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6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度化
    “我刚和农哥通完电话,就有一个十分厉害的人过来了,还气势汹汹的把店给砸了,本来我还以为是一些势力请了人要砸店,就主动说过要让出店铺的,但那人二话不说。就问我赵居士的所在,我明说赵居士进了山,他却还打了我一顿,并在我身上做了手脚,还说非地仙不能解这暗伤!”那妇人可怜兮兮的说道。

    我皱了皱眉,伸出手探了探对方的气息,发现果然有一股仙级的魂识力量在里面横冲直撞,心中不禁有些着恼,这明显就是北极仙门的探知类术法类型,要解决这股气息其实非常简单,但一旦掐断这股魂识力量,立马能让下咒的人知晓有同等级的敌人来救人了,他们也会早作准备。

    不过我不是一般修士,问了妇人的生辰八字,我拿出了替身纸人。用朱砂红笔把夫人的八字写了上去,当即轻松的引这股气息进了纸人。

    这么一来,对方还以为气息在妇人身上,不知晓我已经到来,而那股气息也无法蚕食妇人的生机,也算救了她,可算两全其美了。

    那妇人感觉浑身一轻,旋即高兴的站起来:“这就好了?”

    “嗯,没事了。是北极仙门一脉的法术,说说来人的情况,再把赵茜最后补给的单子给我一份副本。”我一边说着,一边把几张符纸给了刘达让他贴在飞机上,掩盖住整个飞机的样子,这样一来,无论是谁,看到飞机的位置,都会先给符纸障眼法迷惑住。

    带着少梓、刘达,我跟着那妇人的车子前往县城,这妇人说起她的来历,她叫范莘,是天一道的编外弟子,在本地做生意好久了,因为一次闻名天一道的能量。而去南市弄强国的店铺进货,这才加盟了天一道的玄门商铺的连锁队伍,并且一直在青海格尔木县开着店,格尔木本来就没有其他竞争者,所以一直平平安安,真没想到今天就遭殃了。

    很快范莘就带着我们三人到了她家的店铺,这店铺位处一条漆黑的小巷,虽然周边的店铺都开灯,但大家都没有开门,我看了上面的招牌,都是些做死人生意的,而到了晚上,这些棺材铺纸扎铺都不会有客人了。

    “在这里开店,也有十来年了,大家懂行道的。才会来我这进货,所以一直就隐秘安全,但谁知道,竟会出这事情!”范莘唉声叹气,摸了摸脸上还肿着的位置,带我进房子里。

    房子里乱七八糟的摆着香火、纸钱之类的东西,都给砸了一通,而转进了内里后,也别有另卖,好些奇怪的法器散落地上,我见都没见过。

    “西边那些什么喇嘛、一些大乘佛教用的玩意,我也进了一些。”范莘跟我说道,就一直整理东西。

    少梓很乖巧,连忙帮忙收拾杂乱的东西,刘达也来了,毕竟不能让他在外面过夜。不安全。

    “大乘佛教?”我虽然知道这西边有喇嘛,但大乘佛教却没听过。

    “呵呵,我也是新进货的,最近不是有个西园寺什么的和尚下山嘛,来问过我有没有什么法器之类的,农哥就跟我说门里有不少卖不出的,就先调到我这边卖。”范莘跟我解释着,到了柜子那边,翻出了赵茜补给的一些单据。

    我接过了单据,一路的扫视起来:“西园寺的大和尚也来了这?”

    “是呀,我之前把消息传回去过了,本来是不知道有赵茜居士这么个人的,因为来人也不会和我这商人通报姓名吧?后来农哥问起我,我才细细问了样貌,才发现我是见过赵居士的,而且没想到,她还是老祖找的人,不过说实话,那赵居士要的东西,可都是厉害的很的,还跟我定了很多地仙符,这东西,也就咱们天一道能够拿出手,其他的可没有这玩意。”范莘说道,然后指着我手里的一些补给品名字。

    除了地仙符,赵茜还指定要了不少的疗伤药,不知道是要干什么去了。

    “她一个人来?这药物可并不是一个人的份量吧?好比这东西,只会起一次作用就能产生药抗,她要了两份,到底是什么缘故?”我好奇问了起来。

    “哦,她好久以前来了一次,是一个人来,但前几天来的时候,是和一个年纪大不了多少的青年来的,玉树临风的,人也很有礼貌。”范莘老实的说道。

    “什么打扮?你细细描述下他的样子。”我皱了皱眉,赵茜还有同伴?但这次从天一道出去,只有她一个人而已,难道她是给人胁迫了?

    “呃……老祖,这男长什么样也说么?”范莘疑惑的问我,我皱了皱眉,认真道:“事无巨细,有时候细节注定成败。”

    范莘赶紧点头:“哦哦,是的,我看着那小哥穿得虽然朴素,但一看他带着的小玉佩等细节,还有在铺子里要的一些货物时掏出结账的钱包,好像蛮有钱的,还有,长得特别的帅,不知道老祖有没有看过最近热门的琅琊榜?吶,就跟这上面的男主角差不多,也是一脸的风尘,秀气,啧啧,而且赵居士对他似乎还青眼有加的样子……”

    “青眼有加呀……”我一听,沉吟起来。

    “师父,师父……你撒手,这东西都快折了。”少梓正在扯我手中的一把朱砂笔。

    我这才恍然尴尬松手,而范莘已经是双目瞪大:“老祖……我说是似乎,似乎哈,可能我老眼昏花,电视看多了……哈哈,毕竟郎才女貌给人的感觉是那样了……”

    难道是觉得我长得丑了?

    我面无表情,说道:“嗯,那他们还说了什么没有,有没有可以的话什么的?”

    “暂时……好像没有,不过这里玄门之人,特别是厉害者,多是往昆仑山脉那边走的,我觉得他俩应该不例外吧?”范莘连忙说道。

    我点点头,丢下了一枚五重的仙气块:“这仙晶是你的了,暂时离开县里一段时间,和农叔联系下,让他给你找个容身之所,说我让安排的。”

    “仙晶?”范莘一听愣了下,接过了五重的仙气块,脸上顿时笑开了花,这仙气块绝对是硬货币,往往一块的价值不是用钱就能衡量的,别说丢了现在这家店,有了这东西,开更大的店铺都可以。

    刘达去了酒店待机,等我回程的电话,我则带了充电宝和手机,然后和少梓在县里一个饭店门口打了那和尚的电话。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我约了他来出来,他爽快的应了下来,并且在服务员上网菜的时候到了饭店。

    人是铁饭是钢,少梓自从修炼后,饭量可不小,毕竟修道之人,在辟谷之前,转换能量都靠食物,所以她也不会例外。

    因为对方是和尚,我还点了好几样的时令小菜,倒是合适这位出家人。

    那和尚三十多岁,看起来还是很年轻的,我扫了他的修为,也有悟道左右了,没有看到他隐瞒实力的迹象,不过既然有悟道的修为,也足够让人吃惊了,毕竟入世的修炼者不常有才是。

    包间里,和尚说道:“想不到施主前辈是玄门修道之士,在下西园寺的和尚本心,见过施主。”

    “西园寺?”他居然是西园寺的和尚?我倒是听章素离说这西园寺厉害无比,无论是什么境界,只要是给他们认定是邪魔歪道,他们就会派出佛家弟子强行度化,听说出道近几个月,已经度化了不少的大魔头,还让我小心谨慎点,没想到这不就来了?

    “是西园寺,名不见经传,和施主的天一道比,可差远了。”本心和尚笑嘻嘻的说道,然后把赵茜的包裹双手奉上,并且还有赵茜的手机。

    我脸色骤然变了,身上的气息连少梓也一起护了起来,只要稍有不对,我不介意发动雷霆攻击,将这和尚灭杀当场。以爪丽号。

    “赵茜施主,肯定和施主关系极为重要吧,要不然施主也不至于会这个样子,也算情有可原。”本心看到我一副着紧事物的样子,表情似笑非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