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6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失主
    夏清平脸色苍白,向前走了两步,但却停了下来,而姜兰老泪横流,一声‘老爷子’直接扑了过去。

    人死仇消,母亲怔怔看着这一切。目中本来的愤怒,在这一刻总算平静了下来。

    夏云轩临终之言里,什么都没有说,但却什么都说了,他说夏清平谋略比他老辣,而我,比夏清平更加的阴狠,那有可能,他觉得里面藏着更大的秘密,只是他没有说出来,因为只要是夏家没有倒,那对他而言就是成功的。

    我看着夏清平,心中五味陈杂,夏家哪个简单了?姜都是老的辣,夏清平。难道就是蠢材了么?不,显然不是,因为现在算起来,最终得利着就是他,而整个夏家,却没有一人得利,也没有一人失去该有的利益,只不过是换了个主人而已。

    但我出身夏家,难道要杀死整个夏家的人?或者断掉夏家的脉系?诚然不能。无论对错,到时候我走到哪里,无论是谁,都会戳着我的脊梁说我是不孝之人。

    而且夏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坏的,好比姜兰,好比管家夏洺、夏怡,他们都是好人,我又哪来的杀心?

    “夏浩飞,夏玉莲,夏浩宇,夏……我点到名字的,自己走出来自废修为,再有欺凌弱小的风言风语之事,我绝不会放过!”我一个个名字念出来,而有了之前那一幕。没有人再敢违背我的话,一群的夏家子嗣,还有九鼎会站在高位的爪牙,全都站了出来。

    为了防止漏网之鱼,我目光没有移动,嘴里却暗语传音给了夏怡:“夏怡,夏家还有品行不端者,你点出名字后,我今天就会带你和你父亲离开夏家去天一道修道,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可以当我没说过。”

    “我愿意和天哥回天一道。”夏怡连忙站出来说道,并且把夏家里品行不正的又加了十多个,我心中不禁摇头,看来夏家恶人。比我想象的还要多。

    夏清平,以及其他夏家有地位而残留者,在我吭声后,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家里的少爷,小姐,以及爪牙站出来自废修为,或者让我废掉修为。

    夏家大清理,其他儒门根本不敢久留,更别说是有我一个九阳境站在这里了,刚才的血腥气息,早就吓得他们躲都来不及了,也不知道是哪个愣头青,居然跑来跟我告辞并得到我的允许后,一群儒门的泰斗都如释重负的跑过来找我道别,我并没有难为他们。毕竟这些都是夏家请来的,只要还没有作恶触及我的底线,我也懒得理会他们的来去。

    就这样,夏家只剩夏家人,再也没有其他的人了。

    给点到名字的夏家修炼者给废去道统后,为了防止跟夏海飞那样再修炼回来,我施展了魂毒,并且告诉了他们魂毒到底是什么,这让原来还抱希望者彻底打消了修炼的念头。

    幽冥毒剑是我原创的独门法门,中了此毒的凡人,没有任何的问题,但若是修玄,势必会遭到反噬,就跟李破晓的情况一样。

    李破晓自从活阵之战后,就消失无影无踪了,不过以他现在的修为,对我没有任何的威胁,两个弟子李辰飞和李灵仙也因为必须修炼乾坤道法薄了性命,但我心中颇为担忧,也想过要抽空去探望他们,但现在还不是时候,需得等夏家风波停止,一洗铅华了再说吧。以医丽弟。

    我暗想着这些事,完了看向母亲,说道:“妈,跟我回天一道吧,夏洺管家和夏怡会照顾你的,我会在道观后山给你开出一方土地,或者你可以去大龙县居住也行。”

    “早就该走了!死孩子!赶紧离开夏家!你对夏家来说!就是扫把星!”姜兰听说我要走,双目通红的站起来,她浑身是血,一遍的怒骂,一边的跺脚,跟恶灵似的。

    我叹了口气,诚如她所言,我对夏家而言确实就是扫把星,她死了丈夫,主心骨也没有了,怎么可能还留我?

    我带着少梓和母亲,以及夏洺父女,直接就走出了夏家的门口,而夏清平追了出来,脸上带着愧疚:“一天,你奶奶就是这个脾气,但你是他的亲孙子,等她气消了,想通了,终究会明白你对夏家的所作所为的。”

    “夏清平,你不用和我说这些,你一直想要夏家的家主之位吧?夏云轩一死,你也上位了,不用假惺惺的跟我说其他,管好你的夏家,不要让我知道你们夏家做出什么恶事来,否则别怪我不顾出身,将你和夏家爪牙全都打成齑粉。”我冷冷的说道。

    “一天,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之前发了短信给你,已经提醒你早点离开的。”夏清平连忙解释道。

    “我手机一直就是关机状态。”我皱了皱眉,懒得去验证这事实。

    夏清平看我表情难看,当即又道:“我也让母亲去提醒你们走了。”

    “或许是,但那不重要了,我不是孩子,我有自己判断事实的能力。”我冷冷说道。

    “一天,你爷爷,以及夏家的所作所为我知道你厌恶无比,而为父这么做,更让你也把我想成了恶人,想要借机上位,但夏家,以及我,都有不得已的苦衷,你终归也是夏家的人,应该明白夏家现在所处的位置,已经是不进则毁了……”夏清平叹了口气,然后说道:“当年你爷爷的作为,我知道你厌恶之极,但我又如何不厌恶?我隐忍这么多年,何尝不是为了今天?”

    “呵呵,你是怎么看出我的修为?”我冷笑问道。

    “一天,我没有看到你的修为,我是无路可走了,看着你母亲和你身处危机中,你们若是死了,我留着干什么?我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们母子呀!”夏清平苦叹道,然后看向了母亲:“孩子他妈,你难道就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么?我这么做,不都是为了你和孩子么?”

    “或许吧,夏清平,你心机叵测,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所以我只能相信我的孩子,咱们就在这里别过吧,别再来找我了,如果你还想留着点香火情分,以后老死不往来就够了,管好你的夏家,毕竟你在夏家,除了老爷子,势力早就盘根错节了,其实孩子的到来,加快了你的脚步而已,你们都是一路的货色,除了自己的权势,还是权势,为了这个,你们能放弃的东西太多了。”母亲摇摇头,愤袖离开。

    我看了夏清平一眼,也不再打算和他来往,至于他带着夏家走上什么样的道路,我也没兴趣知道,这可能是我看他的最后一眼了。

    带着母亲等人回到了天一道,安顿好夏洺父女,以及一干夏家愿意跟来的子弟后,我和少梓再度准备踏上往北边的路途。

    但前脚刚走,后面我的电话就响起来了,一看这电话,竟然是赵茜的,我拿着手机的手,顿然的抖了一下。

    接了电话,我立即问了起来:“喂……赵茜?”

    “赵茜?”电话那头,一个陌生的男子反问道,然后连忙说道:“哦,这个电话是我捡到的,我看这手机蛮贵的,还有一大包的东西,也有几千块现金,还有一些奇怪的精致器具,看起来蛮贵重,就觉得这叫赵茜的施主似乎不是普通人,就挨个打上面的号码,我看你这个号码拨了好几次,却没有接通过,所以我想你是她重要的人……”

    “什么!?”我惊呼出声,赵茜连自己的背包都丢了?手机还给人捡了?那她难道陨落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