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2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八十八章:婚事
    追逐战很快就开始了,就算是暴风雪的来临,只要是不影响法力的发动,一群八卦境和残余下来的七星境修士就不会放过这机会,纷纷的发动自己的绝招,扫灭剩下的敌人。

    不过大家逃命本事都不小。一追一逐间,好些就逃跑了。

    大神之间打架,我没法子参与进去,只能过去问祖师爷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也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只觉得自己入尸身化九阳境后,立即有风雪缠上来,而一股恐怖的力量仿佛顷刻就会压下来,对我造成毁天灭地的打击,而且这种即将要灭亡的感觉很清晰,仿佛天上就有那么一双眼睛看着,啧,看来这宇宙之间还是有很多神秘未知力量的呀。”祖师爷看向天空,似乎在考虑什么事物。

    我连忙也跟着看向了天空,但哪里有什么东西。但祖星海和祖师爷都不是凡修,既然说了,那就肯定是有的,我看不见不代表没有。

    八卦境都去追敌了,这里七星境几乎全灭,留下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我和祖师爷站在原地,都有些心不在焉。

    外婆那边情况怎样?她也是九阳境的,真怕她也遭受这场风雪的影响c师爷好在是分神八卦,合体九阳,要不也是危险。

    “祖师爷,那现在怎么办?祖星海这一走,您猜他是去干什么了?难道我们就这么干等着?”我皱起了眉。

    “只能这样,现在你外婆还在准备中。她没出来就代表事情没有结束,但到底在等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仰仗她没有出来,我的任务也算圆满完成了,牵制住了祖星海第一回合,也好在这小辈忌惮我们这边还有一个九阳境,所以一直没有发挥全力,要不然真打起来,有祖龙剑的他可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江山辈有人才出,想不到这祖星海竟也颇为难缠。”祖师爷无奈笑道。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忽然白光一闪,随后轰隆一声。雨雪天里晴空霹雳,大阵又再次给打开了!亚丸反才。

    “他居然是要出去?”祖师爷皱眉沉吟,然后说道:“我要去北边一趟,至少要和你外婆商量看看到底这祖星海打什么主意。”

    “祖师爷,我也去。”我连忙说道。

    祖星海有祖龙剑,所以来去大阵自如,现在没准带了许多的仙修逃了,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

    祖师爷没有拒绝我跟去,直接往北边那飘行,我丢出了符纸,召唤了仙棺疾行跟在后面。

    不出一会儿,我们在半道上就遇到了林疏影和敖凤霞,两位正和一群**境修士结伴按照我之前的指路往北地逃离,我当即带上了他们,一同前往。

    因为没有刻意赶路,不一会夏武和赢珮、惜君都来了,另外胡正逢和上官琼也来了,这其中还跟上了好几个七星境和**境的残兵,打过招呼后,都是之前给打散的队伍,但所剩可谓寥寥,这一场大战,直接让俩仙门断层了。

    不过敌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死了十几位七星境,也同样断层了,这一战大家元气大伤,除非是极为致命的诱惑,要不然鬼还跟祖星海再闯一次金仙阵。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北地,那边依然雨雪封天似的,而地面聚集了一批人,都是**境左右的修士,可能因为无法进入下一层而徘徊在那里,有好几位正在商量什么。

    我扫了一眼,竟看到何奈天在那边,心中自然高兴,因为之前还以为他陨落了。

    “夏师侄!”何奈天飞过来迎接:“太好了,想不到大家都没事!”

    “我们是没事,可惜好些前辈都在刚才陨落了,唉。”我叹了口气,然后介绍起了祖师爷来。

    何奈天顿时是一阵的崇拜,大家寒暄几句,然后才进入了正题,那就是怎么进入这第二层的空间。

    “原先的镇民已经下去了,但我们后面来的,却再也进不去了,不知道是为何。”何奈天介绍起来,随后看向了赢珮:“可能镇长知道这事情,我也是刚来一段时间,大家都来的比我早,可也都只知道是这地方,却找不到进去的办法。”

    “道路已经堵死了,周瑛似乎有意如此。”夏武正儿八经的说道,我看了他一眼,他顿时瞪着我,似乎不想让我说话。

    我看了一眼赢珮,就明白了他不想我表现出好奇的原因了,他找回了自己的妻女,多少也缓解了暴躁的心态,现在正在恢复期,不好破坏形象。

    “那只能在这等着?”我有些担忧的问道。

    “先等等吧,现在大家都或多或少都有伤,还是不能冒进啊。”夏武说道,然后用几句古语和赢珮沟通起来。

    赢珮也简单说了几句,脸上微微有些淡红,显然内心有些波动的,毕竟眼前之人就是夏武。

    就在大家商量的时候,胡正逢和上官琼也都回来了,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伤在身,互相一打听和沟通后,都决定暂时以此地为阵营,摆下山河图,然后借此地仙气恢复一阵再说。

    山河图放出来后,道观、高山、河流再次出现,亦真亦幻,景色迷人,让饱经战火的我们都心中流淌暖意,好多修士自己选择了房间,就进入里面恢复法力了。

    夏武不知道怎么考虑的,终于打算放开了瑞泽哥,以鬼身出现在了赢珮的面前。

    他此时一身铠甲,英气逼人,之前的刻薄和戾气消失了,仿佛彻底换了一个人,看来英雄终于儿女情长,自己死过了一次,却能因为团聚而恢复了以往的本性。

    夏瑞泽昏迷在了雪地中,我把他抬入了道观里面休息,出来的时候,夏武和赢珮、惜君已经走在了道观的雪地上了。

    父母在,惜君乖了很多,偶尔虽然说几句话,但不时却回过头想要寻找什么,等她看到我后,极致艳美的双眸弯成了下弦月,似乎是内心高兴的。

    夏武似乎发现了我,有些不悦的叫道:“夏一天,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要问你。”

    我吃了一惊,你们夫妻孩子团圆,叫上我干什么,我看了一眼祖师爷,祖师爷呵呵一笑,也没吭声。

    不知几个意思的我只能是过去看看这夏武要说什么。

    夏武认真的看着我,态度已经一百八十度转弯了,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给瑞泽哥传染了,但无论他的态度怎样,接下来的话却让我当场几乎石化了:“我听说了,看来你是很了解我们的情况的,我们不过是一道魂识,因为主魂已经转世,我们即便再壮大,也是免不了因魂识消亡而消失,而我们一不在……惜君难免孤零,我也不和你多说什么,毕竟我曾经也不过是上界一位将军,承蒙天凤一族厚爱,这才娶了赢珮为妻,如今我想要相仿当年,将惜君内定为你的妻子,你可愿意娶她?”

    赢珮摸着惜君的头,把她拢入了怀中,两眼中的温柔,只有为人父母才拥有。

    惜君腻腻的把头埋入母亲,脸上的羞涩给母亲轻易的化解了,只是羞怯的看着我,希望我能够答应。

    我愣住了,但知道这事情不是说笑,只能说道:“夏前辈,请恕在下要拒绝了,毕竟我自己早已娶妻,怎么还能再答应您的要求,况且感情的事情……我其实更把惜君当成妹妹,也愿意保护她一世,直到她找到自己喜欢的人都行,但娶她……”

    “夏一天,我给你再回答一次,我不喜欢这答案。”夏武听罢,顿时冷冷的看着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