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4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四章:生机
    “哇呀呀!”龙玄天怒吼起来,身上三个剑洞在不断的挥发他残余的力量,我的梦剑完全没有给他任何机会,再次从阵的边缘那拔出了一剑。

    “气运之子!朕要杀了你!”除了歇斯底里的狂吼,他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抵御我七倍道统的九阳境实力!

    很快,他身上已经出现了七个剑洞。那身铠甲,完全没有帮到他什么,该给贯通的,一样还是贯通了。

    “或许你在上界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一百倍,一万倍于我,但在这里,你不过是蝼蚁!不过是魂降之体!”我冷笑起来,随手一招,所有悬浮在梦境的剑都飞了起来,然后在我挥手之后,轰然落下,把龙玄天砸成了稀巴烂!

    就在他快要消失的时候,我伸出手,一把就捏住了他剩下的一片青烟。随后冷声发笑:“阴阳转换!”

    嗡!

    “哇哇哇哇!!!!”龙玄天的魂体顿时阴阳急转,惨嚎声不绝于耳,所有人听到后,全都面色发白,刚才让大家无法战胜的人,在和我这九阳境对决后,竟给压制成这般地步,也是让人无法想象到。以女引圾。

    气息受不了折磨,顿时在我手中炸掉,因为不过是一丝降魂,并没有对我有所伤害,不过他在上面怕是要受尽折腾了,如果换成是我,下一刻就要引千军万马下来。

    不过现在上界的路给他自己堵死了,不是魂降的话根本没法子下来,所以我根本不怕他。

    “气运之子……朕一定会杀了你!朕一定会杀了你!”

    天空中。怒吼的声音渐去渐远。整个阴间的世界终归平静,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但我却心中骇然,因为法力已经再次恢复到了全盛时期,并且还在狂吸祖龙的法力。

    估计体内的祖龙也郁闷吧,这凤金石的吸收力何等的可怕,竟不断的刷新着记录,我扎入的是气海,两肺,还有腹中这四个位置,吸收力最是猛烈,因此力量会不断的冲击巅峰。再过一会,我马上就要冲击到十方,然后在天灾之下毁灭!

    “天……天呀,你马上要十方境了!这可怎么办?”韩珊珊急忙飞过来,然后一把从后面抱住了我:“不行!要死姐和你一起死!绝不会苟活!”

    “行了,你知道我什么情况!”我吃痛之下,忙把她推开。

    韩珊珊顿时不乐意了,还想说什么,但一群人都围了过来,她只能埋怨的看了我一眼:“大婆都不说,你还不乐意了。”

    “多亏了你,要不然情况不堪想象,我夏武还是小看了你。想不到临了居然逆转了!你这修为,足够傲世这一界了。”夏武飞了过来,脸上多是震惊。

    而赢珮也过来了,赞许点头用古语说道:“惜君以后由你保护,我们也放心了。”

    这话把惜君说得一愣,反应过来的她,脸顿时的红了。

    祖师爷也从僵尸牧翠英那分体而出,恢复了八卦境,他刚才和金龙大战,气血大亏,魂体有些不稳的样子:“九阳境……还在成长,孩子,你赶紧的想办法撤掉目前的状况,放心,如今已经没有敌人了,就算有,也不在这里。”

    我一眼扫过去,六大仙门全都目露惧意,显然给我轻松虐杀上界皇帝给吓坏了。

    这个时候,不乏许多六大仙门的人逃离,但我懒得去追了,现在杀了他们又有什么用?

    “不对,祖龙剑!”我连忙扭头去找祖龙剑,结果剑就像是跟龙玄天消失了一样,再也找不到了,我不知道这代表什么。

    “在我这呢。”就在我以为给皇帝带走了祖龙剑的时候,忽然间,一句传音入密进入了我的耳中!

    “谁!”我连忙往声音来的地方看去,远处的一座丘陵上,一身黑袍的人站在了上面,抚摸着那把祖龙剑。

    大家都沿着我的目光看去,见到那黑衣人不知什么时候夺走了祖龙剑,全都面面相觑,这无声无息间就能盗走了祖龙剑的人,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祖师爷立马追了出去,但那人根本不为所动,笑道:“想不到你已经长大了,成长到了令我也惊讶的程度……但还不够,还太弱了些……”

    还没等祖师爷追到他,那黑袍人直接就消失不见了!

    我脸上惊骇之极,回过头,看向了何奈天,何奈天在那嘴巴张得老大,指着那黑袍人,喃喃自语:“他……是他,一天师侄,就是那个和师父晚上聊天的黑衣人!”

    他的话说出了我的心声,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不止是一次见过他,似乎在太青门,我晋级悟道的时候,也感觉到他的存在,那决然不是幻象!

    那位恐怕是和外公同个等级的老神仙了,有什么秘术偷走祖龙剑也不是难事,只不过他要祖龙剑干什么?这让我觉得事情很蹊跷,我还想用祖龙进些事呢,他倒好,把剑偷走了。

    “妈的,是他!就是他把我封印在了十万大山,我饶不了他!”夏武忽然记起了什么,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顿然一惊,似乎联系起了什么,但又直接断了念头,而不知不觉中,我抬头时,天空的红云竟直接压了下来,我吓得不敢再想,连忙盘膝坐地,念起了咒语,随后吃痛的把四根凤金石旗子拔掉。

    暮然间,一阵阵的气息就从我身上泄露出去,我的修为不出意料的猛掉下来,九阳境掉到了八卦境,又掉到了七星、**,我想要稳住修为,但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很快只能是任由它继续掉下来,毕竟借了祖龙的法力,也是要给它吸回去的,那本来就不是我的力量,而且境界也全然是靠秘术借来的,可一不可再。

    但到了五行境的时候,我的修为居然就这么稳住了,大家看我恢复了常态,都松了口气,苗小狸当即拿出了一枚龙魂仙草,把它塞到了我嘴里。

    我恢复着伤势,大家则负责去救其他还有救的门人弟子,不过显然很多弟子都救不了了,他们是给直接打灭的,魂飞魄散,什么都留不下了,李庆和、苗小狸他们也只能清点到底谁死了,仅此罢了。

    事情亦步亦趋的进展,但这个时候,祖师爷却忽然摇头叹息,大家问起了为什么,他当即扒开了我的衣服,这上面胸腔那两个孔,腹部和下腹位置两个孔都呈现出了漆黑的纹路:“伤可以复原,经络可以再造,道也是可以继续修,但魂体生机断绝,已无缘飞升了,这一时泄愤,造就了一世止步九阳,悲哀呀,你们可曾见过如他一样的天之骄子么?短短时间就冲破九阳境,往后前途何以限量?没有吧,可这局一开,他已止步九阳,今生无望飞升了。”

    包括夏武在内,所有人脸上无不难过,想不到我刚才之举,竟有如此大的后遗症,往后不能晋级九阳,那一辈子呆在下界了?

    “祖师爷,你别吓我。”我皱起了眉,我之前是参照师父给祖星海扎了无数的凤金石长针,籍此冲破修为禁锢,冲击到十方境的方法,但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

    “呵呵,你以为阴阳家是无敌的?断绝魂体生机的地方,和你当时冲破所到的位置是一样的,好比当时是十方境,魂体生机断绝后,就算恢复再好,也会止步那个位置,你现在九阳境,自然是止步九阳……”重重的叹了口气,祖师爷苦笑道:“想不到……我阴阳家屡屡为了天下公义,天却对我们如此不公,先是你师父,再然后是你……唉,注定阴阳家都不能飞升了么?”

    我听罢,脸露惨然之色。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