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7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章:杀道
    “小贼,很好,闯入山外山,又偷了我们东西,不仅如此,杀了人还回来叫主人开门。太霸道了,我段飞一跟你讨教讨教!”段飞一大怒,但走出来的时候仍然低声和上官琼说了几句话,上官琼本来愁眉紧锁,脸跟吃了青蛙似的难看,一听段飞一的密语传音,顿时捻须微笑,看来这段飞一可不傻,那是要车轮战的节奏?

    而两个弟子极快的往道观上方飞走了,似乎是叫帮手去了,只不过帝言信根本不理会,似乎对对方叫人没什么意见,如果不是有持无恐,也不至于这么托大。

    想起祖师爷的话,我也有意看看这小子到底有什么本事。

    就在这个时候,段飞一站出来了。但帝言信也冷声笑起来:“浪费时间,让你们开门不开门,真打起来,怕就不能收拾了,我帝言信既然赶来山外山,要出去也并不难,好比杀了你们所有人……”土大反扛。

    “口气不小,真不知道南极仙门是不是从来不出门的脓包,居然连我们山外山都不知道。”段飞一冷冷的说完,拿出了一把宝剑,一张地仙符。

    我看了媳妇和少梓一眼,把少梓藏在了身后,毕竟实力不明,真要伤到少梓。那可不是说笑的,就算九阳境,我也不能有任何轻敌之心,那是我能够从出道活到现在的好习惯。

    “雪夜横龙入河水,千里蜿蜒尽独飞,卧雷顷刻卷天池。赤光瞬息千百里,问仙道!龙战千里!”段飞竭念罢,地仙符也跟着沟通了天地,一道光芒从剑上飞扬而下,竟卧入了土中!

    “也是个剑修。怪不得口气不小。”帝言信半眯起了双目,双手四指一点,嗡的一声,一道光剑顿时砸入了地面:“帝门剑声不曾止,黄泉陌上岂堪停?君若身到西云端,勿忘吾道送此行!黄泉剑道!陌上践行!”

    咒语刚落,帝言信双目顿时赤红,整个人杀气沸腾,就跟地狱修罗中浴血而来。而他身上的法力,竟全是红色的,那不是火属性,而是强大到让人惊叹的‘戾气’,那种浴血狂妄之感,所有修士都能感觉到。

    “段道友小心!”我皱了皱眉,那股恐怖的血气,恐怕是种什么功法,绝非是什么属性法力,一旦放出,应该有些别样于我们正常修士的特殊能力,或许正是这个屏蔽了一切法力的攻击!

    段飞一回过头,冷笑的看了我一样,似乎并不以为意。

    轰隆!这段飞一还是有点实力的,瞬间,一条巨大的地龙从地上钻了出来,这龙顷刻湮灭了了那帝言信!

    众多修士全都一阵叫好声,以为已经将这贼子干掉了,可还没高兴多久,那巨龙落地后,帝言信竟还阴沉着笑容站在那里,而下一刻,嗖的一声,一阵阵的红光冲着段飞一轰去,速度快得就跟红色雷电一般,段飞一根本无法抵挡,只听到惨叫一声,陷入防御的他护身罡罩炸裂,浑身全都是血口子!

    我脸色一变,手中的虚无剑顿时射出,哐当一声,那帝言信方才如回巢燕一样飞还了原地,而他双目中的恨意,竟全都转向了我。

    段飞一倒在了血泊中,几个弟子拼死的飞过去将他救回,而上官琼则气坏了,但对这帝言信的邪门,已经是有了深切的认识。

    “小子,未免太张狂!”年轻女子的声音骤然响起,而猝然间一把漆黑的飞剑冲天而降,‘轰’的一声,直接戳向了帝言信!

    我们全都往后面看去,一道道影子从道观后面疾飞而来,速度极快,我细看一眼,是李秀芝带着自己的徒子徒孙来了,看来山外山出了大事,大家还是相当的团结的。

    黑色的剑芒速度快得离谱,轰隆一声就扎入了帝言信的身体中,并且直透而下,轰入了地面,炸出了一个深坑!

    大家再次觉得这次帝言信死定了,全都欢呼了起来,特别是李秀芝的徒子徒孙,更是兴高采烈,想要看对方怎么倒下。

    但我始终紧皱眉心,已经大致抓到了这家伙避开攻击的苗头,但却苦无破解之法,怪不得他们南极仙门一人之力就灭了几乎所有阴阳家了,若没有绝对的实力,决然不是随便乱说的。

    帝言信一点事都没有,果然不但是法术,连剑芒这种东西他都免疫了,怪不得阴阳家同样不乏有物理攻击的法术,但仍然免不了陨落,就是因为他几乎免疫了所有的攻击,而我的虚无剑,那也是在极端关注的情况才能捕捉到他突然而出的剑,要是这一剑面对的是我,恐怕要躲起来并不容易。

    这就是南极仙门的实力,已经具备了越级杀人,甚至可以说掌握的是无敌的技巧。

    除了我,九阳境的上官琼也发现了这情况,但当然比我慢了很多,而且也是愁眉深锁,这帝言信太厉害了。

    但绝大多数人并没有发现对方的轨迹,好比李秀芝!

    “车轮战么?看来山外山也不外如是,不过也好,我南极仙门黄泉剑道从来就是沙场中来去,常以少敌多,如今不过是其中百战之一。”帝言信冷笑说道,一张符纸丢了出来:“屋顶那个女人,这一招你会死,信不信?”

    我连忙画出了符纸,预防这帝言信忽然暴起攻击。

    而上官琼也凝神站了出来,在他面前宣告别人的死亡,这简直是在打山外山的脸,谁能承受?

    “小子,换我来接你一招!”上官琼冷声说道,从袖中取出了一轴画卷,嘴角微微动了下:“李师妹,你先去看看段师弟的伤势。”

    “是!门主。”李秀芝也有些懵了,刚才那一记剑芒,已经是她起尽法力后轰出,就是再厉害的八卦境,这么站着不躲的还未出现过,但这帝言信就是没躲!

    上官琼站出来后,大家都稍微松了口气,毕竟无论帝言信再怎么厉害,上官琼也是九阳境修士,九阳境终究能看透对方的攻击轨迹吧。

    “时来常战赤泉里,后只曲剑共我眠,那时欢快应难再,屈指算来只我怜,黄泉杀道,眠剑此生。”帝言信微微抬起头,嘴里倾吐一口红色的雾气,而浑身上下,顿时杀机重现,而且这杀机更是前所未见,可见他这次是认真了!

    听这剑语,真是霸道苍劲,也不知道传他剑法者何人,竟有独孤求败的心境,而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戾气尤胜法力,那种杀尽天下修士的霸气,真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了。

    轰隆!

    剑光从天而降,忽然间,整个天地间苍红一片,连我的眼睛里,看到的世界都红了,那种恐怖的杀气,看来也只有魔头才有,但偏偏这帝言信却不似入魔之人。

    周围全成了炼狱一样的景象,而上官琼毕竟身为九阳境的修士,仙风道骨的站出来后,气息也勃然间如洪流一样充斥周边,拂尘一甩,画轴也祭出了:“青山云海古怅然,银光纵步兴罗仙,三峰瀑下几千丈,仙家奕子鹤飞啼,问仙道!古仙博弈!”

    轰隆!轮到上官琼也发威了,上官琼已经是物外神游的状态,不过能够施展出的实力是正儿八经的九阳境,所以一出手,周围轰隆隆的无数高山云海,全都冲天而起,周围原本的红光一瞬间就给湮灭了过去,周围白云渺渺,青山湛湛,而白鹤鸣啼,飞入仙山中,而上官琼也飞在了天上,拂尘一甩白光一道,尽数轰向了那帝言信。

    帝言信也悬空而起,不过他完全无动于衷,甚至仿佛是昏昏欲睡的状态,而忽然的,他长剑一指,顿然一道红光如遥指仙穹,直射李秀芝的胸膛,随后,他方才睁开惺忪睡眼,嘴角露出残酷的笑意!

    上官琼大怒,古仙博弈就是要锁住两人的空间,以亦真亦幻的‘境’来对付敌人,逼对方进入法力决战的招数,这是不死不休的战法,也是针对对手迷踪似的身影采取的正确办法,可帝言信却一副你还不配的样子,竟以剑指向了李秀芝,这对上官琼而言,几乎跟侮辱没什么区别!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