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6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犊子
    母亲双目一红,她从来没想过夏家会突然发难,之前来的时候,好茶好饭招待,几乎穷极能用得上的礼仪,但现在在我到来之后。整个夏家就露出了獠牙来。

    其实这不难理解,夏家对于母亲,以隐瞒为主,而且相关的人早就能处理处理了,不能处理都杀了,唯一正主夏云轩不说,谁知道里面有什么猫腻?就算抱着路遥知马力的心态来这一坐三十年,也未必能找出什么端倪来。

    而我以三才境来的时候,就注定了整件事起了波澜,如此修为在四脉中的确强大到无人能说什么,就是夏家,都会觉得心情舒坦,因为以四脉的格局来论,就是无敌了。

    但偏偏夏家是有后台的,而且后台还必须是仙门。格局变得不一样了,把我一放到仙门层面,三才境那就是大白菜,谁不高兴了都可以拱一拱,更何况我在仙门大战、活阵大战中招来的不高兴太多了,大家那是想尽了办法来杀我,夏家当然扛不住了。

    “虎毒不食子!你怎么这样!”母亲两眼血丝满布,指着夏清平,绝望。让她心灰意冷。

    “孩子他妈,一天的事情,我们夏家一定会好好的和人家周璇,毕竟现在他是在逃亡,总不能逃到天涯海角,必须得有人来解开这个局……”夏清平看着母亲和我,脸色有些发白。

    “是呀,我们已经跟北极仙门的仙长说过了,这次的事情,皆因大家误会所致,一天当时以秘术提升自己的实力,修为崩坏他们都是知道的,但仙门做事是就事论事,不会因为上次的事情就报复杀人,所以还是能好好的商议的。该赔的赔,该道歉的道歉,事情解决并不困难。”夏云轩淡淡的说道。

    话音刚落,周边已经出现了一群的仙修,这些仙修不开地仙眼的凡人,根本看不到仙气罡罩中的他们,而忽然出现时,也全都是一阵浓烟而来,所以几乎像是凭空就这么多出了个人似的。

    “呵呵,帝仙宫,雷霆海,深海渊,炼狱,四大仙门都来了,夏家面子可不小。不,或者说想对我出手的,可不少嘛。”我看了一眼周围的所有修士,大致也猜出了对方隶属的阵营。

    数量不多,甚至占不到夏家一小撮的仙修,却围住了我,夏家走了过去,对着一位雷霆海的八卦境修士鞠了一躬:“古前辈,这位便是我夏家的子嗣夏一天,目下已经把他留住了,不过前辈,毕竟他也是我夏家的子嗣,还望前辈能够留他性命的好。”

    古姓的仙修长脸,长发,双目细瘦,嘴唇和耳朵都很厚。他脸色古井不波,一身的雪白,就仿佛画像上走出来的儒道至圣一般,看着夏云轩说道:“孩子,你的子嗣,名声之响亮,已经远甚于你了,而且他走的路太长,偏得太远了,你们却没有能及时的斧正他,夫子有云,士先器识而后才艺,如今君子不器,已不能用我儒家之想法来对待,且先看看诸位道友如何想可好?”

    “好,晚辈听从古前辈的。”夏云轩恭恭敬敬的赔笑道。

    “夏云轩,你怎么不认这八卦境当爹?”我阴冷的说道,但夏云轩却没有回答我。

    “嘿嘿,古居南呀古居南,你推皮球的功夫都赶上太上老君打太极了。”一个尸仙阴惨惨的说道,这位双目全黑,鹰钩鼻,一身华服,身上挂着一把长剑,看起来就跟古代的侠客一样,我扫过去,竟同样有八卦境的修为,看来帝仙宫,可不止是有龙靖。

    “尉迟央,半斤不说八两,这孩子是杀是剐,你们都抢着来,那就来个准信,别婆婆妈妈又让他跑了。”八卦境的炼狱鬼修,竟是老熟人了,乃是那阴梦离。

    一群的仙修来临,夏云轩示意夏家人都退后到了很远的地方,但却没人敢离场,毕竟谁知道会不会触动这群老怪物。

    “一天,既然你能走,那你就赶紧的逃,妈顶多让夏家那些阴险的狗贼杀了!”母亲冷冷的说道,并且推了我一把。

    “原来是你母亲呀,夏一天,那你还不赶紧投降?你知道我们鬼仙门,向来是不讲什么道理的。”阴梦离舔了舔嘴角,那双白色的眼球盯着母亲。

    “阴梦离,古居南,尉迟央,那就按照之前我们说的,让他自己喝下那瓶洗魂髓的药,放出祖龙气运好了,至于花落谁家,咱们可就各施各法了。”深海鬼族那边的八卦境冷声说道。

    “别忘了,人,古某是要带回雷霆海的,这小子让老祖吃了些苦头,老祖可不大高兴呀,新晋九阳的左道友也明言要此子回去,大家没意见吧?”古居南淡淡的说道。

    “老祖和左……师姐要人,我们当然是没有意见的,那就怎么办吧。”尉迟央点头说道,毕竟九阳境在雷霆海可就有两个了,多要一个人,大家能有什么意见,能拿到祖龙气运才是要紧,是以尉迟央又说道:“小子,赶紧喝下之前那瓶洗髓液。”

    “什么洗髓液,早不知道丢哪了。”我冷笑起来。

    “呵呵,你刚才没听到么?放出祖龙气运,还能有命活到见老祖,要不然,现在可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了。”阴梦离脸皮气得抽动了下。

    “夏云轩,你听到了没?这几个八卦境的说要迟早杀我,你总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你孙子给斩杀当场吧?而且跟拉去屠宰场一样,早晚都是死路一条,来,快帮孙子斡旋下吧。”我回过头,问起了夏云轩。

    夏云轩脸色难看,但仍说道:“这些年,我们夏家在世俗界,一直替仙门办事,也薄有贡献,孩子,你赶紧喝下那洗髓液吧,到时候你自废了修为,成了凡人,去了仙门,只要跪下和老祖认个错,想必前辈老祖也不会太难为你是不是?古前辈是我们儒门德高望重的前辈,看在你也是夏家一份子,也不会见死不救的,喝吧。”

    “让我给祖老怪跪下?呵呵……”我冷然发笑,看向了夏清平,说道:“夏清平,你也是这个意思?是要把我送去雷霆海,对吧?”

    “一天……”夏清平柔声喊了我,双目中仿佛星云浮动,看了周围一眼,他一步步的朝我走过来。

    我叹了口气,觉得他和夏云轩也没什么不同,难道是临了的告别么?

    “清平,你……我真是看透你们父子了。”母亲脸上露出绝望,那种神情,是爱侣背叛带来的可憎和可恨,她似乎也没想到,夏清平会是这样的人。

    “清平,你知道我们的父子大业,如今整个儒门都是我们的了,有时候,必要的牺牲也是要的。”夏云轩淡淡的说道。以医呆号。

    “爸……我知道,但……我不能。”夏清平摇头苦笑,随后忽然间,面露狰狞,大手一挥,轰的一声,周围全都陷入了烟雾中:“孩子他妈!让我们一同保护孩子走!”

    “死孩子!再不走!更待何时!”姜兰的声音也在这个时候响起。

    这一刻,我脑子里嗡的一声,就跟受了魔怔,我真没想到夏家竟会是这样的格局,这般的复杂!也只有事情进入不可婉转的时候,这样的真实才会展现在我面前!

    “一天!快走!有妈妈和爸爸在,就是我们死了,也不会让你有事!”母亲怒吼一声,就跟护犊子的愤怒母牛,找到个什么人,都会冲过去拼命。

    “任敏!你该死!”夏云器的声音传来,而姜兰也暴怒了:“走了一个,就算是那死孩子,也是我夏家老大的种!死都不能给外人戕害咯!”

    母亲和夏清平冲了上去,要和仙门的拼命,少梓两眼泪水涟涟,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我嘴角露出了欣慰的笑意,而这个时候,我的修为一瞬间冲破了三才境,一路突破,一层层,一境境扶摇直上!

    到了九阳境的时候,周围彩光萦绕,如烈火燃烧,七倍道统的九阳境,气势惊天动地。

    轰隆!

    我伸出手,一剑射向了父母的前方,前方一条路,如开山僻石,无一合之敌!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