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4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元祖
    惜君流淌的眼泪就跟金子一样飘散下来,而浑身因为愤怒燃烧起了熊熊烈火,而身后,两只巨大的翅膀展翅而出,我不知道她想要干什么,但我知道肯定是了不得的事。

    “惜君!”我连忙叫道。但外婆忽然就拉住了我:“没时间了,抓紧时间,惜君不会有事,你的事更多一些,趁着下一道天罚下来前,道别后离开,有那位在,只要你时刻注意,天罚拿你没办法!”

    我只能按捺自己的心情,毕竟惜君总要长大,现在就算过去,难道拦得住她接下去的所作所为?

    “呜呜……连我江寒都要上去么?主公!江寒不能上去呀!这本命魂棺还在英灵殿哪!对吧?不用上去吧?”江寒连忙哭起来。

    “行了,别哭了,云清已经和大狗去拿了,你们都得走。难道你们忘记了么?就算是魂棺,那也不安全,当时若是安全,师父也不至于给抓去……”我早知道会是这样,所以率先就让大狗带跟云清前去天一城英灵殿了。

    “好吧……那上去后,我们一定会多方打听婉仪下落的,相信她现在一定是大腿了,我们上去就抱她大腿,主公敬请放心我们安危……”

    “一天,江寒是不是想耍流氓呢?我听筱妙说,抱女孩子大腿就是耍流氓,上次我不该让你抱我大腿。”紫衣手指点着下巴,有些迷茫的说道。

    “好……好啦,紫衣,也不算是啦……这抱大腿还是分好多种的,这个是暗喻……”刘小喵尴尬的说道。有些不敢看我。

    “小喵。你脾气不好,师父也说了,往后紫衣暂时跟着你们,我也已经九阳境,只差恢复而已,就把带她游历天下的责任转交给你们一段时间,但希望你们不能乱给她灌输一些奇怪的观念,可以么?”我认真的看着刘小喵,摸着紫衣的秀发。

    紫衣看着年纪并不大,情商更是年轻得很,我虽然想要继续带着她,但情况并不允许。大家也都知道。

    “公子,你说的什么呢……小喵……不,我刘筱妙才不会那么无聊,我们不但不会带坏她,也不会让人带坏她。”刘小喵信誓旦旦的说道,但看向了我,又有什么话欲言又止。

    “怎么了?有什么快点说吧,你知道时间不多了的。”我提醒道,然后也不管她,拿出了血云棺,把胭儿叫了出来,然后把血云棺交给了外婆。

    而这个时候,我身后一阵凉气传来。有人抱住了我,我本来以为是胭儿或者紫衣,但却听到了小喵的清咽声:“公子……你一定要上来,上来看小喵和婉仪好么?一定!一定!一定!”

    “我会努力,就算不行,我也会想办法通知你们,或者往后数十年后我死了,你们修为长进了,也可以偶尔下来给我烧香的嘛。”我苦笑道,想想若干年后会这样,我也心有戚戚焉。

    “不!你不能死,我们也不允许!”刘小喵生气道。

    我默默的点头,而很快,一个靓影到了我面前,我抬起头,发现是秦蓉雪,她此时此刻一身铠甲烂了一半,可见刚才是死战过的:“公子,还有我,我也会在上面等你的。”

    我笑了笑,而荆云、赵昱也来了,两个都是重伤的情况,赵昱浑身都是破布,抓了抓那茅草堆一样的头发:“吾皇,咱最近迷上了个老电影,那名字可有意思了,叫不见不散,你可别忘了。”

    “好,不见不散。”我笑答,而荆云半跪在地,大声说道:“臣荆云,上界等您。”

    “带好大军,我上去便要横扫那狗皇帝!”我咬咬牙后大笑起来,而荆云也大笑:“皇,在阴间打到后面已经没意思了,周璇又不能打,阴海那边也都是我们统治着,这次上去,一定要统一上界才好。”

    “一天,荆云小子说的不错,我刚才和魏子灵都说好了,上去后咱们还跟之前一样来,把城给你建好,把兵给你练好,就等你来。”左臣拉来了魏子灵,给魏子灵嫌弃的拍掉了手:“这家伙,最近缠我得很,贼讨厌,一天,咱们还是离他远点,别传染上什么了,呃,对了,基本上左臣说的,我嘛都同意,那就这么算吧。”

    “魏哥,左帅,你们一路平安。”我说着,送他们四个进入了引凤棺。

    “师侄,我也不呆在这了,我刚才画了一些图纸,因为我在山外山还有一处秘密洞府,有你外公的遗物,还有我的一些道统传承……你有机会去山外山,记得拿一下,有好处,没有坏处,而且外公的笔记里,怕还有些那夺了祖龙剑人的蛛丝马迹,你可去查查。”何奈天说完,拿出了一张白纸交给了我。

    我也不客气,毕竟那也是师叔呀,就说:“多谢师叔,这是雪中送炭。”

    “我们师叔侄客气什么,况且现在你也都九阳境了,我这师叔呀,可不称职呢,上去得好好修炼一番。”何奈天嘿嘿的笑起来,然后走之前,还随手把昆仑姜手给了上官琼。

    上官琼是山外山的门主,安慰几句,然后说了些什么,也厚脸皮送了不少弟子上界去了。

    仙山瑶池同样是这情况,这好比是仙修的一次大的迁途,除了重要人物留在下界外,好多种子都送上了上界,这都是他们和外婆的商量结果,我不得而知。

    不一会,一大群的仙修开始从远处接近我们,我地仙眼朝那边看去,云清和大狗、倒霉熊已经引来了一大群的人和鬼,都是要飞升上界的。

    南宫师叔也来了,她表情冷凝,但我知道她应该伤心到了极致,因为那种冷,已经给悲伤湮灭,师父的死,已经让她伤透了心。

    我迎了上去,两眼忍不住湿润:“师母……都怪我们,没有救出师父……”

    南宫师叔愕然一阵,两行眼泪流淌下来,或许因为我叫她师母,或者是因为拨动了她的伤感,愣了下她才道:“你师兄打电话,正在北地赶来,可能赶不上了……唉,想不到,我之前的预感竟然成了现实……虽然有心理准备,但……”

    轰隆!

    天空忽然震出了一道裂痕,那裂痕红灿灿的,就跟有人用血在上面勾勒了一道似的,我回过头,脸色周边,惜君那,无数的金红色气息正在连接上空,而那枚天凤珠,已经熊熊燃烧起来,真不知道惜君想要干什么!

    黑毛犼和大狗熊都跑过去要拉惜君,但因为烈火焚烧,它们根本无法接近,随后又跑过来拉我过去,我连忙和南宫师叔说道:“师母不要伤心,请先上界去吧,师父的仇我一定会千般讨回,时间紧迫,就先不一一说明了……”

    轰隆!

    天空继续的崩裂,那裂痕足好几里的宽度了,在这里,几乎能够看到那可怖的天象!

    “快走!没时间了,大家都走吧。”外婆连忙一扯两只动物,直接拉入了引凤棺里,而剩下的人都来不及道别,鱼贯而入!

    天空忽然传来了一声凤鸣,随后一只巨大无比的翅膀从上面闪过,我吓得差点没退后两步!天空的那凤凰,大得吓人,怎么说整只凤凰的话,都有十多里了吧?还是几十里!?以估肝圾。

    而那翅膀闪过后,忽然就不见了,我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而外婆喃喃的念叨着‘元凤’两字。

    也就在巨大的凤凰翅膀消失后,天空锣鼓轰天,一群群的天兵天将又冒出了头!

    我猛然看向了惜君,此时此刻,惜君面对天军时残酷的笑意,让我浑身不寒而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