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4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五章:余烬
    “既然再也不能修炼有成,那就算了,止步九阳,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知足常乐不是?”我叹息一声,回过头。整个引凤镇和这片地方已经满目苍夷,剩下的东西只能用依稀可见来形容。

    “好孩子,不愧是我阴阳家的传人。”祖师爷赞许的点头。

    外婆终究没有出来,但至少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现在我只要冲击上九阳境,就能去雷霆海找祖星海报仇了,他被祖师爷消灭的只不过是物外神游的灵体,真正的**还在的话,依然还会出来害人。

    天灾也降临了,我身处下界,总不能指望谁去阻止,这些事情还是得自己去做。

    “龙玄天魂降的毁灭,总算是另一个程度上完成了我们的心愿,如今既然夏瑞泽和郁小雪这两个孩子都来了,我们也不打算继续留在这里了。一天,惜君的往后,就由你来照顾了。”夏武淡淡的说着,看向了刚才参加大战后,全身上下都是灰尘的夏瑞泽和郁小雪,笑道:“真是一对璧人,修为都是一样糟糕,不过融合了我们魂识的力量后,这种生涩或许就不会再有了,跻身一流的修士,也算是我们给他们的回馈了。”

    “前辈过奖了。”夏瑞泽摊手道,郁小雪也苦着脸,拍掉身上的污泥。

    赢珮走过去,抚摸郁小雪的秀发,用古语说道:“继承我主魂的孩子,你是否觉醒了我一部分的能力和记忆?”

    惜君本来想要过去翻译。结果郁小雪很快也用古语说起来:“我想到的东西很多。得到的力量也很多,有时候我总能在梦中也醒着,去做着一些自己需要去做的事,醒来后,仍记得很清楚,不知道这算不算?”

    我心中恍然,原来郁小雪好几次都是在梦中做了一些事,看来这转生之体还是拥有一些古怪的能力的。

    “或许吧,我们两马上要把自己所知道的知识、力量继承给你们,也算是给你们两位传承者一个交代了,毕竟就算我们留下来,不但作用不大。迟早也会就此消失。”赢珮解释道,然后看向了惜君,说道:“孩子,我和你父亲马上就要走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我……我……”惜君两行眼泪嗖嗖掉下来,对父母即将消失而难受,最后才哽咽的说道:“我……我一定会想你们的……”

    “嗯,那就足够了……”夏武摸了摸惜君的头,然后转过身,对夏瑞泽说道:“我先把知识和一些见闻记忆传承给你吧。”

    夏瑞泽点点头,随后的任由夏武将记忆从眉心那传入己身。

    而郁小雪也在同一时刻接受着赢珮的记忆,我想记忆应该本来就已经传承了一份在瑞泽哥和郁小雪脑子里了,现在欠缺的是激活而已。要不然有的传承者不也是记得前世的一些事情?

    “师兄,天一道和天一城所来的仙修,以及其他仙修援军一共二百五十七位,伤亡一百七十二……名单在这……”张小飞把名单递给了我,我脸色煞白,从名单那一一扫了下去,都是熟悉之极的名字,其中几个以散修加入天一道的,好比朱开林、苏文柔等都在这一战中陨落了,一些本来在其他道门里加入过来的师兄、师姐,晋级仙修后,也同样死在了这一战中。

    “有遗体的厚葬吧,没有遗体的,立碑立传,刻入天一道的后山英灵殿吧,而隶属天一城的,都将名字司机刻在英灵殿里好了。”我叹息说道。

    “是,师兄。”张小飞摇摇头,这一战死伤无数,让天一道元气大伤。

    君凡语还在附近游荡,上下打量夏武和赢珮传承记忆,目光中十分的好奇,也有一丝复杂在里面,我走了过去,问道:“前辈,您知不知道外婆去了哪儿?是不是在下面,她还好么?”

    君凡语嘴角带笑,双目靠得我很近,然后说道:“我告诉你可以,但我想带走你门中一个人,不知道你给不给?那人跟我可是大有关系的喔。”

    “什么关系?”我皱起了眉,要带走天一道的人,那是不可能的,这家伙好坏都难分,虽说刚才关键时候救了赢珮一次,但谁知道背地里想要干什么。

    “什么关系我可懒得和你说,但我必须带走他,反正我一不杀人,二也不是带走你那几个小老婆,要带走的人,我肯定会给他天大的好处,你看怎样?”君凡语笑嘻嘻的和我商量道。

    君凡语本应该是个正儿八经的老好人,受到皇帝的蛊惑误入歧途,即便分魂继承的是邪恶方面的一部分,再坏也不会是多坏,不过我仍有些担忧,就打算先问问再说:“你想带走谁?”

    “看到那边那孩子没?我打算带走他,放心,我不会对他怎样的,相反,回来的时候,肯定会让你刮目相看的。”君凡语指着人群里正抹着眼泪的孙重阳,两眼放出了罕见的精芒。

    我看着这君凡语,长得高大俊朗,确实是人中龙凤,而看向了孙重阳,孙重阳那‘梨花带雨’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也不知道他遇到了什么伤心事,难道是?

    我回过头,发现七玄子里已经少了四个人,如今仅剩刘聪、欧阳晗若和他了,看来七玄子老大闫世豪、一步神行徐天真也战死在这场战斗中了,回忆好久以前,那徐天真还和我赛跑过,输了以后见到我要叫我大哥的,可惜我没保护好他,竟让他死在了这一战中。

    君凡语的双目仍热切的看着孙重阳,看得我手都起了鸡皮疙瘩,当即直言不讳说道:“不行,他取向正常,不会跟你玩什么龙阳之好的。”

    “滚,你这孩子,说什么呢,那是我主魂的传承者,我作为分魂,难道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比你弱么?”君凡语怒道,差点就要找我动手。

    “什么?是你主魂的传承者?”我愕然的看着孙重阳,想不到竟是这么个情况。

    “嘿嘿,不错,我绝对不会看错的。”君凡语笑道。

    “我只能答应你,在条件公开,前因后果公开的情况下,你能说服他跟你走我不会有意见,要不然你决然带不走他。”我严肃的说道。

    “那当然没问题,我正巧缺个弟子,你留着也是荒废,给我带走,总也算条好出路不是。”君凡语说罢,就道:“你外婆算出了更厉害的东西,她作为压轴是要控制伤亡留下苗裔,所以该出来的时候会出来,不该出来呢,是因为时间没到。”

    我听得一愣,实在没想到的这里面的意思,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去找孙重阳说话。

    孙重阳还在伤心之中,听了君凡语的来历,就看向了我,我只能点头传音入密,说无论他选择什么,都会同意和支持他,孙重阳这才开始和君凡语攀谈起来。

    他们聊得似乎很顺利,最后孙重阳说是要和夏沧岚夏姑姑请示下,然后再随同君凡语去历练,我觉得是君凡语跟着孙重阳历练才是,他君凡语不过是个棺灵,生于地底,基本世面上的事什么都不知道,情商也不会太高。

    记忆的传承结束了,天一道开始准备打道回府,我过去想要再和夏武以及赢珮说说话,好好跟他们道个别,。

    “我记忆已经传承给了你,这只猫也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够好好待它,好不好?”赢珮把大黑猫狴犴交给了郁小雪,然后笑了笑,看向了惜君:“之后妈妈的力量就要进入你小雪姐姐的身体里了,以后妈妈可就不存在了,但你不要伤心,想妈妈的时候,和你小雪姐姐说说话,或许能找到妈妈的影子呢?”

    赢珮安慰起来,实则哪有什么影子,郁小雪还是郁小雪,绝不会再是赢珮了。以巨介弟。

    惜君猛的点头,眼泪却止不住的留下来,抱住了自己妈妈不放。

    好一会,赢珮才把她从自己怀中挣脱出,笑了笑,准备将力量传输给郁小雪。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发的事情出现了,昏暗的天空中,忽然一道金光从云端射了下来,轰隆一声,将赢珮直接打成了灰烬!

    我愣住了,夏武也愣住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