。

    敌方逃亡后,我脱下了外套。连忙到了林疏影身前,蹲下来把衣服给她披上,并且取出了一枚龙魂仙草,让她服食:“这是疗伤药,你赶紧吃下吧,不过断骨的地方,还要好好扳动下,让我来行么?”

    “嗯,多谢夏道友帮忙……”林疏影此时早就痛得额上都是冷汗,看着给踩断后垂下来的手臂,两眼红红的,或许也没受过这样的委屈吧。

    我伸出手,帮她摆正了手臂的位置后,引气息探入她的身体,检查经络和骨骼的位置后,方才让她服下了草药。开始恢复断骨之伤。

    “这么简单的事情,还得弄半天,故意摸小姑娘的手吧?”夏武抱着手看我,揶揄的笑道。

    我脸上尴尬,但决定不理会他,这夏武打从给放出来后,就对我好像没多大的威胁,他爱笑就笑去好了。

    “好了。”好一会,我才放开了手,而林疏影也回复了身体。

    黑龙追贤王后回来了,但鼻子一直皱着,可能不大高兴。

    “这尸类秘术极多,连续几次都没能将他杀死,只是打飞了半个身体。一段时间怕是难恢复过来。”黑龙解释道。

    “你越来越没用了,从之前几场战斗我就看出来了,而现在这位继任者。虽然继承了我大部分的魂,可也跟你半斤八两,真为你们操碎了心。”夏武傲然的说道。

    “你懂什么?你不过是怨念修成的残魂,难道你认为你还有未来?只要再过一段时间,他就能超过你。”黑龙暗讽道。

    “呵呵,拭目以待。”夏武并没有生气,只是嗤之以鼻。

    看来这夏武虽然是恶念多于善念,但终归还是当年那反叛军的皇帝。不至于疯狂和霸道的只知道以强弱论英雄。

    我没理会黑龙和夏武的口角,转而看向恢复过来的林疏影,说:“林姑娘,我记得你不是跟大家一起往北地去了么?又跑回来做什么?凤金石也分了你一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提升修为要紧吧?”

    林疏影苦笑一声:“大家已经转入了地下,唯独你没有到,所以有修为在身的,都跑出来找你了,也希望能够把你带回去,来找你也是我请缨的,毕竟之前你也救过我,我不能见你有难而独自逃亡,然后看到爆炸声我就过来这里了……况且……况且在引凤镇的时候,你也对我多番照顾,我做不了农活,吃的你都没落下我……”

    林疏影倒是有情有义,我不好责怪她莽撞跑这来,就说道:“大家都是朋友,我在引凤镇帮你也是应该,倒是现在你来救我,差点受辱,我良心难安。”

    “也……也没有吧,修炼之人,这些苦难算得了什么?”林疏影紧了紧我替她披上的衣服,然后背过身脱下,再好好的穿起来,然后拉上了拉链,低声说道:“夏道友,多谢你,要不是……”

    “别谢来谢去,既然是知道那边的消息,想来赢珮也该在那边吧?还不速速带我们前去?难道还等着祖星海来么?”夏武冷道。

    “好……的,前辈。”林疏影吓了一跳,脸上苍白的带路,结果她吃了抑仙丸,失去了仙力,我只能召唤了仙棺疾行,带着她坐上去。

    有夏武在,这么大摇大摆的也不至于出问题。

    “一天,现在大家又再次给困在了引凤镇里了,刚才外围那阵破的时候,你可没看到,几十个不知躲了多少年的老怪物都冒出来了,啧啧啧,那场面壮观得很,祖星海的凝聚力可不小呀。”黑龙巨大的身躯在仙棺疾行上游动,姿势霸道却不失优雅,而夏武站在了它身上,如同帝王一般,更是霸气十足。

    “那天空怎么没黑下来?”我看向天空,这不是金仙阵该有的气势,本来应该伸手不见五指才对。

    夏武看我冒出疑问,顿时讥讽道。“大阵在恢复,你当给祖龙剑劈一剑能马上就好的?况且漏了这么多杂质进来,当然一派的浑浊不堪。”

    我很是震惊,看来金仙阵还是很厉害的,怪不得外婆要让我们从地底下逃走了,我不在,大家也不好丢下我。

    “那祖星海也去了北边怎么办?”我又皱起了眉,祖星海带了祖龙剑来,这已经是肯定下的事情了,而且是以神游天外的形势,我有些害怕外婆能不能抵御对方。

    “能怎么办,如果见到他,我顶多帮你们挡一下,毕竟留你们还有点用。”夏武嘿嘿的笑起来。

    我看着他霸气无双的神情,果然像是见到当时在青天鼎的那位,不过这个夏武却更加的傲气,而且多了一分黑暗的气息。

    “夏武,祖星海你对付不了,还是趁早放弃你那傲气,和本尊融合吧。”黑龙提醒道。

    “呵呵……本尊?看来你是忘记了,到底谁才是你的主人!谁才是本体!就他那点力量,我还看不上!”夏武冷冷的发笑,随后想到什么,又道:“不用在拿这来说事,当年一分为二时,没有人是本体了,或者说我们都是本体,而我继承魂识,现如今也已经是八卦境了,他不过区区三才,谁是本体已经一目了然了,为何你这小蛇还妄想着他才是本体?”

    “虚妄之谈,我也懒得与你再争。”黑龙低沉的说道,就再也的不说话了。亚讨女扛。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忽然右手边不远处,一阵剧烈的爆炸传来,我朝着那边看去,一个白衣的女子正在操持一枚飞剑,快速攻击着前方的敌人!

    我脸色一沉,立马说道:“小黑,我想让你救一个人!”

    “哦?但说无妨好了,你帮我这么多,我总要帮回你的。”黑龙来了兴趣,它好奇心很重,当时就因为这个引来了祖龙,要不是它作死,我也不会从那时候起就倒霉成这样。

    “我想让你缠住那边的白衣女子,然后救下给她攻击的俩个七星境妖修!”我指向了前面正在负伤逃亡的妖修,想让黑龙帮忙。

    这两个妖修都是七星境的,一个正是当时为了救我们,引走了左清玄的熬凤迟,而另一个女妖修不知道姓名,但看她帮助熬凤迟时不惜生命的态势,恐怕两位关系绝不简单。

    “哼,什么鬼玩意,我刚才早就看到了,什么叫小黑帮忙,你想把我拉下水就说,绕这么多弯弯道道做什么?你小子油腔滑调,智计百出,想要借我卖个人情真以为我不知道?早前我是看多了。”夏武冷哼一声,一副坚决不帮忙的样子。

    我也不想多言,这夏武和以前的夏武不一样,固执己见,那是因为怕再次受害,受到背叛。

    黑龙和我一样的心思想法,或许就是本来不想帮忙的,看到夏武这样,它也跑去出手了,因此我们俩一起飞了过去,气得夏武上下不是。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