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2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九十章:鳄鱼
    天一城和天一道难道有了什么大变化?为什么郁小雪会突然的接近大阵?不过这两天确实天雷不断,活阵的气息变动极大,有破阵的势头,大家难免都心中着急,天一道想来救我之心强烈,冒险过来也不难想象。

    不知道经历了这么长的时间。大家还好不好?

    “爸爸、妈妈……你们不要走好不好?一天办法那么多,他一定能够想到办法让你们留下来的。”惜君听罢自己父亲的话,仿佛从天堂坠下,心情再次掉落谷底。

    “我们本来就缺失了主魂,迟早要灭亡,天命是公平的,天象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天容不下我们的,从大阵泄漏了气息开始。”赢珮笑道。

    “嗯,我们的重逢,总会有人不高兴,况且这还有祖龙呢,加速天灾形成,对我都不算难事。何况是他?”夏武冷笑道,看向了天空,噌一声拔剑,怒道:“龙玄天!磨磨唧唧的跟个孩子似的,你妻子就在我身边!敢下来与我一战否!”亚司私号。

    轰隆!

    话音刚落,天空顿然一阵惊雷,那雷霆如同响应他的话语,轰然劈下,随后就源源不断的劈出了一条直线。恐怖万分!

    我嘴巴张大,脸色发白,当然是能够看出上面已经听到了夏武的话了,并且那叫做龙玄天的,怕也是愤怒之极。

    龙玄天,那就是金铠皇帝。给黑龙带了绿帽的恐怖上神!

    这夏武也足够霸气了,居然敢这么挑衅对方。

    天空的飘雪越来越密集。天象不断的变化,再过不久,天塌下来我都不奇怪了。

    “嘿嘿,看来还有一段时间准备,佩儿,我们还能说会话儿。”夏武笑嘻嘻的说道,而赢珮浅浅的笑着,挽着他的手,往漫天飞雪中一路行去,丝毫不顾及我们惊愕的表情。

    “呵呵,任性妄为,这夏武呀。跟我当年一样呢。”祖师爷说道,然后看向了我和惜君。

    “祖师爷……”我想要问点什么,结果祖师爷完全不打算继续让我的说下去,摆摆手就继续回道观里面了:“你赶紧解决下你的私事吧,对了,你包裹里有条龙,似乎正挣扎欲出,难道你没有感觉到么?”

    我吓了一跳,连忙从包裹中拿出了坏掉的镇妖石,仔细一感应,果然裂缝中发现一股生灵的气息正在往外面突破,我心中暗叫糟糕,难道法宝毁了,囚牛还活着?

    不过细究就想明白了,这宝物的制作过程还是能够猜透的,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捕捉到了囚牛的一缕分魂,然后用十分神妙的办法将其封印在镇妖石中,这么一来只要有足够的法力传输,就能把它召唤出来。

    那东西直往外面钻,我手中的镇妖石很快嗖嗖的掉着粉,这青金色的石头本来也没那么不济,但可能囚牛给打坏,这才让法宝间接毁了,可见祖龙剑有毁灭法宝的恐怖功能。

    “不对……这家伙好像是真货,来来来,让我来看看。”祖师爷本来要离开的,结果忽然又返回了头,然后把我手中的青金石握在了手中:“啧啧,也不知道这小家伙怎么跑这来了,真是天大的道运呀,镇妖石,关着的居然不止是一缕分魂?”

    “什么?是真货?”我惊讶之极,但半天没看到怎么真,怎么假了。

    祖师爷也没回答我,从身后拿出了一把小尺子,然后轻轻用锋利的一面测量的地方丈量起这青金石来,好几个角度的丈量后,他以我看不懂的方位连续敲击了两下,随后的放出了一道光芒,围着青金石转,最后说道:“开!”

    嘭,青金石仿佛无法受力,一瞬间就分成了两半,而一只可爱魂兽从里面窜出来,四处的乱撞!

    这魂兽长相和原来的特大号囚牛一模一样,但现在变小后反而可爱了很多,它如今魂体修为不强,但却无比的精神,撞在了祖师爷的光环上滚了两圈,又站起来继续撞击,可无论怎么乱撞,都无法脱离光环。

    “看到了吧?这可是跟那头黑龙一样的龙,那黑龙叫负屃,身似龙,雅好斯文,常常盘绕在石碑头顶,样子就以它雕铸的。”祖师爷指着雪地中趴着的黑龙。

    黑龙似乎发现有人说它,立即飞过来,盘旋在囚牛那好一会,张口欲吞,结果给祖师爷伸手就是一巴掌,把它拍走了:“那是你家老大,这你也吃?”

    “嘿嘿。”黑龙给打走也不离开,就盘踞在附近,两眼冒着光看这囚牛。

    囚牛低吼着,似乎很不满的样子。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也常常会互相打架,互相攻击,龙性好斗嘛,这么一来,经常就有些真龙之魂给打得掉下界,给一些大气运者捕捉,入住法宝中,成为镇山门的至宝,这镇妖石应该就是这么来的,只是我没想到,这不单单是分魂,而是受伤极重的真魂,但不知为什么,它甚至比自己的其他分魂要弱好多呢。”祖师爷笑道。

    “这有什么,命不好嘛,如果能让我吃掉它,没准我会突破九阳喔。”黑龙嘿嘿的笑起来。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苦笑的说道,伸出手去摸那可爱的囚牛,结果那囚牛老大不给面子,一口就咬住了我的手,我顿时痛得脸都白了。

    忽然还感觉到血液给吸收的样子,连忙甩开了这家伙。

    “呵呵,你体内有祖龙,气血之霸道远超任何,它当然要吸你血,不过你看看,它可比刚才精神多了。”祖师爷看我要冒火,当即解释起来。

    我想着原来是为了恢复精神,那也不好太过责难它,毕竟落难龙还不如虫呢。

    “那现在怎么办?看样子我还怕它晚上睡觉的时候偷偷跑来吸我血呢。”我不满的说道。

    “也是,你可有什么能够放置它的空宝物?要是没有,可只能把它放走了,凡人没有符纸能够镇住真龙呀,全都会给它咬坏的。”祖师爷说道。

    我顿时吃了一惊,之前困住黑龙,是用了那口黑棺,但这只寄身的镇妖石毁了,那就没地方能够放置了。

    可要我放走九龙老大囚牛,那好像也太可惜了,而且胡乱放生可也不行,造成生态链危机就不好了,好比你在一大堆小鱼小虾里放一只鲸鱼,那是一口就吸光的,对其他生灵而言太过残酷,得把它抓起来才行。

    但现在能有什么东西装它?我虽然宝物众多,但都是成品的宝物,完全没别的东西呀,当即我想能不能把高级宝物的魂强行放出来,把它装里面。

    就算我没办法办到,不是还有祖师爷么?祖师爷没准有办法呢?

    所以我立刻把一大堆宝物从包裹里倒了出来,什么泼天葫芦,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但祖师爷随手拿出了一两件,皱起了眉:“哎呀,这几百年过去了,这些宝物怎么还是老样子,没什么改良呀?你看看这东西,都是老古董了,还在用,不行……”

    “那这个呢?泼天葫芦,应该没什么主魂吧?”我连忙把泼天葫芦捧了出去,这玩意是镇山三**宝之一,虽说没有囚牛厉害,但怕也是了不得的宝物了,也没看到跑出什么龙呀凤凰也什么的怪兽,应该没问题吧?

    “这个也不行,等级是够了,但容不下囚牛,发挥的属性也不对。”老祖师爷皱眉说道,然后挑了一大堆东西,全都摇头说不行。

    我有些无奈,难道只能把囚牛放生了?这黑龙还盘旋在附近准备打牙祭呢,怕才出去,立马就给它当点心了。

    “好可惜,都没有适合的东西,算了,就算是真魂,也只能放弃了,你也不用太可惜,就算它是真货,成长要比假货快百倍,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不强求嘛,就让它给黑龙吃掉吧,免得出去也是害人。”祖师爷笑了笑,然后伸手拎起了囚牛的后脖子,准备把它丢到黑龙的口中,倒是洒脱之极。

    那黑龙嘴都笑歪了,张得大大的,就跟只鳄鱼一样,等着点心入口呢。

    “别呀!祖师爷!你让我想想,让我想想!哎呀,有了!祖师爷你看看这东西行不行!”我连忙制止住,然后开始使劲的想着怎么办好,忽然间我灵机一动,拿出了之前韩珊珊给我的盒子!

    “什么好东西?让我看看。”祖师爷把呜咽着差点哭出声的囚牛放回了光圈里,有些好奇的接过了我的盒子,用袖子擦了擦,然后方才打开。

    盒中有一物,圆如龙眼,透明如同珠子,不知是什么构造而成,只觉得隐隐有光从里面透出,这让祖师爷看了,眼前为之一亮,并且发出了‘嘶’的一声,倒吸了口冷气。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