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6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多心
    “你这孩子,嘴倒是甜。”我笑了笑,暗道孩子就是听话,眼下看着一排排的和尚,我轻咳了一声:“嗯,不错嘛。一共二十七个,三九之数嘛,当时围攻赵茜的时候,也是这个阵营吧?”

    “夏施主,你说笑了,我们这阵是专门为了夏施主而来,如果之前法度赵施主的时候用这阵法,赵施主未必能逃的。”本心当下苦笑的说道。

    “师父,我觉得这阵九阳都不能破呢。”少梓也确认道,不过我也对西园寺的整体实力有了新的见解,就问道:“你应该是西园寺最厉害的大和尚了吧?法号叫什么?”

    那老和尚看了眼我,摇摇头,说道:“夏施主,贫僧悟清,并非我西园寺最厉害的。上面还有法王悟性。”

    “那这次算是倾巢出动了吧?你们西园寺位处哪里?有多少人?实力最强的法王修为如何?都说一说,还有,为什么最近频繁出入玄修世界?按照以往,好像西园寺名不见经传吧?”我把疑惑的全问了出来。

    “我们……夏施主,你还是杀了贫僧吧,西园寺乃是我们的圣地,绝不容许有外人踏入其中。”悟清果决的说道。

    “不说?我擅长鬼道的法门,一个九阳境的修士,把你魂灵捉拿出来问话并不困难。难道也没问题?”我皱眉问道。以厅住扛。

    “那就由得施主了,在下既然落入施主手里,又不愿害了西园寺的诸位同门,那也只能任你宰割而已,而且我自己说出来,和被你说出来,这其中的法意又有所不同,所以请施主自便。”法清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光棍样,看我要下手,老和尚叹了口气:“夏施主果然是杀伐果断,不过以如此不道行径问出贫僧这些事,贫僧也不愿意再活下去,必以身殉道,届时,夏施主如何面对天下悠悠之口?”

    一群和尚顿时对我投来了恶毒的目光。我皱了皱眉,要杀他们,似乎也不大对,这西园寺说不杀生,也没杀了赵茜,我把他们狠揍了一顿也算是报仇了,还真不能杀了他们,我阴阳道的大义上过不去。

    “好,少梓你说,该怎么办?”我问起了少梓,毕竟这孩子聪慧绝伦,但我也要时刻的问起她该怎么解决,有助于以后她自己一人行走世间时,不会出错。

    少梓想了想,说道:“师父。我觉得不能杀,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们不问他西园寺的事情,总能从别人口中问出,眼下应该找赵师叔才是正事。”

    “嗯,少梓想法正合我心。”我点头说完,抽出了一张地仙符,念起了咒语:“同生寸心凉秋雨,千念悲风成片云,故欲脱凡无情世,剑魂幽毒伴沧零!天一道,幽冥毒剑!”

    那群大和尚惊恐莫名,但面对我这样的强者,已经不敢生出反抗,毕竟少梓也说了。死罪可免,这么一来,都甘愿承受这股恐怖的剑毒!

    绿色的剑气瞬间扎入了他们的魂体里,真顿时让一群大和尚全都痛苦的哀号起来,都大声的骂我‘恶魔’‘卑鄙者’什么的,这出家人还是保持了一些本来就有的优点,没有骂得太过狠辣。

    “九阳境的剑毒,想来你们也无处可解,这毒也不致命,不过副作用嘛,肯定是有的,好比动用修为,反噬在所难免,以修为强弱而论时间长短,但最长不会超过一年,而且修为在身,也是你们痛苦源头,除非能把它立即废掉了,光明之日才会呈现眼前,当然,这也是为了让你们不再为恶玄修世界,况且你们佛门不是说了慈悲为怀么?只要心怀慈悲,何处不成佛?没有修为,只要行佛心,集佛果,同样也是平民心中之佛,我想,大乘佛法也是从本心出发,而不是抱着天下无敌的想法吧?”我冷冷的笑道,这么做总是好处多过坏处,没有了修为,如果他们是好人,当然能够活下来,相反贪婪者,无处不是地狱。

    西园寺的一群大和尚对我自然是恨之入骨,但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们中了毒后,也不敢拿我怎么样,有几个脾气够横的还准备反抗,结果立即魂毒附体,侵蚀得越来越多,当即痛得放弃了作祟。

    我也懒得再去解释什么,也不再去问他们什么,而是将他们全都赶走了。没能从和尚那问出任何有用的情报,我只能招来了天棺疾行,从来时的路掉头,往山下放置越野车的地方而去。

    到了下面的时候,车子轮胎却给扎破了,两个看起来不善的骑行者正在附近游荡,我倒是没什么,少梓就生气了,说道:“这两个人真是讨厌,居然扎破了我们的轮胎,师父,我要去找他们理论。”

    “那你小心点,我找找车子里的工具。”我摇摇头,现在四个轮胎都给扎破了,要换也换不了了,说是找工具,实则也是要看少梓怎么对付他们,

    结果少梓过去理论,那两个人渣居然还想要调戏她,这让少梓气疯了,当即就是一阵的符法伺候,这两个青年是来这里找昆仑山脉和田玉和各种天然宝藏的,结果什么和田玉没找到,更没有宝藏的踪影,就打起了歪心思,想要扎破了轮胎,然后等我们从山上下来,再进而打劫。

    但没想到碰上了少梓,自然给狠狠的揍了一顿。

    车子轮胎都坏了,那就没法子走了,毕竟白天就在这还有人迹的地方使用天棺疾行,似乎也太过太人听闻了,公路上也偶尔会有车子来往,总不能骑着棺材到处乱跑。

    把这两个青年家伙绑起来后,我看这两个青年居然还有两辆山地自行车,问了少梓会不会骑车,结果这小姑娘根本没学过自行车,从小都是别人接送的,无奈之下,我只能把那辆自行车的行李拆下来,调整了下车子的高度和位置,让少梓坐在后面的车架上,带着她转道去了公路,准备寻找有信号的地方,然后把漏气车子的坐标和这两个青年的位置发给范莘,并且还要让刘达开直升飞机来接我们。

    “喔!喔!喔!”少梓坐在自行车后面,我在前面搭载着她,这小姑娘兴奋坏了,眼前,一条笔直的公路就摆在了前面,而公路的两旁,黄沙漫天,远处的山峰更是高耸入云,仿佛参天而上的仙山。

    这样的美景,仿佛尽归我们师徒二人,她在前面坐着,手舞足蹈,高声呐喊,似乎在享受这空旷而无人的地带。

    “师父,我喜欢这样。”少梓高兴的说道。

    “是呀,为师也羡慕那些横贯大江南北,甚至直入川藏的驴友,他们只用一辆山地车就能完成这样的旅程,或是数十天,或是数个月,时间无定,沿途却自由自在,也记录这段丰富的旅途景色。”我笑了笑,觉得少梓也是喜欢这种无拘无束的生活。

    “不,是少梓喜欢师父载着!”少梓咯咯的笑起来,然后一把搂住了我的腰间,然后脸靠在了我身后:“师父真结实。”

    “少梓……一会师娘要生气了。”我忙说道,但少梓根本不理我,说道:“我是弟子,我喜欢师父不行么?师父不说,才不会有人知道!”

    话刚落音,一阵阴风顿时吹了起来,吓得少梓哎呀一声,差点从车子上掉下来,结果又死死的抱住了我:“师娘救命!少梓不敢了!”

    结果阴风更是猛烈,我都怀疑媳妇马上要出来了,但少梓这孩子倒是和其他人不同,越是刮风,她越是抱得紧,似乎媳妇觉得没法子什么的,阴风居然停了下来,这刚停下来,少梓才放开了手。

    我停下了自行车,发现少梓吓得面色都白了,委屈得想哭。

    “哈哈,好了,师娘只是吃醋,谁让你这孩子没大没小。”我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继续上了车子。

    “那少梓怕摔下来,拉拉师父都不行么?”少梓不依不饶的说道。

    我拍了拍少梓的肩膀,苦口婆心的说道:“拉拉衣角是没什么,不过少梓,以后你总会遇上形形色色的男人,其中会有喜欢上,甚至真心爱上的男人,而师父不同,师父除了教授你法术,保护你之外,却算是和你父亲同辈了,不该是你所爱的男人,你能明白么?”

    “明白,但我就是喜欢师父,就是爱师父,不行么?”少梓无辜的看着我,表现得清纯而无知,我挠了挠头,甚至以为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不过媳妇都吃醋了,难道还没什么?

    还想说点什么话宽慰下这弟子的时候,忽然电话就响起来了,没想到了这里就来了信号。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