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2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八十九章:鸳鸯
    天空中呈现出诡异的铅灰色,乌云密布,细小的雨夹着鹅毛般的雪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落在道观的房子上,树上,仿佛满地的银装。

    一身黑衣的夏武和身穿淡色宫装的赢珮站在我的面前。气压的强大远比我想象的要强的多。

    原本当他不过是黑瞳,想不到今天却成了长辈,这让我一时无法带入其中,赢珮似乎看到我的犹豫,微笑的面对我,然后伸出手轻抚我肩膀,轻声的说着一些古语,我虽然听着生涩,但大致也能听出了其中的意思。

    一年来强化古语的学习效果还是不错的,但这些话我宁可听不懂。

    “怎么?不用和他太客气了,都同为妻室了还不行?惜君肯定是不能当妾的,就算放到哪里,她也必须是平妻。”夏武有些不满的说道。

    “感情的事情,总不好太过勉强。我看出他是喜欢惜君的,惜君也很是喜欢一天的……”赢珮经过一段时间和我的接触,面容上的冷意消去了许多,对我还是很好的。

    “喜欢就娶嘛,哪有那么多犹犹豫豫,我看平时他做事就没那么优柔寡断,今天怎么回事?夏一天,你是不是觉得你有你祖师爷在就肆无忌惮,以为可以始乱终弃了?”夏武两眼瞪大。很不满的样子,远处的黑龙感觉到夏武的怒意,在雪中抬起了硕大的脑袋,看到是我给训斥,顿时发出了低沉闷笑,很是可恶。

    那大黑猫也警觉的看着我。发出哧哧的低嚎,倒有些不高兴。

    “两位前辈的话我都明白。不过如今外婆也不在,我自己也是有妻子的人,总不能娶了一房妻子,再另开一房吧。”我苦笑的说道,现在媳妇还不大能接受惜君这孩子,总是带有点芥蒂的。

    我也从惜君小的时候开始带着她到处闯荡,现在让我突然把她当成平辈,甚至和她同处一室,共睡一塌,这该如何是好?亚丸投弟。

    惜君小嘴已经抿起来了,委屈的只想哭,七星境后。她性格中的尖厉棱角已经变得也没那么分明,渐渐的圆润了起来,从双瞳中的柔和就能看出来。

    “我们修炼之人,无需纠结这些世俗之间的事,遗留后代结晶,也不如人类那么困难,孩子生下来又不用你天天抱着,你为什么就不答应?啊?不行,我要找你祖师爷谈这事,告诉你,别说你外婆没来,就是来了也不抵事。”夏武看我还是没回答出他想要的答案,气得是吹鼻子瞪眼,过去就要找祖师爷。

    还没等夏武到道观那边,祖师爷所在的道观门就嘎吱一声开启了,别看他一身粗布麻衣,腰板子挺得却很直,满脸的张飞胡子,精神面貌非常的好。

    祖师爷手指在那自己盘算着什么,然后四处看天象,一会愁眉紧锁,一会又舒展开来,就仿佛一个怪老头。

    “陈玄机道友,我是上界夏武,有要事与你相商,你那第几世代的徒孙真不痛快,让他取我那如花似玉的女儿,他居然还犹犹豫豫,实在有失修炼之人的气节了!”夏武不开心的过去,和祖师爷打着招呼。

    “呵呵。”祖师爷拱手爽快的笑起来,他性格也算是大大咧咧的,对夏武这样的同道,当然有好感,当即说道:“我这徒孙有些古怪,脑子转得灵活,所以考虑事情嘛,兜兜转转,难免就比我这粗人要慢得多了,道友也不需要太过为他气结了。”

    “唉,你说的是,这小子啊,一点都不爽快,要不这样吧,这小子老说长辈来决定,玄机道友,要不你来替他做个决定吧,毕竟我以思念魂识体存在,最大的心愿也了了,一家团聚,现在只是小女的归宿尚未定下,我们俩离去,可走的不痛快。”夏武叹了口气,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惜君听罢,眼泪嗖嗖的掉落下来,夏武说的话意味着什么她知道,魂识不能存在世间,思念体更是逆天的存在,随时都会给天雷劈灭,而且主魂已经转世投胎,成了另一种存在,不具备以往认识,成了新的人,好比夏瑞泽还是夏瑞泽,郁小雪还是郁小雪,除非是接受夏武和赢珮的主魂知识,否则根本不知道以前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当然,就算是融合,夏武和赢珮这两位也不再存在了,以后的一切抉择,也只是夏瑞泽和郁小雪经过两人曾经的过往,然后再做的选择而已,已经不再是夏武和赢珮本人。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即便是同一件事,不同的人,都会以自己的想法去解决,所以倘若魂识融合而消失,惜君也不会去叫夏瑞泽和郁小雪父母,这就是结果。

    因此惜君伤心难过也就正常了,突然和父母团圆,却在不久后烟消云散,谁能不伤心?

    想到再过一段日子,自己再次陷入孤零零的状态,无人疼惜,无人爱护,惜君扑入自己母亲的怀中,嘤嘤哭起来。

    祖师爷也轻叹了一口气,说道:“魂识可继承却不可能存在,也是你们两位大能如斯厉害,换成我们这些下界的修士,恐怕无法做到这样的情况,无论是谁,魂识离体本该自散的,也罢,我也不是乱点鸳鸯谱之人,既然我是他的祖师爷,就替他们两算上一卦,然后再有他们决定,道友觉得如何?”

    “我不要妈妈消失!”惜君忽然凄凉的哭道。

    “孩子,魂识强大与否,确实和这位道友说的一样,与自己曾经修为有着必不可少的联系,就算关注多少仙气,也无法超脱魂识的最大力量,所以我们能够停留世间数百年,并非是没有损耗,而是有所保护方才能够停留到现在……但有些细微的事情,妈妈也还是记不得了,这就是魂识消失状况,而渐渐的,妈妈忘记的东西会越来越多,就算是你,妈妈有可能也会忘记……所以思前想后,我和你父亲已经决定了,倒不如趁着现在还记得这么多的事情融入主魂中,也算是给叫做夏瑞泽和郁小雪的晚辈留下希望的知识,无关他们为我们报仇与否,无关要去上界与否,都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助力,算是我们转生而给他们的力量,要不然时间再往后推移,我们即便融入主魂,就无法给他们带去有益的知识了,你明白么?”赢珮揽着女儿,轻抚她的秀发,声音柔弱而带着溺爱,就仿佛回到了湖心岛时。

    惜君哭着点点头,但仍然无法接受这件事。

    “听到了没,小子,我夏武不是开玩笑,相信你也不是什么冷血之人,到了这个时候,还无法接受么?”夏武有些恨铁不成钢。

    “我……”我并非无情之人,但面对婚事,实在抉择过于困难。

    “好了,我且说说两人的命运吧,就算天机不可泄露,但毕竟是我的后辈徒子徒孙,还是有必要拼一把老骨头的。”祖师爷挥手打住了我的话,说道:“他们两位的事情,其实很简单,无非是气运之间的交融、碰撞,而此股气运也远超我们想象的强,但即便气运再强,皆不过是气运,皆要应运而生,所以你们的故意,都无法让这气运停止了,好比祖龙,好比元凤,这些上古的东西,可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揣测的,周瑛第一次跟我说起,我就觉得无比的棘手,现在同样是如此,两位虽然有意在离去的时候为自己的女儿寻一桩好亲事,其实在我看来,大可不必如此,他们牵扯的东西,连我都看不清楚,相信你们一样吧?要不然岂会去强点鸳鸯呢?”

    “你是说,就算我们不让他们在一起,他们也会在一起的意思?”夏武顿然眼前一亮,随后仰天大笑,连说三个好。

    “既是天命相连,天道自然,何不随天道而行?”祖师爷笑了笑,说道这就不再言语,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惜君。

    夏武看向了自己的妻子,赢珮淡淡一笑,轻轻的点点头:“上界修炼,和下界完全不同,下界能到九阳境者,远比我们在上界的阅历和相对实力强大得许多,既然陈道友这么说,那便是这样吧。”

    大地银装素裹,雨雪斜斜的落下来,沾湿了惜君的发髻,她俏生生的站在那,袖子拭去泪花,听了祖师爷的开解后,她看着我破涕为笑,或许她也有了自己的目标。

    既然有缘,何须去强求?缘到自然来。

    “即使这样,那我们也就什么遗憾了,珮儿,我们也做好离开的准备吧。”夏武平静的说道。

    “嗯,等那孩子来吧,我感觉她已经很接近我了。”赢珮点点头,转身看向了天一城的方向。

    我心中顿然一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