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2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九十一章:宿命
    “莫非是无限剑丸?你怎么会有翠英的东西?这剑丸的制作方法按理说应该是断了传承的才对!”祖师爷惊呼起来,把这空剑丸称之为‘无限’!

    “无限剑丸?什么鬼东西?祖师爷,这是我把一本叫做《奇珍异解》的书交给了朋友,让她帮忙研制而成的法宝剑丸,里面还是空的,应该能够装囚牛才是。我觉得是这样的……毕竟剑丸这东西之前我有个对头,用来将天生剑体的人的魂魄装入里面,然后行逆天之举,所以我就想,既然他们的剑丸能够装人的魂,那我们的剑丸生产出来,装点什么鬼兽该没问题吧,所以就让我的朋友一直研究,也是最近才弄出来,不单单我有,连其他天一道的高层都拿到了。”我连忙说道,当然,没敢把杀了谢缪夺取书籍的事情说出来,怕这谢老头是牧翠英老前辈的后代。那可就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虽说老祖婆曾说是对方是不知哪里得来的,但不排除这可能吧?

    “嗯,那就是了,我曾经听说过这东西,翠英当年离开洞府,并没有带走这本书籍,对了,我记得应该又有本炼丹的书。不知道你有没有拿到?要是也拿到了,那你可真是她的半个弟子了,不,你们天一道都得过她的恩惠,哈哈,以后可要跟你的弟子门人普及。别祖师爷是谁,都给忘记了。”祖师爷似乎觉得命运这些事很有意思。高兴得连连拍我肩膀。

    “那是当然,不过祖师爷,那剑丸到底能不能把囚虐入里面?”我连忙问起。

    “这个肯定没什么问题,我当时就看过翠英怎么弄这东西,你这朋友倒是有点本事,不但改变了翠英制作剑丸的一些材料,而且还改良了不少,对了,好像是掺杂了一部分四小仙道统,啧……真古怪,而且这里面似乎还有一些不是我们这一代手工打造的精细东西,好比上面好些小件。现在我们可打磨不出……虽说当年如果我们能弄出来也可以有这样的效果,但那时候可没有这本领。”祖师爷惊骇的说道。

    “哦,这个是电动专用机械弄的,那时候可能确实做不出。”我笑了笑,古代的技术手段虽然有的无法复制而失传,但现代同样也有好多古代无法企及的技术,韩珊珊正是这样的精英,所以这剑丸做得相当的完美了,而且听说还能升级,那可真是逆天了。

    “你应该学的是鬼道吧?另外还有四小仙的道统在里面,我教你几句咒语,你学了以后,就用炼器的方法封装,当然,中途怎么收它我就不一一教你了,它现在并不厉害,不至于花费多大功夫。”祖师爷说罢,嘴角喃喃两句,就把咒语用传音之术传给了我。

    我按照方法,祭炼剑丸,然后等剑丸吞噬了我的仙力而晋级一重后,就将其吞入了腹中。

    这东西也藏的并不深,只到了喉咙间就停下了,然后在我轻启嘴唇的时候,它就自主浮动了上来,里面的小剑盈盈微吐,我眼睛往下一看,一道黑色的剑芒就出现在了眼前,这算是剑芒认主了。

    当然,听说练到高深莫测的时候,这剑丸能够化掉,直接炼入体内,只要心念一到,剑芒立即飞出,千里之外取敌头颅!

    不过那也是传说,我还没见过能把剑丸练成无形,而剑芒随时随刻就跑出来的情况。

    吐出了剑丸,我用养鬼术摆下了阵法,开始让囚牛的魂入住剑丸之中,其实法术越到了后期,就越和其他法术殊途同归,剑丸已经好比是魂瓮了,把囚虐进里面,倒也没有花费什么精力,毕竟身边还有黑龙在那哼哼,不断催促我,说如果不成功,就交出囚牛之类的话。

    囚牛也颇有灵智,知道自己曾经的兄弟有意要将它吃掉,所以过程当然是配合无比,看到剑丸开了口子,立马没命的钻进了里面,暂时先薄性命再说。

    做完这些,剑丸虽然有一道黑芒喷出,但毕竟只有一重,离着能够战斗还有一段距离,我只能继续祭炼属于我的第一件法宝,期待有一天能够达到五六重,具备能够打击敌人的能力。

    囚坯为剑魂,现在的作用也不可能发挥出来,但相信随着祭炼等级提升,也能发挥极其恐怖的实力,好比当时的镇妖石一样,一击之下上百的仙修都为之殒命。

    我祭炼剑丸成功后,祖师爷交代几句也走了,他和祖星海这一战消耗不小,现在外婆应该在祭炼金仙棺,不知道准备着什么。

    祖星海不知去向,现在天象大变,难道和祖星海的去留有什么关系?如果没有,我恐怕都不会信。

    还有夏武说的那位叫龙玄天的皇帝,到底会不会下来,这都是未知数,一旦下来,会以什么样的手段镇压原来的黑龙皇帝,曾经被他下令杀死的惜君,会不会再次成为他的目标?

    我法力因为囚牛的缘故,早就消耗干净,看着惜君和她父母道别,暂时没有我的事,只能先去看看瑞泽哥怎样了。

    到了道观里,瑞泽哥已经醒来了,在窗口那看着夏武和赢珮跟惜君说话,目露暖意,见我到来,笑道:“一天,多亏了你,让他们一家子团圆了,我作为他的后世,也应该感谢你才对。”

    “瑞泽哥,你会接受他作为主魂的馈赠么?”我知道刚才大家的话,他应该是听见了。

    “会,如果他无法留在世间,终究要消失,至少我想要承继他作为夏武留下的一些思念,如果不接受,对他岂不是太过残忍了么?而且我也想要了解他,到底曾经是如何存在的,如何立足在上界的。”夏瑞泽从来不缺乏同情心,也是有主见的人。

    “如果小雪不接受呢?”我觉得有时候继承也是一种残酷,还不如让那段记忆随风而逝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何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让人心中总会想起,而不是把情感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

    “她会接受的,而且我们本身也觉醒了一部分的他们的能力,也有一段模模糊糊的记忆在里面,虽然是印象最为深刻的拓印,但那就是真实,继承了前任的我们,也有为他们走下去的想法,这是我和小雪商量后得出的结论,而且,你不觉得我们出生在这个时代,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宿命,梦想,真实的情感,渐渐迷失了么?如果我们没有遭遇这段宿命,或许我还是夏家的那位大公子哥,整天为了一些杂事而奔波在各大城市之中,所以既然走到了这一步,我想,或许的我会从他们爱恨交织,直截了当的命运中,找到属于我,属于小雪的命运,你觉得呢,一天。”夏瑞泽并没有任何退缩,似乎觉得这也是宿命的一种。亚司引扛。

    “嗯。”我知道,他们挑选了我所没有想过的命运,但这是他们的选择,我并不能复制,况且我也有我的宿命,好比,现在到来的天灾!

    轰隆!

    巨大的雷霆一瞬间划开了山海图的幻想,原本我们站立的道观,房间,树木,纷扬的浓雾再也看不到了,转而只剩下连片的飞雪,以及天上地下无穷无尽雨。

    天空中雷霆怒吼,数不清的人影在上面晃动,而夏武站在黑龙的头上,威风凛凛的手持长剑,面对着数之不尽的仙修!

    祖师爷也迎风而立,须发飘扬,威不可挡,他身后三副棺材也飘在了空中,只待敌人攻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