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3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一章:唯利
    “区区下界魂识,敢直面朕,真是符合你夏武的性格,当年你随我南征北战,替朕打下无数的领地,朕与你惺惺相惜。给与你荣华富贵,还赐大元帅之位给你,甚至赠与九龙之一负屃为你座驾,但你却对朕无感恩之心,竟与逆妃赢珮暗通搭奸,与她诞下子嗣,枉朕如此信你!此种种作为,便是与朕之回报?”龙玄天低沉着声音怒吼,这话应该是憋在他心中数百年而没机会说出的,眼下他已经有些怒过了头,所以才低声言道,就算这件事在上界已经传得人尽皆知。

    “暴君,无需再言旧事,我当年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确实是应该,但你且看看你前后的作为,当年我从你之时,为你打下无数江山,为社稷也出谋献策无数,为何?那是因为你当时胸怀天下!为民做主!可后来呢?你为了私利,囤积仙晶,掳掠各部,擅杀,残暴,为了资源不顾一切!我屡次以死相谏,皆给你轰出朝堂,真是讽刺呀!最后竟还让我去当个和亲的大将,啧啧,想我夏武在上界异族之间,孩童闻名止啼。大人闻之丧胆。却落得如此地步,而我于赢珮早已你相识,并私定终身,只你不知而已,呵呵,其实就算知道,你也只知自己罢了,容人之量,到了自己利益跟前止步,要杀我等,不过身边奸逆一言!便可刀剑相加!罔顾多年的情分!”夏武怒斥道,他的怨恨。并非一日而寒。

    “朕为了私利?浩劫天灾将至,悬头剑即将崩下,黎民苍生却鲜有所知,作为上位者,谁人不以黎民苍生之安危为己任?走上这条路,势必背负无数罪名!夏武,你可不知朕,但不知天么?朕积仙晶,控制仙晶矿脉,稳定异族,哪一件不是为的天下大事?呵呵,要不然我要那么多仙晶做什么?为了这浩劫天灾,朕何尝不是苦不堪言?你不理解便罢。却举反旗讨朕,难道不是非颠倒了?”龙玄天也跟着怒道,他力量恐怖,连夏武都不敢近身,只能连连用远程攻击骚扰。

    而祖师爷是这里修为最高的,剑芒四处飞射,但却无功而返,看着他皱眉,我心中着急得想找副墙撞上去算了!

    就在这个时候,惜君竟冲了上来,此时此刻,她不顾一切的要攻击龙玄天!

    “哼,浩劫之子,连你也来凑热闹了,悔不当初派了国师君凡语去杀你,若换成其他人,岂会落得如此下场?不过也罢,今天来了,就死在这里好了!”龙玄天轻松劈开了惜君的真火,并且快速朝着惜君连劈过去,而祖龙剑也即将充能结束,一旦力量到位,一击之下无论是谁都挡不住!

    “总有一日,我必报血仇!”惜君怒吼,把师父死去的仇全都爆发了出来,这股怨力让她疯狂了,竟因为追求力量的至强至高而直冲上了八卦境,如果再有一会儿的准备,怕九阳境都要给她吃了!

    “上位者,无有不锦袍加身,金玉其外的,其实剥离出来,败絮便在其中!龙玄天,你再如何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也无法掩饰自己的所作所为,手握神器,却恣意妄为,杀我天凤一族,我与你势不两立!”赢珮直斥龙玄天,根本不为他言语所动。

    “呵呵,赢珮,你这贱妇,嫁给了朕,却不守妇节私通朕底下大将,何等不知廉耻?如今竟还敢口出妄言,难道不知羞耻二字如何书写?”龙玄天破口大骂,已经不顾皇帝威仪,剩下的只有戴绿帽的恨意!

    “我和夏武情投意合,若不是你以我族安危相逼,我岂会答应嫁你?”赢珮给骂得毒辣,脸上不禁给他的言语羞得通红,攻击也弱了几分。

    “佩儿,不要受这暴君蛊惑!我与他共事何等之久,焉有不知他底下做的恶事?随便哪一件不是罄竹难书!?”夏武皱眉说道。

    我听着这三位的言语,几乎差点要给这龙玄天给蛊惑了,表面上,他确实站在了大义之上,连赢珮和夏武,都好像是背叛者一样的存在,好在我是看过当年影像的,知道两位的结局,皆是和龙玄天所作所为有关,要不然真要给他蒙蔽了。

    祖师爷倒是光棍,认准了对方是敌人,立刻不断的狂击,但却给金龙睚眦数次拦截,竟难有建树。

    “好一个黎民苍生,好一个凛然大义,到了哪里,你都是受害者嘛。”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声音从地底的深处传来,我听着声音熟悉,却一时没想到是谁,直到地面那忽然浮上了一颗俊朗的人头,方才认出了他的身份!

    “君凡语!”

    夏武和赢珮都是震惊得面色发白,尤其是夏武,脸上不但惊讶,更带了复杂在里面,在他心中,君凡语是挚友,也是杀了自己女儿的凶手!

    当年为了赎罪死在了自己的手中,而自己在这段时间里,也得知了其中的真相,但原本诚挚相对的感情,其实早就没有了,现在面对面,倒真是讽刺的很。

    “凡语,是你!?”龙玄天脸色一变,但很快就恢复了原貌,说道:“凡语,你从前就知道我们所做的事情,天道即将崩塌,我们面对浩劫天灾,说过要共同进退,即便面对天下汹汹之口,也绝不忘了誓言,更不会停下脚步的!当时正是因为此,你要亲自出手杀神祭天!不是么?”

    这龙玄天点出了之前的经过,当然是为了告诉夏武和赢珮,这事情,自然不是他龙玄天一个做的,幕后还有国师君凡语不是?

    “呵呵,龙玄天,你怎么和以前那样,还是这么好说话呀?但可惜呀,我已经不是君凡语了,君凡语的主魂不早就死了么?我不过是在金仙棺中藏匿的一缕分魂而已,怎么?认熟不认生了?我倒是有几个好主意,我们要不要好好商量商量?”君凡语笑嘻嘻的说道。

    这话刚说完,龙玄天和夏武,包括赢珮都吓了一跳,显然那位挚友已经不在,现在的不过是一缕分魂成长起来的君凡语,好坏不清楚,善恶更难分清了。

    “凡语,就算你已经是一缕分魂形成,朕又怎会在意?你还是君凡语!不是么?”龙玄天继续蛊惑,看君凡语犹豫,他像是有了把握,立刻说道:“只要我们能够回到从前,无论有什么事,尽管和朕说,就算是恢复当年一样,朕也会不惜代价!”

    “好呀,有了你的帮助,我一定能够重新恢复,重头开始的。”君凡语淡淡的笑道,目光中带着期盼。

    我有些不知道这君凡语打得什么主意了,但眼下这种情况,明显是对我们不利的,我当即说道:“君凡语,难道你不怕卸磨杀驴?狗皇帝不过是利用你而已!”

    “呵呵,我说是谁,原来是气运之子呀。”君凡语转过头,看向了我,然后嘴角拉出一道笑意:“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我心中一跳,看来这君凡语是唯利主义呀,只是不知他想要对付那一方。

    “贱妇,吃我一记祖龙剑!”就在这个时候,龙玄天把祖龙剑高举上天,猛然间劈下,巨大的雷浆球立即滚动而出,追着赢珮而去!

    夏武夫妻和惜君三个八卦境,本来对付他就吃力,这下子更是难以抵抗,那雷球追着赢珮而去,赢珮也只能回身就逃!以纵乐技。

    结果君凡语瞬间就到了赢珮面前,一掌就打向了她!雷球立即要将其湮灭!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