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6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静心
    开了门,夏云轩就拱手笑起来:“一天,你可算是愿意回来了,你爸爸说起来的时候,我还不大相信,原来真的是你。”

    “老家主还是龙行虎步。气势不凡,先进来坐吧。”我岔开了话题,邀他进来坐,而夏清平也跟着过来了,尾随的还有夏云器、夏海飞等一干之前我连正眼都不敢瞧的前辈。

    我其实看到夏海飞的时候,已经有些闹不明白夏家的情况了,这老东西之前给紫衣吸干了修为,现在居然又回到了原来的境界,难道夏云轩真有这么大的魅力?

    这些老家伙也都跟我打起了招呼,我细细看着他们的表情变化,并且把修为死死锁定在了三才境,让他们谁都看不出来,不出所料,他们并没有对我表现得特别的尊重,只是把我当成了战略伙伴而已。

    “听说之前你负伤从五行境掉落到了三才境。一天,让爷爷我看看,家里有不少的仙门疗伤圣药,虽然可能及不上你们天一道的玄丹。但百家总有所长,试一试也算是多条路子嘛。”夏云轩老谋深算,靠近我后,就提议要帮我看看伤势了。以亚广划。

    我笑了笑,这老家伙,看来还不大相信我的话。想要好好试探我一番,也好,我就让你查查。

    “好呀,那就先谢过老家主了。”我当即伸出手给夏云轩号脉,而他后面一群老家伙。似乎有些不大高兴,因为我不以亲戚的称谓来称呼他们。

    夏云轩伸出手搭在了我的脉络上,放出了雄浑的气息侵入我的身体,我自然没有半点的担忧,毕竟我也是个九阳境的修士了,制作点脉络上的问题,还不算什么难事,给他这么一阵细细盘查,也没给他查出什么来。

    “唉,可惜呀,之前好像你已经是五行境的修为了,但这次脉络却变化极大,竟只有三才境的实力,我一个两仪境的,实在并不能查出什么原因。看来对手用的秘术可真是犀利。”夏云轩叹了口气,然后回过头说道:“清书,你去库房那把那枚天青子回春丹取来,我要给一天用了。”

    夏清书是四叔,以前倒是对我刻薄之极,而即使到了现在,似乎对我还不大满意的样子,所以听说要给我治病,他生怕治回五行境,有些犹豫,说道:“爸……这回春丹……”

    “快去吧,治病不宜迟。”夏云轩立即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夏清书当即就去拿了药。

    看来老家伙们耐得住,但小东西可耐不住,夏家确定了我只是三才境,已经开始冒出点端倪了,我还是一副反正已经回到了夏家的表情,自然是大大咧咧的,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的样子,夏云轩当然是问起了我现在天一道的情况,并且确认飞升的事情等等。

    我自然是老实的把事情说了一遍,问到了紧要处,我以闭关为由直接搪塞了过去,夏云轩见问不到关键点,也只能把我当成天一道的创派祖师来对待了,而且现在关键问题也不是没有,因为我还脱离了天一道,这点让他表情有些尴尬,但还是一副和蔼开心的样子。

    不过好几个老家伙心情似乎都不大美丽了,即是说,往后想要把天一道往他们夏家那边拉,也要问过夏沧岚和章素离才行。

    夏沧岚对夏家有所芥蒂,章素离又是负责对外的,这两堵大山,已经注定天一道在关键时刻,难以成为夏家的强援,只能是偶尔用这名头唬唬人罢了。

    而我作为一个三才境,虽然厉害是厉害,可架不住我满天满地都是敌人呀?这可就难办了,如果赖在夏家,夏家就危险了,帮不上忙就算了,天天还来几个仙门上门讨命、讨公道的,谁乐意呀?

    “也好呀,老大瑞泽上天当了神仙,那是功德圆满,白日飞升是值得高兴的嘛,我们一家也算是团圆了,大家说对不对?”夏云轩笑道,可后面的人表情笑得却很僵硬,对我三才境跑来这避难,都心中不高兴起来。

    “一天,大家都是亲戚,你也是我们夏家的一份子吧?那最新我们夏家准备要兼并北方儒门的事情,你怎么看吶?”夏海飞问了起来。

    “统一儒门,这没什么不好,就好像当年我把道门从分裂边缘拉回来一样,对吧?”我笑着说道,却看着夏云轩的表情。

    夏云轩说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说道:“我们夏家,秉承了祖先的遗愿,也是想要广播道统,为玄门做出贡献,并不是野心泛滥呀,一天,实际上现在的局势,统一和不统一都没什么区别了,我们儒门夏家,已经不算小了,你说呢?”

    我笑了笑,不着边际的说道:“话是这么说,不过不管如何,老家主想要怎么做,我也都是支持的。”

    “嗯,好呀,那就好,对了,眼看夜宴时间要到了,我和你爸爸先去准备准备,你也别忘了,要参加宴会呀。”夏云轩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也不打算久留,带了一群的夏家亲戚离开,临走还和我说一会要参加什么夜宴,本来答应好的事,我当然不会无故放鸽子。

    就这样,夏家的夜宴正常的举行了,听说我出席宴会,大家自然都是高兴无比的,要知道若不是顶尖的仙门,也不知道我在仙门的事情,只知道我天一道目前在四脉中,恍如巨无霸一样的存在。

    毕竟一个丹道和炼器发展都顶尖的门派,还有身负替人渡劫的金手指,无论放哪里,都是热门之极的人物,没理由不巴结,特别是些马上要渡劫的悟道者,更是求神仙告姥姥的,要请我替他们渡劫,所以宴会中,当然是宾客尽欢。

    大家是高兴了,连忙赞许夏家多了我这样厉害人物,但夏家似乎却不是很高兴,夏清平还好,表现得很客气,夏云轩也没什么异样,但其他修士定力就没那么好了,对我的加盟,终归是有些想得长远的,毕竟都知道我情况不乐观,当然,除了夏家,也有一些暗知内勤的门阀,对我避而远之,至少远远没有那么想接近。

    所以第二天一早,我就带着少梓前往后山,准备帮这孩子进入入道,因为入道是玄门修士仅次于悟道的重要关卡,现在少梓以阴阳家入道,更是如此。

    祖师爷曾经传授过我阴阳家的各种辛密传承,我在山中找了个阴阳之气充裕的地方,画下了太极阴阳的图形,以两套聚气阵旗摆下了阴鱼大阵和阳鱼大阵。

    两个大阵咬合成阴阳后,少梓则坐在了中央,感悟阴阳之力。

    入道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办好这一切,我就放心的到旁边打坐起来,静静的守护着她。她倒也是有定力和智慧的孩子,知道我打算在这让她入道后,就静下了心,反复的在两个日夜的时间里可了劲的挣扎,还别说,虽然失败了无数次,但还真的给她入道成功了。

    这就是天赋,没有经过什么丹药的触发,仅仅是抬高了阴阳两气的凝聚,就真给她成功了,也是平时苦练的原因,不过入了道,还要稳固修为,我仍继续的等待着她的晋级道路趋于平稳。

    不过平静的时光可没有持续多久,夏家的传讯很快就来了,我想了想,让少梓先收功,决定下去看看情况如何。

    到了夏家,夏云轩脸色有些为难,说道:“知道你上山带弟子入道,所以这两天来,有些同道没有离开,苦求我让你帮他们一些忙,你看,大家都是儒门的子弟,是不是能够让他们晋级混元境?”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