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1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七十七章:发簪
    果然,刚走出去一段路,立即就有妖修从西面飞来,速度快得离谱,而领头之人年月四十左右,眉毛却已经花白。头发也覆盖大半银霜,妖修都有秘术保持自己的样貌不变,但骨龄和寿元却是没法子了。

    “前面的八卦境道友是何人?是那一方的客卿?怎么胡某未曾见过?”那男子脸色沉着,只问了隶属阵营,却没有说起熬凤迟的事情。

    八卦境的胡姓男子方才停下,后面又有许多的妖修朝着这里飞来,速度之快也是让人惊讶,更有两个连问都未问,直接拿出了宝物=意图攻击,但很快给领头男子拦下。

    “前辈,我是天一道的掌门夏一天,这位八卦境的前辈是我大哥夏瑞泽,而这位则是我师妹林疏影。”我介绍完,然后将七尾白狐心的包裹打开了下。大家看到后还没反映过来我就丢了过去:“敖前辈的心脏我们已经从深海鬼族手里夺回来了,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救敖前辈。”

    “心脏?好,事不宜迟,我已经用秘法封住了他的心脉,趁着脉络心肺没有败坏。或可薄性命。”那中年人说罢,立刻把心脏转交给了身边一个七星境的修士,那修士速度飞快的往回赶!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一行人背后也跟着出现了许多的修士,这些修士最低都有七星境,数量十分多。

    “天一道,如果情报没错的话,应该是南方第一大派吧?对于一个新晋仙门来说,发展如此迅速,也是难能可贵,我是胡正逢,仙山瑶池之主,熬凤迟是我表弟,而敖凤霞则是我表妹。凤霞前些日子去了天一道,想来你们是很熟悉了。”胡正逢说话四平八稳,确实有一个仙门领袖该有的气魄。

    “原来是胡前辈,久闻大名,一时却没有认出来,敖前辈之前对我照顾有加,是我天一道的好友。”我连忙恭敬说道,而这个时候,一群七星境和两个八卦境的修士已经到了战场附近,并且冷着脸看我们交谈。

    “嗯,好呀,夏小友既然是凤霞的好友。又帮凤迟夺回了心脏,那就和我们有过命交情了,这位夏瑞泽夏道友,也一并到我们这里来吧,眼下雷霆海、深海渊,帝仙宫。炼狱的一些对头已经来了,我们总要结成一线的。”

    “嘿嘿,好。”夏武笑嘻嘻的点头,然后跟我一起到了妖修的阵营中,眼下的北极仙门雷霆海那方势力来了个八卦境的左清玄,两个七星境的女修士,三女一身的白道袍,典型的雷霆海打扮。

    而深海鬼族的深海渊那边也来了一个八卦境,身后大致有三个七星境的跟在后边,衣服各异,不伦不类。

    鬼仙门那边的炼狱也来人了,一个八卦境的鬼修,带着俩个七星境的修士,他们或是身穿宽厚的长袍,或是铠甲,不一而同。亚边团才。

    尸仙门的帝仙宫也来人了,八卦境的尸修一个,后面是两个七星境的修士,其中一个我已经很熟悉了,那是贤王,这时他瞪着我,目露不善。

    “左清玄,龙靖,许辰风,阴梦离,想不到四位都来了,怎么?这次如此心齐,难道是想要一举吃掉我们仙山瑶池么?”胡正逢冷冷的说道。

    “呵呵,吃掉肯定要吃掉的,但怎么吃才能吃出花样来,这点我们四家正在讨论得烦躁呢,胡正逢,要不干脆你们妖仙门成为我深海的下辖门派,每年进贡也不需要太多,给一半你们矿脉收入就行,你们看怎样?”深海渊那边势力应该最大,毕竟人数多。

    “许辰风,你们深海鬼族皆未开化,而我们妖修数万年来,却从未低头于任何种类,你让我们进贡每年收入一半?是不是想得太美了?”胡正逢脸色阴暗。

    “我们两方所处地理位置皆在深海,只是一个底下,一个上面而已,既然不愿意并入我们,那可没办法了,雷霆海、帝仙宫、炼狱这些,想必你更看不上吧?胡道友?”许辰风鹰钩鼻,细眉眼,短头发,虽然是鬼修,但打扮却是时髦,见胡正逢听罢有些不屑,他又说道:“胡正逢,你冷哼做什么?你自己想想不是吗?以前还有妖龙前辈坐镇,但自二三十年前他飞升后,你们妖修里就没出过九阳境的了,不是么?今非昔比呀,总要放下身价的,要不然这次不小心给灭了可怎么办啊?”

    “积点口德吧,许辰风,你们深海鬼族难道又有九阳境坐镇?不过八卦境修士有四位而已。”胡正逢怒道。

    “何前辈,如果身份没有错,他们深海鬼修应该只有三位八卦境修士,毕竟刚才一个叫做厉华文的八卦境鬼修自称深海鬼修,已经给我们联手打残了。”我在旁边嘀咕起来。

    “哦?哈哈哈!好!天助我也!”胡正逢看我不似说谎,又见许辰风面色难看,当即知道只有真没有假,况且还有个夏武在,造成这结果也不算奇怪。

    “行了吧?我的忍耐有限,许辰风,就让你说到这吧,我取这八尾妖狐之心,你应该没意见吧?听说这心脏有大用不是?”一个身穿锈铁铠甲,手中拿着把青铜剑的尸修站了出来。

    “龙道友,也不需要这么着急,等山外山来了再说,说好的要扫扫一片,就不知道山外山这次来的是李秀芝还是段飞一,或者直接是上官琼?”

    “我觉得应该是段飞一,这家伙最弱,派来当前锋最适合,嘿嘿……”一旁的女鬼阴梦离阴恻恻的说道。

    “李秀芝不错,她手上的飞剑和我有一拼之力。”左清玄清淡的说道。

    似乎是难得开口还是怎么的,另外三个八卦境似乎少见多怪,全都看着左清玄,看来应该是左清玄唯一要说的话了。

    胡正逢脸色铁青,现在不斗法,却等到山外山援军来再斗,这四个八卦境也着实小看了自己,不过现在敌强我弱,他也不好先挑起战争。

    果然,不出一会儿,一个身穿黑色道袍的八卦境女修士姗姗来迟,她秀眉飘逸,瞳孔清明,看起来顶多三十多岁的样子。

    而身后还跟着三个七星境和两个**境修士,**境里竟是我认识的人,有何奈天和敖凤霞。

    “夏师侄!总算是见到你了,还好没事!”何奈天赶紧过来拉我的手,见我没事,心情大好。

    之前我为了救他们,引贤王他们来抓我,这趟过来,却是带了救兵的,而敖凤霞一看到胡正逢,顿时委屈之极:“表哥!我都让人追杀避难到了山外山了,你怎么还跑这来了!”

    “凤霞!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你哥哥给深海鬼族的剖了心,重伤未愈,眼下强敌当前,你还是先回营地照顾你哥哥吧。”胡正逢似乎见了敖凤霞后感到无比头痛的样子。

    “啊?给剖心了?”敖凤霞惊怒交加,然后问道:“二月嫂嫂呢?之前半道上我看到她了!她说去救哥哥,大哥回了营地,那她没事吧?”

    “二月……唉,你嫂子陨落了……我们就是来给她报仇的。”胡正逢叹了口气,双目中的愤恨到了极致。

    敖凤霞顿时噎住了,两行眼泪嗖嗖的落下来,胡正逢只能是摇头摇头不已。

    “来报仇的?胡正逢,你该不会是以为区区你们这些人,就能够有所作为吧?而且我们可不知道谁杀死了你们门中的成员,嘿嘿,只知道我们大家都稀里糊涂的死了好几个七星境的门下,这笔帐又算到谁头上?”许辰风怒而反笑,看向了其他几位,这几位都抱以了点头。

    我皱了皱眉,心道要开始了。

    果然,左清玄瞬间就出手了,剑丸飞剑如同子弹一样,嘭一下就乍现而出,往李秀芝那边飞去!

    “呵呵,左清玄,干嘛那么着急,为何不跟上次那样,等我消灭完旁边的喽啰再出手?”李秀芝笑吟吟的说道,俏指往头上的发簪处一摸,随后手跟着甩出,一枚黑光顿然奔雷似的追上了左清玄控制的白光!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