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7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界石
    “是!师叔祖!弟子知错了!”柳江山吓得浑身打摆子,连忙逃也似的往一边去了。

    上官琼冷哼一声,似乎还有气没发完,怒道:“你们这些没眼力的小辈!无论是什么客人,都给我好好的招待!什么低阶不低阶,什么修为不修为?我们昆仑山就是这么排外的么?谁教你们这些道理的?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们这是往我上官琼脸上抹黑知不知道!别人不知道我九阳境就罢了,知道我一个九阳境的大修士手底下竟都是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修士,岂不是背后要笑我这九阳境修士么?岂有此理!再有一次,扫地出门!知不知道?啊?”

    一群的修士顿时齐刷刷跪倒在地,大气不敢喘一下,我心中笑了笑,这上官琼人还算不错,就是太能装,上次大战前去他的山河图休息,他也硬装了一把,结果给祖星海马上就来打脸了,也算他该。

    “来,夏道友,咱们别跟那些小辈置气,喝茶!我们这里独有的昆仑山仙茶可是好喝得很,可以试试。”上官琼伸手请我去那边落座。而刘达和媳妇、少梓都去了会客区那边,另有招待。

    上官琼偌大的九阳境声势惊动了整个昆仑山,大家都是欣喜若狂,觉得自己仙门地位直冲云顶,当然是奔走相告,甚至不少修士要把消息迫不及待通知其他仙门,好似给雷霆海压抑数十年的气,在这一刻全都一扫而空了。

    就连来端茶倒水的仙修,脸上都洋溢着恭敬,给我们倒茶也颇为勤快了许多。

    “上官道友,我此次前来,除了想要取一件外公任之留在山外山的东西。以寻求当时天灾解决办法外,还想要请教下上官道友,这天灾还有十来个月就要来临,我等修士该如何应对的事情,毕竟道友如今也九阳境了。居危更应思危,不知做了何等的打算?”我淡淡的抿了一口茶,然后问起了关键的天灾。

    我称呼上官琼‘道友’不称呼其前辈,他倒不敢有任何意见,别说我已经九阳,就是八卦境那也是七倍道统,一般九阳境碰上我都是死路一条,他不敢托大,只能任由我这么称呼。

    “哦,任之道友当时所居的地方对吧……这个倒是没多大的问题,至于天灾,我也想过了好几次。咱们之前也说好了,当然不能再拿你们阴阳家来再做这件事挡枪口,况且就算是有阴阳家甘愿如此,我们这些九阳境也同样是要死在天灾之下的,所以本道想从他的源头上去解决,相信夏道友也是这么想吧?”上官琼倒是个妙人,虽然自身性格或多或少有些小问题,但也不能说他不行,能当上山外山门主本事肯定是不小,至少看待问题比较客官。

    “道友说的不错,毕竟天灾一结束,道友就直冲九阳境,并且一举突破,胆量也是十足,在下肯定信得过,至于道友既然知道在源头上能够解决。并且有意如此,那可是英雄所见略同,那不知道道友有何妙招?”我对上官琼这次是心中有了好感,说明他是真正要解决问题的人,不至于像是雷霆海之类的仙门,老想着走偏锋。

    其实数十年来无九阳,这问题有客观性,也有主观性的,明知天灾下来就要打最高层面的,大家八卦境了,当然是要压制修为不上去,而祖星海身为九阳境,是要解决问题的,所以他才拿师父顶上十方境,而天灾一过,大家有了一年的时间缓冲,那群八卦境当然迫不及待冲击九阳,毕竟第二次、第三次的间隔又缩短很多,一年和一年半根本没区别,所以大家都不再压级,而是先九阳境拼搏一番再说。土农斤技。

    所以我预测,很快这世界上就会多出更多的九阳,至于出自哪个仙门,那就看谁的气运更强了。

    “夏道友你看看,这是我最近得到的一本古籍的复刻本,也着实为此研究了一番,这书中说,天灾应是人为,还有,提出了界力给人运用,也可以界力来反制的措施,另外,如何运用界力来反制,这上面也详细的说明了,就是以界石来作为制衡之物,引我们所处一界的界力去抗衡这上面捣鬼之人,便可让我们这一界安枕无忧了,当然,这虽然不是万全之策,也不是长久之计,但也终归比一年时限来的长吧?”不愧是一界仙门,上官琼立即拿出了一本翻了很多遍的书籍,然后递到了我手里。

    我认真的看了起来,一字不漏的把里面的内容读了一遍,心中顿时有所领悟,叹道:“能够写出这本书的道友,真是天纵之才,居然想到以界石引界力去抗衡和拨乱反正一界之力,只不过这界石又是什么东西?按照里面的描述,应该是个不大不小的珠子,能连接天地,制衡界力,但却有没有用更多的笔墨来描述此物,我们该如何去找这界石?”

    “可不是么?我还以为夏道友看完,会有所感悟,想不到和我一样,为了这界石而发愁,你想想,天下之大,找一颗手掌大小的珠子倒是容易,但从里面挑出作为界石的珠子来,却何等的困难?而且这界石还不少,足有九颗,这恐怕也是这本古籍传出的缘故吧,若是不经过天下玄修之手,恐怕也无从寻找到这九枚界石呀!”上官琼叹了口气,一副颇为郁闷的样子。

    “既然是界石,自然有特殊的地方,只要我们能够找到第一颗,稍微进行研究,自然能制作出探测的仪器,或者是知道如何感应这东西,上官道友也不需太过悲观,我们除了寻找一番,拼拼机缘,只能是耐心的等待了,有些事,该浮出水面的,绝对不会沉下去。”我淡然的笑道,然后把这小册子归还了上官琼,有了界石这信息,对我此行而言,不算虚走一趟,而且我觉得把这界石之说抛出来的人,很可能是那夺走了祖龙剑的黑衣人,因为我想不通除了祖星海这老东西能有这本事,还能有谁这么能折腾。

    “也是呀,当时得到这本书的时候,我也是数日未眠,已经责令这些弟子正在复制这本古籍,准备分发一些耳目多,消息灵通的道友。”上官琼摇头苦笑。

    既然界石没消息,也不能什么都不干了吧,没准外公的笔记里还记载着这些事物呢?我当即就说道:“上官道友,我这次想要去山外山外公原来的居所一趟,寻找下他遗留的笔记,不知道方不方便?”

    就算不方便,那也要方便,外公的东西,肯定有其重要之处,要不然何奈天不会慎重其事。

    “这……方便倒是方便,不过现在你外公那地方,却是有一位道友住着,我们可以同去看看,商量下再做下一步,毕竟我虽然已经九阳境,但对门下也不能呼之则来,唤之即去吧?”上官琼有些难堪的说道。

    我知道肯定有所隐情,不过我也懒得说什么,就站起来行礼,让他现在就带我去看一看。

    结果我们刚出了门,那边弟子就乱成一团,似乎遇到了十万火急的事情!

    “出事了!山外山出事了!门主在哪?”其中一个七星境的从里面飞出来,一路要找上官琼!

    上官琼大惊,包括我也奇怪了,这山外山是什么地方,谁都知道吧,怎么可能会出事?谁那么没眼珠子跑那闹事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