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5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等鱼
    “妈,他们大部分都上去了,不过那一战,打得太惨烈,好些弟子最后都没活下来。”我叹了口气,这件事始终成了我的心结。

    “逆天之路。不是那么好走的,能走这么多人,已经超出我的想象了。况且你外婆铺下了这么大的局,还带上这么多人一起飞升,虽功德无量,但从来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若没有你,怕也是没有办法成功的。”母亲安慰起来。

    “夏家的事情,妈弄明白了没有?现在以我的实力,在这一界,已经不惧任何的势力了,只要妈觉得谁是策划这场阴谋的人,冤有头债有主,我都会以雷霆手段清理掉他们,毕竟当年为这件事情死去的人和鬼实在太多了。”我缓缓的说道。以上厅巴。

    夏怡愣愣的看着我。见我目光决绝不像是假,心中也很是惊讶,但因为母亲在,她没敢多问。

    “夏家的事。已经过去了……当年做出这件事的人,已经无从去考证了,就算明知道夏家老爷子有参与九鼎会的密谋,那又怎样?为的是整个夏家的利益而已,九鼎会早就大清理过了,自从夏老爷子上位后。把当年参与这件事的人清洗了,我本来一肚子火回来,但还不是打在了棉花上?无从用力呢……难道要闹得整个夏家鸡飞狗跳?”母亲有些不忍心的说道。

    “是不是夏清平和你说了什么?妈,你原谅他了?”我皱了皱眉,我和这位名义上的父亲接触不多。从小都是外婆、母亲养大的,他当年没有薄我和母亲,光这一点,他就其罪难赦。

    咚咚咚。

    门外,敲门声响了起来,夏怡拿着遥控器按了下,显示器里显示了外面的景象,是夏清平来了。

    我皱了皱眉,他倒是来的巧。

    “让他一个人进来吧。”母亲没有犹豫的说道,可见母亲和夏清平已经达成了一定的默契。

    我想了想,一句话也没说,当年分离夏武的神魂,一个是善良的主魂,转世成了瑞泽哥,而另一个是夏武的魂识。有着所有的记忆,给镇压在了十万大山。

    夏家接引魂体入母亲怀中婴儿,整件事罪大恶极,带来的是影响了我们一生的宿命。

    瑞泽哥是夏武转世,那我到底是什么?这次来我也是想知道,黑衣人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手脚。

    很快,夏清平就一个人走了进来,他看到我,脸上自然是惊讶无比:“一天,是你?”

    “是我。”我才点点头,并没有表现出半点情感波澜。

    “怎么来都不和大家说一声?你爷爷一直都念叨着你,大家也都很想见你,这个月已经派了好几个弟子前去天一道,但沧岚都推说你在闭关,不见客。”夏清平有些高兴的问道,可见他见了我是相当的高兴的。

    “活阵之战,我受了重伤,到了现在也堪堪恢复到了三才境,不见外客也是正常,而且现在天一道为了避嫌,已经和我几乎算是脱离了关系,这么说也实属正常。”我淡淡的说道。

    “嗯,那也好呀,你把天一道治理得额如此出色,要不一天,你既然回到了夏家,要不直接在夏家呆下来好了,你爷爷一直就想你回来帮忙治理夏家,你如今已经三才境,在我们夏家可算是一等一的高手了,就是你爷爷也不过两仪境,和我比起来,更是云泥之别。”夏清平倒是光杆,居然直接还想要拉拢我。

    “那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不过……这次活阵之战,我带着诛仙大炮杀了不少四大仙门的高阶修士,这一路上所遇追杀不断,这么加入夏家,会不会给夏家带来不便?”我有些高兴的看着夏清平,一副真的可以加入夏家么的神情,但表情也在高兴之后自然的恢复了担忧:“而且现在瑞泽哥和外婆他们都飞升上界了,整个天一道,几乎剩下我一个仙修,真的不要紧么?”

    夏清平一愣,但仍说道:“一天……你这说的什么话?儒门岂是这么贪生怕死之辈?只要你愿意回到我们夏家,儒门的仙修也不会置之不理,只要你回来就行了,善后的事情,我和你爷爷去做就是,即便你惹下天大的祸事回来,我们就是死,都能给你圆下来。”

    夏清平的言论让我心中一暖,但我并不是当年的孩子,随便一颗糖果纸皮就能把我忽悠了,只是唉声叹气,一副不知道怎么办好的表情。

    母亲虽然不知道我葫芦里卖什么药,但也配合起了我:“孩子,你一路疲于奔命,今晚先好好休息,什么都不想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哦,那好。”我点点头,夏家现在似乎表现出并没有多大后台的样子,看来还得再留两天观察下了。

    “对了,一天,如果你不介意,我是否能把你来了的消息告诉你爷爷?也好让他老人家有个准备?”夏清平提议道。

    “没问题呀,我不请自来,而且身份特殊,当然要跟他说一声,到时候如有仙门寻仇,也能知道怎么回事。”我淡淡的说道,表情不置可否。

    “不会的,一天,你是我夏家最为重要的一份子,我们不会让你出半点事的。”夏清平铮铮说道,然后和母亲说道:“孩子他妈,那我先把这件喜事报给老爷子,让他高兴高兴。”

    母亲拿不准我的想法,就只能说道:“既然一天没意见,那说一说也好。”

    夏清平又说了几句寒暄的话,就告别了我和母亲,去找夏老爷子去了。

    母亲皱了皱眉:“一天,你现在不过三才境,这么大张旗鼓真的好么?”

    我双手捏了捏她的肩膀,帮她松了下紧绷的筋骨:“既然都回来了,夏家也说要保我,把我说出来有什么大不了的,妈,你放心好了,是福是祸,看着就是了,到时候真是害我,打不过我带你逃就是了。”

    “唉,逃、逃、逃,妈也不是没逃过,就是怕之前白瞎了眼呀,心疼时间。”母亲叹了口气,现在夏家情况暧昧不清,我说只有三才境,不知道他们是打算把我供出去,还是要好好捂着?

    供出去,可不少仙门会买账,现在六大仙门,至少有四个对我掉级是喜闻乐见的,就看现在夏家的背景到底是哪家了,是保我呢,还是要把我这烫手山芋送出去。

    “呵呵,得过一天且过一天嘛,妈不是这么给我取名的么?”我笑道,让母亲好好坐下。

    “师父,让我来给奶奶按摩。”少梓乖巧的过去,替母亲按摩起来。

    “孩子,你跟着你师父,真是受苦了……”母亲有些愧疚的说道,少梓立即笑起来,忙说不辛苦,这小东西,古灵精怪的,倒是讨人喜欢。

    告别了母亲,我和夏怡也懒得继续躲下去了,直接出现在了夏家里面。

    而夏家反应也很快,把我来了的事情传得整个夏家都知道了,不少儒门泰斗本来是来拜会夏家的,但知道我来,都递交了拜帖,我扫了一眼,都是一些在儒门中有头有脸的人物,甚至还有好几个仙修,但我无论是以天一道创道师祖的身份,还是以三才境的身份,都有拒绝见他们的资格,所以一概没见,只答应了晚上九点钟的夜宴出现一下。

    老爷子的反应也很快,立马有子嗣带了消息过来,说八点夜宴前要见我一次,这位我不见也是不行,就当是提前的预热一下了。

    夏怡把我从待客厅那请到了原来我住过的那间小别墅,我触景生情,想起了师父墨长恭来,心中顿生难过,而看向了窗外的时候,也想起了老祖婆来。

    可惜眼下二师父死了,老祖婆也飞升上界了,大家再无相见机会了。

    刚洗好了澡,少梓就过来敲了卫生间的门:“师父,夏家的老家主又来了,咱们这次是要见他的吧?”

    我应了声,穿了天一道的道袍,然后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少梓也换了一身深色的天一道道袍,打扮得很水灵,我对这弟子还是很满意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