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1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七十四章:狐心
    我用逍遥行跟着黑龙,往左清玄那边飞去,他们三个人互相追逐,速度快得离谱,我们追过去竟还给拉出了一段距离。

    仙棺疾行远远的跟在我们后面,而林疏影解除了抑仙丸后。正在稳步恢复修为,如今金仙阵就算重新锁上,仙气也没有断掉,甚至还如同井喷一样浓郁得吓人,我猜想很可能是外婆夺取了金仙棺后,这金仙棺不再吸收仙气所致。

    大家如沐浴在天上仙境,修为或多或少就有冲击巅峰的势头,而我的三才境在先前就已经开始胎动,近乎冲击到四象境的势头,四象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代表四方,四个季节气象变化,亦是从两仪衍生出来的太阳、少阴、少阳、太阴四个属性,我在金仙阵中所经历的无过于四象。因此身体因回归本源感应四种变化,再次接触仙气时,自然而然就有了晋级的源头。

    夏武悠哉的飞在我们更远的地方,完全没有帮忙的样子,我和黑龙只能速度更是加快。

    “左前辈。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仙山瑶池也不是好欺负的地方,我们俩若是给你杀死,我师父常空羽岂会不去寻仇?到时候难道真要闹得不可开交?”熬凤迟不卑不吭的说道,他现在身上带上,背后的七条尾巴只剩下五条,身上血淋淋的,现在已经不具备继续大战的力量。

    “前辈放我和师兄离开,我们必然感恩图报,他日若前辈有差遣,我们也不会无动于衷!”他身旁的女子颇为标志,一身的粉色衣服,武器是一对明月轮,不停的飞出后在黑暗中回旋攻击。也正是她的缘故才让熬凤迟没这么容易给左清玄抓住。

    左清玄冰霜一样的脸色只剩下愤怒,她身上的衣服有些脏,袖子和腰间的位置干脆露了出来,淡淡血丝可见是新生的皮肤,这程度的自我恢复,对于一个药物准备充分的八卦境大修士而言并不难,看来之前给项蓝自爆炸得颇为狼狈。

    “你们妖修言之凿凿,背地里也不知道怎样,我还是将你们杀死才觉得安心!乖乖受死就是!”左清玄表情冷清,行为和表情简直就是北极仙修的典范,就跟冰雪美人一样,没有丝毫的感情。

    “熬前辈!到我们这来!”我在后面用密语传音说道。

    结果传音完我就后悔了。这左清玄竟能捕捉到细微的力量传递,回过头时目光一凝,那纯白的飞剑噌的一下就飞向了我!

    我只看到眼前一花,那剑丸飞剑就看不见了,而黑龙咆哮一声,一口黑黝黝的球体立马喷向了我。那巨大的圆球瞬间就跟牛皮糖一样裹住了飞剑,朝着外围滚去!这一路的房子给砰到的全都跟坦克压过一样塌陷了。

    “哼,居然是一头上界逃下的来的黑龙。”左清玄两指并拢的指向了自己的飞剑,念了两句咒语后一收,飞剑轻易给她拔出来,随后反攻黑龙!

    嘭!

    黑龙连腾挪都没腾挪开,就给飞剑砍掉了尾巴,痛得它嗷嗷乱叫,冲向左清玄!

    巨大的尾巴给砍掉后嘭一下掉到了地上,直接雾化了,而黑龙的断尾再次生成,然后一口咬向左清玄。

    左清玄摸出一张银符,念了一句咒语,随后银符立刻幻化出一把光剑,她猛然间往黑龙身上一扫,嗡的一声,黑龙立刻给逼退逃开!

    看来正面迎敌时,八卦境的厉害程度远超我想象!

    我在旁边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是摸出了镇妖石,结果不拿出来还好,这一摸出来,左清玄凤目寒霜,道:“哼,镇妖石伴我多年,曾经是我得意的宝贝,昔年纵横**境无敌手,想不到如今旁落,这一代的镇山仙,真有悖我雷霆海教则!”亚节丰弟。

    嗡!

    那剑丸飞剑立马嗤幽幽矗立起来,随后直飞上天,躲入了黑暗中再也不见,我脸色发白,要说不见不可能,指不定什么时候扎下来了!

    果然,在后面看热闹的夏武也忍不住了,见我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顿然冷哼:“小子,你比我想象弱多了,就你那样,见一次八卦境都要死一次!”

    噌!

    媳妇这次刚扯衣角,就看到白光到了我面前,一时间我才发觉有些高估了自己,但此刻想要逃都难了,那剑直接到了我的眉心!

    这回连后续的想法都还没想出就感觉眉心一凉,随后哐当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整个人就给震飞了出去!

    一把黑剑横在了我刚才站立的位置,而夏武已经站在了那儿:“哪来的小女娃,这么嚣张。”

    我头上一阵的昏眩,只觉得两耳嗡嗡的乱响,显然要不是夏武看我实在抵挡不住出手,刚才一剑就取了我的脑袋,这左清玄果然厉害无比。

    “借体还魂?不对,气息竟然一样,好妖孽,吃左某一剑!”左清玄怒叱一声,两指一点,快速把飞剑放出,这剑丸飞剑如开闸放开的怒龙,顿时狂奔出去!

    夏武嗖一下就迎向了左清玄的飞剑,剑柄就这么砸了过去,嘭的一声直接弹飞了飞剑,随后继续突进,但剑丸岂有这么容易对付,连续跟穿针引线一样来回穿透,以攻击止住了夏武的进攻,夏武的愤怒可想而知,这左清玄也够厉害的,居然能和他打到这程度。

    熬凤迟带着那女修看到我带了救兵过来,连忙过来道谢。

    “多亏了你们,要不是这样,我们两个怕就撑不过一时了,我们现在立刻去往西门那边,你们去不去?我们家的老祖也在那儿坐镇。”熬凤迟干脆的建议道。

    “我还要去找我外婆和同伴,两位前辈先走吧,敖凤霞前辈已经去往了那边。”我提醒道。

    “嗯,也好,那这里……”熬凤迟还是有些不大好意思。

    “两位前辈都有伤在身,留在这里反而……”时间紧迫,我也懒得说些客气话了。

    “唉,也是,那就替我多谢这位前辈高人了,我们这就先走一步,再见!”熬凤迟感谢我和一旁的黑龙,然后带着自己的女伴逃亡了西边。

    结果还没出去几步,忽然一个身穿猩红寿衣的鬼就凭空出现在了熬凤迟和女伴的身后,这鬼修双目翻白,老态龙钟,有股可怕死气!是我平生仅见!

    心下冰寒的我却发现熬凤迟和他的女伴竟没有察觉似的,我连忙叫道:“身后有鬼!快逃!”

    “什么?”熬凤迟惊悚的回过头,但下一刻寿衣老鬼嗖一下就到了熬凤迟的身前,一掌就拍向了他!

    那一掌看似普通,实际蕴含的能量何其恐怖,轰的一声响,熬凤迟和女伴直接就给打飞了!

    巨大的能量之下,熬凤迟双目如沥过血,浑身上下没有哪处不伤,而他那位女伴也同样的全身上下没有一片好肉,伤势之重怕不是掉修为这么轻松的。

    那鬼修就跟僵尸一样直挺挺的飞向了俩妖修,白颜色的双目从熬凤迟和女妖修的身前扫过!

    “不……不要……”女妖修毕竟比熬凤迟伤势轻些,站起来后走向了熬凤迟。

    但熬凤迟见到这一幕,面色惨白道:“二月,别过来救我,快走!”

    那鬼修完全没有一丝怜悯,嗡的一声,那女妖修头颅就掉在了地上,身体直挺挺的站在那喷着鲜血,一个眨眼的时间后才往后倒下,随后雾蒙蒙的黄光后,一只黄色狐狸的身体代替了那女妖修,妖修是灵肉相溶的生灵,区别于人,所以身死则魂散。

    “二月!”熬凤迟惨嚎一声,随后獠牙一瞬间就爆了出来,两只眼睛赤红得跟血炼珠子一样,他扑向了那鬼修,爆发出十足骇人的力量!

    这是妖修独有的妖化法门,施展之时已经是豁出性命了,可见那叫二月的女狐仙对他多么的重要!

    可修为的差距始终不是靠怒意就能够拟补的,轰的一声巨响,熬凤迟的心脏就那鬼修轻易的取了出来:“七尾白狐之心,我收下了,你如今应该不会马上死,倒是可以去跟长辈问候一声……老夫厉华文,自深海而来,要复仇,可尽起你们仙山瑶池一门。”

    熬凤迟瞳孔扩散,死期将之,这个时候他想着的,恐怕只有通知自己的长辈报仇而已,对方实在太强了,强的离谱,他不怕死,但自己女伴的命呢?总不能白白就这么死了。

    怒吼和惨叫之后,熬凤迟化作白光冲向西边,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支撑到自己长辈的身边。

    生离死别刺痛了夏武的本心,他愤怒的一剑劈开了左清玄,低头的冷笑起来:“呵……呵呵呵……好……世间之痛,莫过妻死子死,我便经历过一回,所以最不愿见到的,就是这一幕,厉华文,什么狗屁的深海鬼族?很厉害么?不用什么仙山瑶池了!我夏武这就让你魂归西天!”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