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7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地磁
    “上官道友,我想这次的事,很可能另有隐情,这位大和尚叫圆慈,是我至交好友,由我来询问。或许得到的讯息会更多一些。”我当然不能让圆慈给当成犯人抓了,他这和尚和别的和尚虽然不同,但一些清规戒律底线还是有的,现在这么做,肯定有隐情在里面。

    “一天呀!我还以为你不理我呢,唉,我是给那帝言信坑惨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呀,这兔崽子,我就不该信他!”圆慈顿时对我哭诉起来。

    上官琼疑惑的看着我,旋即又看了一眼段飞一,段飞一察言观色,脸上带着一丝不悦:“夏道友,这事似乎有点巧嘛,你和这大和尚怎么就巧之又巧的出现在了这里?其中是否有些什么勾当?”

    “勾当?段道友何出此言?现在情况不明,诸事也都在探查的阶段。你用这词语未免诛心,上官道友,你怎么说?”我皱了皱眉,立即有些不高兴了。

    上官琼尴尬起来,他知道我的本事,就是八卦境,发起飙来,他也未必是我对手,就苦笑道:“呵呵,夏道友,是有点巧呀,且听听这和尚怎么说?”

    圆慈看我维护他,差点没掉眼泪。忙说:“一天,都怪我轻信了那帝言信的话,说什么给茜姑娘挡灾,好让茜姑娘能率先离开,结果是那帝言信的诡计,这几日吧。我就跟着他们俩了,也早知道那帝言信对茜姑娘有狼子野心,所以才一路给茜姑娘说起你的好,没想到那帝言信居然如此的歹毒,趁着这机会把我丢这了,要不然我怎么能给抓住呢!”

    “野和尚。你还得意了?就你那五行境的本事,还能翻了天不成?”段飞一稍瘦的脸上多了一分恶念,伸出手就想要制住圆慈。

    我皱起了眉:“段道友,他毕竟是我的朋友,人品我还是信得过的,闯入山外山,未必是为了你门中几件普通法宝,而且也不是你动动手,他就愿意说的。”

    段飞一脸上带着薄怒,道:“夏道友,这是我门中的事情,无论是不是你朋友,既然偷了我山外山的宝物。教训与否,轮到你说话?”

    “上官道友,此事真不能卖夏某个面子?丢了多少宝物,我可以原样奉还,就算是界石,我也有把握追回,况且,界石事关玄修世界,恐怕隐情也不是那么容易分晓出来的,是不是该再商讨一下?”我皱起了眉,问起了上官琼,其实刚才开始,我就对他的印象改良了,也不想因这事情而伤了和气。

    “夏道友,不瞒你说,段道友负责的却是这藏宝阁之事,这事他有优先的处理权,我虽然贵为门主和九阳境修士,但也不能以力压他,你觉得呢?”上官琼摇摇头,有些为难的说道。

    “呵呵,夏道友,各顾各的,你虽然帮了我们昆仑山不小忙,但我们门内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插手,我要审讯此人,便审讯了如何?”段飞一还跟我卯上了劲,当场就要伸手力压圆慈。

    我顿时大怒,一记虚无剑直接就凌空打出,嘭一声,直接打飞了他压过来的一只爪类法宝!

    段飞一气急了,在这么多人面前给我卸去了法宝,当即要找我拼命,但上官琼当场就拦住了段飞一:“段师弟,你那点本事,夏道友怕还没看在眼中,差不多就行了。”

    段飞一脸色都白了,忙道:“门主,难道要给一个外人来解决我们门中之事?”

    “段师弟,夏道友也不算外人了,你底下徒子徒孙可也有不少是他带入地仙的,难道还要恩将仇报不成?”上官琼摆摆手,打算让我去询问圆慈。

    众多修士这才认出了我的身份,看向我的时候也没那么憎恶了,而段飞一虽然满怀怒意,但回想起了我的事情,也冷静了下来,怒哼一声就到了一边,但眼珠子一刻都没离开我,不知道打着什么鬼主意。

    “一天,亏得有了你,让我免受皮肉之苦,我跟你说,你赶紧的找到茜茜吧,那帝言信可不是个东西,什么言之必信,简直是不能信呀,别到时候给那小子糟蹋了,可真是让茜姑娘跳黄河都洗不清了!”圆慈夸张的说道。

    我皱起了眉,没想到这帝言信居然是这种人,不过过程到底是怎样,还得好好推敲下:“圆慈,这些私事我会去处理的,你先说说这盗宝的事情,还有界石、南极仙门的事情。”

    “哦,好。”圆慈点点头,当即说道:“当时我和师父在门中吧,接到了大乘佛教西园寺的一道密令,要我们这些给他们叫做小乘佛教的门派前往支援他们,寻找盗宝的贼,听说那东西是叫做界石的东西,对大乘佛教而言,是天大的宝物,我想罢,既然把我们称为小乘佛教,我们凭什么要帮你?但师父却什么都没说,掐指一算后,让我速速前往,我也不明不白的就到了这西边来了,结果你猜怎么的?在那天西园寺围剿茜姑娘的时候,恰巧就给我圆慈撞上了!你说这大乘佛教与我们小乘佛教何干?我就二话不说,立即用我们小乘佛教的佛法破了它大乘佛教的佛法,然后把茜姑娘和那帝言信救了出来!”

    “数十人围攻茜茜,没给围死,还给你撞上了?你还神威大发,救了他们两个?”我皱了皱眉,这圆慈虽说五行境,但也不至于厉害到这程度,至少西园寺的整体实力不错。

    而听着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似乎也不对付,这话里面多少有店水分。土私休圾。

    “这……反正就差不多这情况,你知道的,我对于佛门的东西很敏感,哪里有大战,我当然也能发现,赵茜不厉害,那帝言信倒是有店本事,八卦境,但实力是强得可怕,不但能免疫法力,还凭借一把剑,杀了不少西园寺和尚,不过大阵要不是我,这小子也破不了。”圆慈这才实话实说。

    “免疫法力?”我心中咯噔一声,这和祖师爷描述的,一人挑了阴阳家的情况一样,能屏蔽阴阳二气,那就厉害了,法力无效,应是有什么宝物吧?而如果是个剑修,那还得李破晓这样的纯粹剑修才能有一拼之力,况且对方未必不会使用法力,到时候一个用不了法术,另一个却各种剑法齐出,战况可还不是一样的砍瓜切菜?怪不得祖师爷说当年灭了整个阴阳家门派的只有那么一个人。

    一个纯粹的剑修,免疫所有法力那绝对的是作弊。

    “对,这小子还是很厉害的,我破了大阵,这小子还杀了不少的西园寺高僧,我看他就不像是什么善类,杀人就跟吃饭一样简单,偏偏长得娘们一样的精致,还是一天你好呀,中规中矩的,不过你现在不过八卦境,虽然七倍道统不亚于九阳,但遇到那小子,若是困不住他,可得担心点,我见过他杀八卦境,简直厉害得不要不要的,谁给他撞上,必死无疑,我怀疑这小子就是有点病态,茜姑娘那边,你一定要立刻去找。”圆慈警告我道。

    “一个五行境的,我看境界都看不出来吧,什么厉害得不要不要的,别耸人听闻,快说说这界石的事情。”段飞一脸色阴寒了下来。

    “界石,那东西是拯救世界用的,样子大致就是圆珠子,藏于一些石头里,一些奇怪的地方,因为蕴含界力不同仙力,我们这些仙修根本无从找到,通常错过了都不知道,所以存在你们山外山一块界石,就跟垃圾一样摆在了一个破房子里数千年都无人知晓!其实那东西对你们也没什么好处,会引动地磁变化,让周围原本就絮乱的地方更加的混乱。”圆慈解释了起来,还从袈裟里摸出了一个诺基亚手机,放在了大家的面前:“你们看,之前进入这里,给地磁影响下,这东西画面都看不到,现在可不是模模糊糊能看出大致时间了么?”

    我看了刘达一眼,之前直升机就是遇到地磁乱流,才差点坠机的,当即拿出了手机,果然发现原来想要看都看不见的手机,此时此刻居然能够有了点图案。

    “哼,珠宝蒙尘,想不到居然是如此的重宝!”段飞一一看到能影响整个山外山的地磁,自然是有些不甘心给偷了,人家几千年都这么过来了,无论好坏都是自己的,怎么的能说偷就偷了?就算是没好处,光有坏处也不行呀。

    “都说不是好东西了,那玩意就是祸害!还重宝呢,要不是能够解决天灾,谁稀罕来偷呀?”圆慈不高兴的说道,气得段飞一够呛,但他半点没担心,又说:“一天,我跟你说,茜茜的那浑天罗盘是能够找到界石的,那南极的小子就是看重这一点,还有,像是报纸上说的那些什么百慕大死亡三角呀,昆仑山的地狱之门呀,之类有名地磁间歇乱流之地,茜姑娘说很可能就藏有界石,当然,也不是一定的,毕竟地磁乱流这种东西,也是常有啊,只是能够增幅地磁乱流的界石却不常有,也极难发现,所以这次天灾,可就全看茜姑娘那浑天罗盘的了。”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开始咀嚼这里面的信息,但就在这个时候,俩个七星境的修士急匆匆的赶过来,脸上全是汗水,两眼中更是一副惊惧:“门主!最先追去的师叔秦山平,还有俩个七星境弟子全陨落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