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7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叫阵
    “什么!”上官琼双目欲裂,一掌打在了身边的大树上,周围隆隆巨响:“好一个南极仙门,居然连我山外山的门人都敢杀,我看是活得不耐烦了!我去会会此子!”

    “上官道友,现在追出恐怕也难以寻到了。人死不能复生,还是料理后事,解决目前的事再说。”我劝慰起来,结果话音刚落,段飞一就怒指着我:“夏道友!秦山平是我师兄,却不是你师兄,你不关心我自不说你,但你拦着门主去报仇,难保你不是他的同伙吧?在这贼喊抓贼!”

    “段飞一,你们要去杀南极仙门的小崽子报仇,与我何干?好心提点你们两句,倒是赖上我和他一伙了,未免太过捕风捉影,爱去不去,与我何干?”我冷冷的说道,这小子也太能说事了。你杀了南极的小崽子,我高兴乐意还来不及呢。

    “哼,那样最好!”段飞一怒哼道,然后跟上官琼说道:“门主师兄!既然都欺负到我们山外山那了,我们干脆的,山外山一股脑全出动了!把那劳什子南极仙门给杀光得了!”

    “这南极仙门如此恶毒,居然偷了我们宝物,还杀我门中弟子,如此邪毒,我必不放过此贼,除了杀死这小贼,我还要举山外山精锐,踏平他南极仙门!”上官琼怒道。脸色已经气得涨红,山外山什么地方?数量那是号称天下地仙之首,而他上官琼也九阳境了,北极仙门的祖老怪有没有恢复过来不知道,但仅凭左清玄,那绝对不是山外山的对手。所以说,山外山现在自称天下第一仙门都不过分,如今给欺上门了,当然要用雷霆怒火碾压回去,震一震天下宵小之辈。

    “上官道友,山外山要灭杀南极仙门。我是举双手同意的,这门派行事歹毒,遇仙杀仙,当真邪恶,如果你们要去办这件大事,我不介意也会出点力的。”段飞一根本影响不了我半分,倒是山外山能倾尽全力去屠灭这南极仙门,我肯定要支持下,比如支援点仙气块什么,都不是问题,

    “好!夏道友果然是我山外山的好朋友,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上官琼拱手谢过。

    我继续说道:“上官道友也不用谢我,毕竟老祖师爷就曾经跟我说过。这南极仙门,在数百年前,曾经以一人之力灭了我阴阳家的道统,霸占了南极之地,我深恨之,也有意前去复仇的。”

    正在命令段飞一集兵的上官琼表情一震,当即回过头问我:“什么?南极仙门,当年灭了阴阳家道统?才占据了南极之地?你家老祖师爷,是大战祖老怪那位鬼修陈玄机吧?”土私役技。

    “正是陈玄机祖师爷。”我点点头。

    上官琼心中没准发毛了,而不止是他,连段飞一也按捺了冲动,开玩笑呢,一个人就灭了阴阳家的道统,这也太厉害了。

    “阴阳家,数百年前雄霸一方仙门,却在数百年后的今天,消失得一干二净,难道竟是一人之力所为?”上官琼的脸色骤变,就是九阳境,他也不敢太过小瞧了,毕竟是一人灭了一个仙门。

    “正是那时,老祖师爷才逃了出来,往事不堪回首,上官道友,我们是同仇敌忾了。”我认真的说道。

    上官琼眼珠子一滚,捻着胡须走了两步,随后说道:“竟有这等事?不过那是当年的情况,或许那方出了个不世出的天才也不一定,而几百年过去了,想来他们子嗣后辈也不外如是而已,我既是九阳境修士,带上山外山弟子何愁不灭此子?不过此事需得和夏道友多多商议一番,毕竟是同仇敌忾,总不能我们把道友的仇给报了,让道友空留遗憾吧?对吧,夏道友?”

    “这……报仇雪恨嘛,毕竟几百年前的事了,我倒也没那么纠结,古谚不是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么?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如果上官道友要举山外山精锐踏灭此贼与其仙门,我还是老一句话,举双手赞同,仙晶供应当然是我天一道出了,俗话也说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现在取了外公的笔记,就回天一道准备宝物去,道友觉得如何?”我笑了笑,这家伙不会是怕了吧?

    上官琼急的咳了一声,然后说道:“咳咳……夏道友,这……也好,此事我们且住了说,先带你去忙完你的事如何?”

    段飞一顿时不乐意了,不打一次,谁知道打不打得过,就这么往后推可不是个道理:“门主师兄,咱们不现在去了?”

    “师弟!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草都没动,你动什么动?且住了,等夏道友的消息吧!”上官琼顿时火了,一副真没眼界的表情,结果段飞一又道:“那咱们还追不追?”

    上官琼眼珠子转了下,不知道想了什么,道:“追个屁,早跑了!赶紧撤了第一重大阵吧,浪费仙气。”

    “咦,山外山还有大阵?那为何不拦住此贼?”我当即奇道。

    “没封门大阵还用得着茜姑娘么?那帝言信怕早就自己来了。”圆慈不适时补充了一句。

    上官琼知道对方厉害,本来想不了了之,结果大家都哪壶不提提哪壶,让他气的牙痒痒,道:“有浑天罗盘,两人肯定走远了,开着第一重大阵,岂不太浪费了?”

    结果话刚落音,也不知道哪个弟子先看到的,忽然就指着道门前面就出现了一个黑影叫起来:“就是他!门主!就是这贼子!”

    “哎哟我的妈呀,这小子还他妈的敢送上门来了!门主,那是小看你九阳境的实力呀!”另一个弟子一跺脚,噌一声就拔出了长剑。

    而大家全都严阵以待,这下子炸锅了,偷了东西还杀人的帝言信回来了,这可拉足了山外山的仇恨!

    “咱们山外山有九阳境坐镇呢,这小子不会是脑门长瘤了,不懂分辨厉害了吧?”一个年老女修更是气得火冒三丈,但无意间站在了上官琼的身后!

    上官琼本来对自己九阳境的实力,那是心中热血澎湃的很,恨不能没事都表现一番,这下好了,一个八卦境的帝言信来了。

    “上官道友,想不到这小子竟如此狗胆包天欺上山外山来了,真是不知死活。”我看着黑影越来越近,渐渐显露出这帝言信的样貌来,反而松了口气,说明赵茜现在还是安全的。

    来人长相果然俊朗不凡,一身衣服雪白得不沾烟尘,而双目更是如龙睛虎眼,气宇不凡,女子见之怕都要为之侧目,这种帅气却和孙重阳不同,因为孙重阳的帅气是带有阳光的味道,这家伙目光却隐有杀伐之意流出,似乎天下群雄,皆不过蝼蚁粪土一般。

    “呵呵,还真有九阳境坐镇山外山,怪不得大阵闯不出去。”那人冷笑一声,身形一闪就到了道门中,并且站在了我们跟前。

    这小子身材高挑,背后背着一把长剑,果然是剑修,看圆慈愕然的表情,我已经确认便是帝言信这贼子了。

    看到我们没人说话,他又笑道:“在下南极仙修帝言信,误闯你们山外山的大阵,却给困在了此中,如今此地也逛了个遍,想着怕耽误了时辰误了和好友相约,不得不现在出去,还望哪位操持大阵的修士行个方便,将在下放出去,可好?”

    这话音刚落,众修的脾气顿时炸开了,这小子还不是一般的猖狂,偷了东西杀了人,结果出不了大阵了,还进来叫主人放他出去,简直是嚣张到了极限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