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7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理由
    我接触仙门的修士数之不尽,也去过北极仙门那样的超级门派,目光眼界也和以前不同,但见到昆仑山仙门后,仍给我带来了震撼感,高耸入云的山棱。地下潺潺流淌的湖泊,还有层层叠叠,悬空矗立的阁楼,都给我来了一次眼睛的洗礼。

    仙气云层翻卷,对刘达这样的凡人而言,好比就是俩巨大的山峰下未知的深渊,而对于我们这些修炼者而言,这恰恰是让人梦寐以求的仙府之地,飞机穿过了写着‘玉京’的拱形桥梁后,继续沿着俩山之间穿行,速度也慢了很多,这让我也看到了山壁上为数不少的楼阁。

    少梓由媳妇开了天眼,也看到了这奇异的建筑群,不免惊叹不已,立即说道:“师父,那些电视上说的。飞机会在一些烟云中失事,会不会是误闯了昆仑山仙境,给仙人们打落下来了呢?”

    我顿时哑口无言,媳妇嘴角微微撅起,似笑非笑,刘达全神贯注,完全没有分神的意思。

    直升机的动静很大,难免却静修的修士听到,纷纷站在了阁楼的附近正看着我们,面上多是不悦之色,毕竟或多或少我们打扰到他们的静修了。

    “哪来凡世铁鸟,敢闯入我昆仑山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前方层层迷雾中传过来。我坐在飞机上,抹开了双目,看向了前方又一座拱桥,一位七星境的老者竟这么站在了桥的巅峰上,背手捻须。一副仙风道骨。

    “天一道夏一天,前来拜访昆仑山仙门,山外山的道友,也不知前面哪位道友?还望引荐一番!”我高声说道,在昆仑山仙门中随意高声喧哗,这绝对是十分了不得的行径了,我一看那老者修为,竟有**境左右,便知道是引来了对方的镇山仙。

    “哦?原来是天一道的夏道友,久仰大名,但为何不自己前来,却带了凡尘中人来此?”那老者肯定是新来的镇山仙。却不知道我目下已经九阳境了吧?不过我早已习惯把修为压得很低,这么一来,能看到平时看不到的一面。

    而就是到了现在,也不过是五行境而已,所以这镇山仙敢对我直接呵斥,要是换了九阳境,怕把这老头给吓得脸都能绿几回。

    “这些都是我的弟子、同伴,随我来此有何不可的?”我皱了皱眉,我带几个人来你就能不高兴了?

    “呵呵,夏道友,我们昆仑山乃是静修之所,岂是你带孩童娱乐之地?也罢,既然和我们昆仑山有旧,既然都进来了,那也便进来吧,不过此地虽然是我昆仑山仙门地域。也不乏有各种奇异所在,还望好友办完了事情,早早带着眷属离开,免生事端。”那镇山仙不知道是不是刚提起来的修士,居然半点面子都不给我,想起对我颇为友好的何奈天师叔已经上天飞升了,不禁思念下,心感此刻郁结。

    我阴沉下了脸,怒道:“这位道友不通姓名,还未落脚便打算有驱我离开的意思,怎不想想自己上百号弟子在我天一道仙门渡劫之事?那时我整座山都让出来给你昆仑仙门,现如今我这才来了四个人,就打扰你昆仑山仙门修炼了?”

    抬高音量后,那直升机嗖一下就从拱桥下面飞过去,而这话引来了不少得过我天一道助力修士们的响应,好些就几个飞跃到了拱桥那,和那位镇山仙攀谈议论起来。

    而大概眨眼的时间,另一个声音传来:“前方不可再去,还请夏道友在前方问仙台停下,我们还是需要审查一番的。”

    到了这里,地磁非常的厉害了,仪表盘乱转,已经不适合再飞行,怕再进入里面,会坠机都有可能,底下情况也是不知,现在拖家带口的,不好让大家受惊吓。

    “缓速前进吧,前面百米的地方降落。”我拍了拍刘达的肩膀,看到他在这本来就寒冷的地方还浑身冒汗,不禁摇头想笑。

    刘达飞行技术不错,很快就安全的着陆了,我所停靠问仙台颇为巨大,竟像是一块大山以神通巨力劈开似的,打磨得如同镜面打磨一样,而且整个问仙台不像北极仙门那块渡劫陨石那样是圆形或者方形,这一块问仙台竟是葫芦形状的,应是一座大山从中间劈开两半后,山峰位置和山底位置平行矗立,相辅而成。

    停在了上面后,我们都下了飞机,刘达看不见周围的境况,只能苦笑道:“仙家福地,真不是说笑的,你看这地面,都跟铺了地板似的的,我如果有机会修玄就好了,天哥,以前就不敢问你,但现在你都那么厉害了,有没有办法给我也修玄呀?”

    “这有何难?”我笑了笑,拿出了一枚天一道的洗髓丹和冲击各种境界的丹药给了他一套:“回头去天一道外门领一套功法好了,找个师父修一修,看看能不能成。”

    刘达大喜过望,连忙说道:“天哥,你可真是够慷慨的,这些东西,怕是值钱得可以呀。”

    “跟我也算是出生入死了,既有机缘,我何不拉你一把,若是成仙,也是你的造化。”我笑了笑,等待前方那群昆仑山的修士前来。

    这些昆仑山的修士各个穿着黑色的道袍,连接问仙台的,是以条条粗的跟大腿一样的绳索,似乎做固定之用,也似乎就是沟通的桥梁,他们一群修士从上缓步走下来,这气势还真是十足。

    那镇山仙年纪看起来就跟人间六七十左右的老人,我看其骨龄,最少也有九十七八了,比我老迈多了。

    他双目精光上下扫了我一眼,见我不过五行境,言语微冷道:“前方是禁地山外山领域,地磁极重,凡人若是进去,凶险不可预料,而里面珍异植被、物什极多,别说门中普通弟子不能进入,就是**境如我,若无长辈的命令,也不能通行。”

    “我这里有一封前镇山仙何奈天的亲笔手书,也得到过上官琼前辈的批阅,想要去山外山取一件旧人的东西,还希望道友通融。”我拿出了信封,这相当于介绍信了,进出山外山还是有保证的。

    那老者皱起了眉,扫了一眼后,说道:“是有门主手书,不过门主近段时间闭关冲击九阳境,已经月余未出,若是冲击九阳境出来,我自会禀明,既然夏道友和我山外山有旧交,又是何道友的朋友,我们也会给你们预留地方在此等候,吶,看到那边几间阁楼没?暂且给予你们落脚,一旦门主出来,自会请你们进去。”

    别说那边的阁楼又烂又破,就是让我住在皇宫里,我也没这时间去住,赵茜情况不明,我怎么能呆在这个地方?

    我脸色沉了下来:“既然上官道友闭关冲击九阳,那你们山外山的李秀芝道友、段飞一道友可在?将信件呈上给他们就是,终归有一个在吧?”

    “小辈!你敢直呼上官长辈、李长辈、段长辈大名?此是为客之道?”那镇山仙顿时不悦的看着我,然后咬牙道:“我昆仑仙山,岂是你能够逾越之地!如此不讲礼数,不知你家的长辈是何人?我倒要看看,怎么教的你!来人!”土农长号。

    好几个五行境的仙修立即围向了我,不过毕竟帮助昆仑山不少仙修度过劫,大家也未必是真要拿下我,几个五行境的立即劝说起来,有说自己师徒孙或者亲戚给我帮忙渡劫过的,这梁子不好结下来,也有说我看着也不像是坏人,可能直呼其名不过是习惯问题,并非是无理取闹之类的。

    甚至有个仙修直接过来给我传了纸条,我大致看了下,原来现在这位镇山仙是何奈天以前的对头呀,如今何奈天飞升仙界,而他给留在了此处,仇恨自然就留了根,一听说我提起何奈天,当然是炸了锅。

    “呵呵,柳江山,我与上官琼、李秀芝、段飞一这几位道友在之前一战中并肩而战,直呼的就是对方名字,我不信三位八卦境的修士不在,就无人能进这山外山了!总有七星境坐镇吧?要不然随便哪个来闯山,岂不是会出事?”我冷笑起来,心中对这柳江山的行径颇为不爽。

    “好呀!还敢直呼老夫名字,你这小辈还敢闯山不成?找死!”那老头见我连他名字都直接叫出来了,连道友名分都省了,顿时怒不可为,一巴掌就朝着我打过来!

    而他的几个爪牙当然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纷纷拿出了法宝,要找我拼命了!

    媳妇赶紧抱着少梓离开,而刘达也给媳妇一阵风给扫飞一边去了,看这**境的镇山仙居然找理由对我出手,我当然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