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5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探视
    “怎么办?”夏怡没敢说话,用茶水写了几个字。

    我摇摇头,使了眼色让少梓去处理,少梓聪慧,拉着夏怡就出去了,我坐在原来的位置。端了口茶水,细细品味夏家独有的顶级绿茶。

    “老前辈,各位长辈,我师父一路早饿得头昏眼花,现在吃过饭,就在桌子上晕过去了,境况不雅,暂时无法见客,晚点时候师父醒来,定当请罪拜见,还望几位长辈多多海涵。”少梓撒谎不眨眼的柔声说着,我皱了皱眉,这孩子看来之前没少折腾人,还好是我,换了别人怕是不妥当的。怪不得连师兄都不愿意带。以上鸟巴。

    回想当时和师兄去冒险,不也是这样么?各种麻烦的事情接踵而来,好几次还差点小命不保,也是思之醉人呀。

    “这……也好。这位小道友,还请问尊师道号……”夏云轩的嗅觉可不差,听了孩子说话很是厉害,自然是不相信师父只是个平凡的道人了。

    “师父叫天九真人,名不见经传,号不见外传。几位长辈就算问其他人,应该也不会知晓,不过长辈们的慎重,晚辈会传达师父的。”少梓的信口胡诌的差点让我把茶水喷到了桌子上,什么‘天九真人’。怎么听着像是牌九呢?

    夏老头子给闭门谢客,倒是不怒不冤,还声音颇大的叫厨子立马再弄好酒好菜端过来,我心道这老狐狸,人家都说睡觉了,他还大张旗鼓弄这虚的,显然知道我没有睡下,并且身份不俗,所以故意卖好呢。

    但无论如何,至少也是把夏云轩和一干的老家伙糊弄回去了。

    “师父!怎么样?少梓忽悠的好不好?师伯说我有师父的一半才华了。”少梓两眼发亮的问我。

    “噗……”我差点没把茶水喷到对面的夏怡身上,拿纸巾擦了擦嘴,说道:“天一道不是靠忽悠出来的。”

    “哦,少梓知道了。”少梓悻悻说道,而夏怡听罢,忙说道:“少梓。你师父说的对,就算忽悠人,那也要有真才实学。”

    我本来想点头,但越听越不对,这有真才实学就更不能忽悠人了,不过夏怡这丫头也是无心。

    “夏怡,夏家这么大张旗鼓,是为了什么?”我问起来,如果夏怡都知道,那这件事可就算是大张旗鼓了。

    “为了要兼并北方儒门呀,因为现在四方道门不是有了统一的理事会了么?所以老家主就想在三方儒门中加一个理事会,由夏家牵头,统一儒门的意见,籍此来和官方、道门、佛门成鼎足之势,不过儒门不同其他势力,他们更注重血统一说,但似乎儒门参与的世俗利益比其他脉系要大的多,夏家要独大,北方作为最大的势力,肯定不会愿意,所以夏家除了作势要吞并北方,私底下也在蚕食北方的各门阀势力,这才闹得沸沸扬扬。”夏怡娓娓道来,对这件事好像知道得还不少,看来整个夏家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统一观礼并不是不好,至少夏家现在也是有一部分的光明正大在里面。”我点点头,只要不像是当年聂正国所处的官方一样不顾一切的鲸吞,那就不算什么问题,这毕竟也是相互之间摩擦后的磨合,只要还没打起来,就不算坏事。

    “才不光是这样,现在天哥你创立的天一道有多厉害你自己可能不知道呢,当时开坛布道的盛况,四脉重要人物哪个不去?光是你们的仙修,我们几脉加起来都不够垫零头的!当时父亲也跟着家主去了,回来时候,带了多少的礼物?都是别人硬塞过来的,可见风光一时无俩呢!”夏怡老老实实的跟我说道,然后少梓也是两眼发光,说道:“当时师父不在,可不知道这盛况,大家都挤破了我们天一道门槛呢,之前师父跟我走的那条路,还是新补过的。”

    “豆腐渣工程吧?”我哑然失笑。

    “好吧,弟子也是听师兄们胡诌的,但反正就是很夸张就是了,后山反正是人比树都多。”少梓吐了吐舌头,她平时都住在后山,老祖婆飞升前后才住回了道观中。

    “是呀,从那时候起,夏家就开始了大范围的扩张,而不少的儒门也跟风投靠,就是因为天一道的势头摆在那呀,所以你没看到呀,只要是天一道来了人,整个夏家都震动了,这是别的门派所从未有过的,关系不好,也不能这么干吧?”夏怡似乎不怎么喜欢夏家这么借势。

    “呵呵,天一道经过这一次大战,飞升修士众多,天一城也没什么仙修了。”我苦笑道,但毕竟真正的实力摆在那,就是悟道的弟子都多不胜数,一般的门派确实不能抗衡。

    “飞升?”夏怡目瞪口呆,她也是修炼者,哪里不知道飞升是什么,所以震惊得无以复加,忙问道:“听说七星境修士还要借助超级宝物和机缘才有机会飞升,而八卦境、九阳境也不会好多少,加上听说近数十年间,已经无人能飞升成功了……怎么天一道的飞升了很多修士么?”

    “两三百多吧……”我笑道,夏怡知道的不多,看来这件事还没传到她这个等级的修炼者耳中。

    “两三百?”夏怡一听,咚一下,手一歪,本来支着下巴就磕到了桌子上:“天哥开玩笑吧?”

    “呵呵,天一道差点就剩下我一个仙修了。”我喝了口茶,淡然的看着她。

    “啊?那会不会有人跑去闹事?天一道不高调,但站得太高了……”夏怡看我淡定的样子,不好意思的也拿起了茶杯,细细的品味了下,待心情平静后,她才想起什么,担忧问道:“天哥,那你现在到底什么修为,这次是逃难上来的吧?放心吧,夏家也今非昔比了,只要和老家主好好的说说前因后果,他们得了天一道这么多好处,拉动儒门庇护你,还是没问题的。”

    “逃难……”我心中灵光一闪,然后点点头,苦笑说道:“差不多,就看看他们收不收。”

    少梓眼神古怪的看着我一下,但却很快恢复了激灵,一副苦瓜脸来配合我。

    “嗯,怪不得了,我就说天哥这么狼狈怎么回事,一路上肯定没少遇到敌人,被人追杀果然太危险了,不过现在好了,到了夏家,老家主和家主一定不会不管的。”夏怡连忙道,然后说:“天哥,你要不要去见见夫人?”

    “那最好不过了。”我连忙说道,心中自然是高兴的。

    夏怡当即点头站了起来,走到了后门的位置,然后朝着外面张望了下,可回来的时候面露苦相:“天哥,想不到老家主安插了好多的九鼎会弟子在附近,咱们可能出不去了。”

    “没事,你可以到我母亲那,我只要追踪到你的位置,过去还是易如反掌的。”我笑道,之前一直隐介藏形在悟道期,不过夏家老爷子肯定不相信,如果给发现,我大可以装成三才境,因为很多人对我的消息都停留在了这个境界,就算有说我五行境的,我也可以说被打伤了不是。

    夏怡愣了下,但知道仙修都不同寻常,就赶紧出了房间,转道去了母亲那里。

    不出一会儿,到了一栋小别墅那里,夏怡敲门后进了里面,我和少梓上了楼,几乎同时把代表自己的纸人丢在了房中,然后又分别使用了缩地术,一起到了房子的阁楼上。

    我看着少梓把法术运用得炉火纯青,不禁心中暗暗点头,给师兄带了一段时间,果然逃跑法术一样没拉下。

    从楼梯上下去后,夏怡已经和母亲在那等我了,母亲一看到我,脸上笑开了花:“你这孩子,总算记起我来了。”

    “妈,我来了。”我开心道,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在夏家,妈过得还好么?不行就回天一道吧,也比较安全。”

    “不用了,去了天一道,也该没什么认识的人了,瑞泽、雪儿也跟你外婆一起飞升上界了吧?”母亲开口问道。

    我心中惊讶,没想到她居然知道这事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