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6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青海
    “丢包的位置是在哪里?你那边又是哪个地方?”我连忙问起来,赵茜丢了东西,手机居然还有电,那就说明离开不会太久,很可能她还活着也很可能。

    “哦,这里是青海省格尔木。不知施主知不知道?”对面男子和我说道。

    本来我以为他说的施主是赵茜,叫‘失主’也没错,但他这么称呼我,我才恍然发现他是个和尚。

    青海的格尔木,我不知道是在哪,不过这难不倒手机的地图系统,所以我连忙说道:“大师,我马上就过去,你能不能稍等我一天的时间,我一定会用最快的时间赶去你那儿,如果方便的话,希望您能留下联系地址。”

    “哦,这个没问题,出家人助人为乐是结善缘,我捡到了施主之物≡然是要归还回去的,你来到了格尔木,打这个电话就好。”那边的和尚说道。

    “太感谢大师了,那先这样好么……我先接个电话。”我说完,挂掉了和尚电话,发现自己手机在这个时间段也有来电,好奇下看了手机,发现竟是赵熙的。

    接了电话,对面那已经是乱糟糟一团了。我心中惊讶,忙问起来:“赵叔,怎么了?”

    “一天呀!我知道你忙,但你这回怎么的都一定要帮茜茜呀,赵合飞升上界了,我可就那么一个女儿了……”赵熙疼爱女儿我是知道的,赵合上天他都没什么感觉,但赵茜失踪,那可就炸锅了。

    “赵叔,你先别着急担心,刚才是不是已经有个电话打给了你们?”我连忙问道,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可能。

    “是呀!你怎么知道?难道他也打给你了?”赵熙连忙问我。

    “我现在也去县里,就去你那边一趟吧,见面了再说。”我说完就挂了电话,电话终究还是分量太轻。既然也是去县里,还是走一趟赵家庄子好点。

    打开了手机的地图,我查找了下格尔木的位置,果然发现是位于青海省境内,又找了几个旅游的网页,发现昆仑山就在这附近,心中顿时有些疑惑。

    昆仑山乃是中国第一圣山、华夏龙脉之祖。属于亚洲中部大山系,是中国西部山系的主干。西起帕米尔高原东部,横贯新疆、西藏,一直伸延至青海境内,赵茜去西边,隐于昆仑,应该是依仗浑天罗盘走的,那边仙气充裕,是修炼的好地方。很可能她就是在那边出了事。

    我是猜到了这一点,但昆仑山和天一道交好,怎么可能赵茜会在那边出事?以爪斤划。

    带上了少梓,我从天一道那下山,开着韩珊珊留下的卡宴越野车往赵家庄园而去,路上还打了个电话给刘达,让他给直升飞机加满了油,然后去庄园那顺便来接我。

    好久没去赵家庄园,庄子变化巨大,自从老头和老太相继去世后,赵熙金盆洗手后,就和从县里领导层退下来的赵茜母亲任芸一同,在这庄子里住了下来,只处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和往来。

    我开车到了夏家的时候,赵熙已经和一群赵家的亲戚急忙出来迎接,一路是寒暄不断。毕竟虽然金盆洗手,但赵家很多旁系子嗣年纪轻轻就已经进了天一道学道了,而赵家本来就是玄门出身,自从天一道稳定后,子嗣和后代也有了继续修玄的意思,况且金盆洗手的是赵熙,就更关不住赵家向往玄门之心了。

    “一天……你说茜不会出事吧?”赵熙忙问我,心中惊慌之极。

    “放心吧赵叔,就算出事,我也一定会把她救出来。”我忙宽慰起赵家来。

    “刚才那和尚打了电话过来,说是捡到了茜的包裹……”赵熙和我交换了下情报,然后又说道:“之前我们家里打了好多电话给她,但都是关机的状态,几个月来都是这样,我们很担心,在天一道开坛布道那会问了章素离居士,她说天一道会密切的留意,但至今也没有消息,今天这一通电话,把我们这么多亲戚都吓回来了。”

    赵熙指着十几个亲戚说道,这些亲戚我大部分见过了,在赵老太丧事那会就见过,他们都知道我的情况,而参与过开坛布道,那更知道我这创道师祖的事迹了。

    “我的担心也不会无缘无故,因为之前茜茜就发过来一封电子邮件,说她算出来,她可能会经历一场劫数,事关生死,无法自己把握,因为前途末路,已无处可想了,唯有往前一步,才能够继续算出自己的命运,但这一步,很可能就是万丈悬崖,也很可能是转机,我当时觉得很奇怪,就打电话过去问情况,结果电话又是关机状态,后面我又打了几次,依然如此。”赵熙拿着手机,打开了一封电邮后拿给我看了。

    我认真的每一个字读过去,大致意思确实和赵熙说的一样,她用浑天罗盘也算不出自己的命运了,所以只能往前走,即便前方绝路,但按照现在的情况,很可能她走上了绝路了。

    “你说咱们家茜茜是不是没走出生路……”任芸哭道。

    “赵婶放心吧,我不会让茜有事的,我现在就赶过去。”我说着,就打算电话问问刘达什么时候来,结果还没拨通电话,外面一群赵家庄园里的人都好奇的看向了天空。

    直升机缓缓的降落了下来,我说道:“我这就去青海那边,到时候会把赵茜带回来的,大家放心就好。”

    “好,好,唉,难为你了,这么为茜茜着想,二话不说就开直升机去找她……”赵熙连忙握着我的手,感激无比。

    任芸抹着眼泪,她是喜欢赵合这孩子多点,不太喜欢赵茜,但毕竟系出骨肉,经历太多的事情后,她似乎也觉得女儿对她挺好了吧,当然,这些家事我是不大了解的。

    和众人道别后,雷虎也从飞机上下来了,本来还想和我报告一些生意上的事情,不过现在事情紧急,就暂时缓下来,让他开了越野车回去,我就和刘达一同前往青海省。

    最近阴阳两间的生意铺开了,雷虎的草药当然是卖往了全国各地,有飞机好处还是很多的,特别是和官方有了瓜葛后,这辆特权直升机自然而然打着玄门的旗号畅行无阻,雷虎也经常会去外省给天一道谈点买卖,这么一来,每个地方的燃油补给线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而玄门补给的路线,天一道还是有很多办法能够了解到的,我把格尔木县周边的补给点从天一道的情报网那挖出来后,就准备先在那边调查一下,毕竟赵茜能发电子邮件,肯定免不了有信号的地方,更免不了来过周边补给。

    线索渐渐的明朗后,天一道的信息网也就铺开了,不一会,农国富的师兄农强国那边就来了电话:“一天,我们查到了,赵茜居士三天前果然是去过了格尔木那边补给了,到时候你去了那,打我给你的电话,会有人来接你的。”

    “好的,谢谢农叔。”我忙感谢,然后让刘达继续飞行。

    到了夜里的时候,我们畅行无阻的就到了青海境内,并且长驱直入就进了格尔木县周边,在郊外停下来后,我拨通一个陌生的号码,不出四五分钟,一辆比亚迪越野车就开到了我这边。

    来人看不出我修为,见我一身运动衫,还有些犹豫:“请问……是夏……夏老祖么?”

    “范道友?叫我一天就行。”我看向了来人,是个年纪五六十岁的妇人,这妇人脸色青幽幽的,像是得了什么病似的。

    结果那妇人才确认是我,顿时就噗通一声跪下了:“老祖,快救救我。”

    “怎么回事?”我忙问起来,那老妇人应该是这里负责补给的黑市老板了,也隶属天一道情报网的一份子,毕竟玄门黑市和天一道挂了钩,基本上市面上有的东西,都能从天一道调到货,这是一大好处,如此一来,一般开了店,都会很快能站稳脚跟,不过坏处也是有的,听说因为新到一个地方,经常会与本地的玄门黑市有冲突,所以争锋一直就没停止过,难道是这个原因?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