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7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贵客
    “呵呵,一个五行境,还敢跟老夫动手?”柳江山冷笑一声,大手砸下时,顿有雷霆霹雳之威,轰的一下。周围立即扬起了灰尘!

    但这一刻,我已经站在了他的后面,一张符纸拿捏在手:“太常东来千百峰,隐在苍云天影间,剑如杳蔼灵空曲,削尽仙踪不曾回,天一道,王道霸剑!”

    “来的好!”柳江山能当上镇山仙,本事也是不小,两把刷子还是要有的,当即在背后拿出了那把应该是从上官琼手上接来的昆仑剑,一张地仙符也出手了:“今昔剑舞玉京楼,酌前醉看如天洲,琼华江上心思远,七魂三魄随梦流,问仙道!随梦逐流!”

    五行境和**境拼剑道。那绝对是死战,谁的力量强大,就注定了胜负的天平倾向何处,这柳江山别看老态龙钟,剑道一处,立马周围的仙气翻江倒海,在昆仑剑的加持下更是气场嚣张,一波又一波的剑气朝着我这冲过来,我的剑很简单,平出一剑,但七倍道统轰然间就此炸开,这一剑。有着连绵不绝的剑气,就跟惊涛骇浪一样翻滚不停,管它瀚海剑歌,管它魂牵梦绕,也给你一剑劈了!

    柳江山沙哑的声音怒吼着。那昆仑剑也发出一阵阵地属性的剑气攻击,但对我的七倍道统而言,也顷刻给摧毁了,他虽然是**境,比我现在困住自身修为的五行境高一阶,但毕竟道统的差距就摆在那里,无穷无尽的法力瞬间湮灭了柳江山的攻击,并且一瞬间把他打翻在地,怕这一把老骨头,要恢复一段时间了。

    “小辈,即便你强于老夫,老夫仍不服你!力有强弱。长幼有序,真以为力就代表一切了?”那柳江山给我一个剑技打败,自然各种不甘心,什么话都说出来了。

    “力总有不逮的时候,礼却由心而发,如心境宽广,无穷无尽,好比天之经,地之义,民之行,但决然不是为了你这样无理之人而用,我直呼几位道友其名,并非逾越,反而是要尊崇礼仪,若我等阶比你要靠前许多,却称呼你这小辈前辈。岂非失礼?岂非无礼?”我反问起来,随后在一群的修士冲上来要出头前,把修为一步步往上提,**、七星,直冲八卦境,所有人都看呆了,连柳江山都惊得不知怎么办才好。

    仙门世界上层的消息虽然来源速度极快,但局限性还是有的,好比我现在九阳境的修为,也不是谁都知道,当然,四大仙门肯定是知道的,毕竟死了几十个仙修在夏家,这教训当然是闷声吞下了。

    八卦境的修为,对这些外仙门而言,算是极端可怕的存在了,有的弟子一辈子都未曾见过八卦境的长辈,毕竟这些八卦境后,也不会没事再到这仙气相对山外山而言,算是贫瘠的地方来了。

    “八……八卦境!”几个五行境的修士两眼瞪大,连忙过来行礼:“在下眼拙,不知前辈驾临,我们这就通知山外山的长辈,将书信传递进去,请长辈立刻定夺,还请几位先随我们去会客室一叙,等长辈定夺后,再说其他如何?”

    “也好,昆仑山本是天下第一的仙门,就该如此大度才好,柳江山,你好自为之吧。”我对那柳江山摇摇头,冲撞长辈,在仙门世界里算是大逆不道了,就算不是冲撞长辈,他也逃不出欺凌弱小的嫌疑,如果上官琼不对他来点惩罚,怕自个仙门都不服。

    “夏前辈,在下卫春秋,负责接待外宾的,请随在下来。”一个长相甜美的女修立即引荐我前往会客厅那边,这会客厅倒是别致,按照她的指向,我已经看到一豪华的建筑摆在那了。

    只不过要走这不过大腿粗的铁索,立即让除了我和媳妇外的少梓、刘达犯愁了。

    刘达冷汗津津,脸上煞白得可怕,看着锁链猛的咽口水,我心下一笑,脸上故作深意的说道:“刘达,仙路漫长而坎坷,和平凡人的人生有云泥之别,而成仙更是逆天之举,好比这一路倾云的锁链桥,扶摇直上,稍不留神,就会堕入无穷深渊,你既想要成仙,可惧怕这锁链么?”

    一群仙修听罢我的比喻,自然少不了奉承,纷纷说这话说的好,刘达听罢,已经信了百分百,但仍吓得差点蹲在地上:“天哥,你……你平日都……都如同走这锁链?”

    “不错,如履薄冰。”我笑了笑,走在这铁索上,一路前行,而少梓这次也咬咬牙了,尾随我而行,倒是胆大无比。

    媳妇根本不需要走,随意一飘,立刻到了对面的山壁上的悬空栈道上,刘达更是害怕到了极致,但见我们都走了,他也豁出了一口气,拍了拍脸,怒吼一声就跑了过去,这一路上整个锁链却结实无比,连轻微摇晃都没有,这让刘达跑起来难度减少了不少,这信心一起来,顿时越走越急,竟快速无比的到了栈道上!土农岛划。

    但到了重点,刘达免不了泪眼婆娑,知识努力没哭出声,我笑了笑:“不错,想不到你是块修玄的好料嘛。”

    “真……真的?”刘达这次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然后笑道:“天哥,本来我退伍下来后,以为自己已经没什么用了,没想到遇到你这贵人……呜呜……不但给我继续开飞机的梦想,还培养了我……”

    “哈哈,人生际遇,如白云苍狗,古往今来皆如此,所以人生万事,无所不有。”我笑了起来,伸出手把刘达拉了起来。

    看刘达不知何意,少梓忙解释道:“刘达,亏你还航空大学高材生,白云与苍狗是两种毫不相干的事物,一个白,一个黑,天上的浮云像白衣裳,但却顷刻间能变得像黑狗,比喻世事变幻无常,好比人情冷暖和阅历,能使人变化无常,此古往今来都一样,所以人生世间,皆无奇不有!”

    一群仙家都是捻须点头,一副各有体会的样子,我笑了笑,这都是老祖师爷陈玄机的话,我只不过摘抄一些,指点弟子门人时,恰如其分点出来罢了。

    “天哥,大家年纪差不多,但你的体悟居然这么深,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呀!”刘达差点没跪下来拜我,给我连忙扶了起来:“刘达,我只是经历比你多一些,不用这样,嘿嘿。”

    “师父、师父,你还没说少梓说的对不对。”少梓连忙拉着我的衣袖,要我夸她。

    我笑起来:“少梓学富五车,天一道皆知,这么说,当然是对的。”

    少梓大喜,脸上洋溢笑容。不一会,大家就到了会客厅那,而已经有弟子往山外山传递消息去了,没有过多久,我忽然间就感觉到了一股厉害无比的气息从山外山那方向快速而来,这气息竟有九阳境之强,我嗖一下站了起来,心中想着山外山什么时候有了九阳境的存在了?

    而不止是我,其他的修士自然是感觉到了这股强横的气息,并且还没等我们到门口,傲然的长啸声,就让所有仙修感到一阵莫名的亢奋!

    这长啸胸有成竹,满怀自信,更如意气风发一般,虽然苍老,但却苍劲绝伦,无数修士受到感染,全都从阁楼那走出来,看到底谁人在这喧哗!

    而问仙台那,一个修士速度不快不慢的发朝着会客厅那飞过来,他一身的黑色道袍,样貌大概是六十多岁,一把拂尘衬托了他的出尘仙气,而面容的自信,更是让他意气风发:“是夏道友来了么?我听说夏道友已至八卦境,真真是恭喜之至,贺喜之至,本道也是在山外山里修炼日久,一朝突破了九阳,也是上了一个新的阶梯,近几日山中稳固修为,所以一时有失远迎,还望见谅,好在现在能以物外神游的方式而来,幸不慢待呀!”

    “原来是上官道友,恭喜道友突破九阳境,可喜可贺。”我一副敬重的样子,上前一步,心中却是暗笑,你上官琼之前贼能装,现在九阳了,更是有过之前,怪不得一路长啸,生怕别人不知九阳境了,这么说来,他已经不是进来突破了,而是突破了一阵子了,要不然物外神游可不容易施展。

    也是我这‘八卦境’的修士来访客,否则他也没机会装逼呀。

    “哈哈,同喜同喜呀,夏道友,别来无恙呀,我在山外山,竟闻得通报弟子说那镇山的小辈竟如此款待你这贵客,今日我便责罚了他,还望夏道友海涵才是!”上官琼说罢,两眼圆瞪的看着柳江山,手指指了指他,怒道:“你到后山面壁三年!什么时候到时间,什么时候再出来蹦跶!”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