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7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紫红
    可偏偏是这一剑指向李秀芝,让我眉心沉了下来,这小子果然是说杀李秀芝就杀李秀芝,竟没有改口的迹象,说明他的极度自信,毕甚至可以说。以前就没有他杀不了的人。

    嗡嗤!

    剑光一闪,整个磅礴无比的仙境里,唯独他帝言信那一边萦绕了无穷的红色,无论是上官琼如何的卖力,竟都无法攻击到对方,这让猛烈挥舞拂尘的上官琼脸都白了。

    嗡嗤!土大每扛。

    剑鸣再次响起,在白光中的帝言信嘴角微微泛起笑意,随后竟陡然间消失了,上官琼竟然没有一道攻击能打中他!

    李秀芝咬牙切齿,剑芒绕身而行,速度快得就跟陀螺一样了,要说她不惊,那是开玩笑,这恐怖的绝技,谁人能挡?而九阳境同样都没挡住,这更是让人心都在颤抖。

    所有弟子双目凝滞■好了一同防范的准备,这些门中弟子最低都是**,其他不少七星境的,可红光一到,他们全都止住了脚步,因为对方太快了,速度明显不是他们可以比拟的!

    李秀芝叱喝一声,剑芒猛冲对方而去,但诡异的是,黑芒和红光就这样瞬间擦肩而过,不,应该说就这么穿过去了,就仿佛剑芒扎在了空气中!

    “古仙!博弈!!”上官琼双目欲裂,大吼一声。随后场景骤变,他整个人再次移动,而帝言信又给裹入了白光里,再次和上官琼形成博弈之局!

    这硬生生的空间置换,连我都吓了一跳,准备好的符纸和虚无剑再次凝住不发!能够出乎我意料之外。可见上官琼这次所消耗的法力会多大,同样的,这强制缉拿对方的光,也让帝言信生出了一丝震惊,似乎总算对九阳境有了真正的认识一般。

    轰隆!

    可还没到上官琼喘口气的功夫。红光又闪了起来!

    “九阳境?还不够。”帝言信笑了笑,剑光一闪,再次剑临李秀芝!

    我的符纸和剑气瞬间打出,相互对击产生的响声巨大,帝言信给拦住又退了回去,这下子他才真正的注意到了我:“呵呵,原来刚才不是瞎蒙的,还真的看出了我的剑道,不过。这又怎样?”

    我眉心拧起,因为李秀芝的右胸位置,一道血箭喷了出来,显然刚才那一剑并没有彻底拦截到,但幸好我出手了,要不然李秀芝这一击恐怕连命都没有了!

    “多谢……夏道友。”李秀芝捂着右胸,连忙吞下了一枚疗伤药,然后快速的退到了一旁,上官琼九阳境首战可算是崩了,居然没有拦住一个八卦境的小辈,这让他颜面无光,大怒着又要念咒攻击。

    帝言信冷笑的看着上官琼,说道:“外边的九阳境也不怎样,我还以为能更厉害点,没想到还是弱不经风,阵法倒是不错,居然能够让我兜兜转转,但人就差了点,都是活在祖荫之下的吧?数千年的仙门,能看的,也就是老祖宗那点玩意了,至于其他,也没什么,我听说许多年前,我们南极仙门也是有一个仙门和你们山外山差不多的,当时我家老祖宗一个人就把它挑了,男男女女杀得一干二净,一个都没有剩下,呵呵,那今天你说我要不要效仿老祖宗,把你们山外山也杀个一干二净呢?咦,想想似乎也很有意境呀,到时候我与茜姑娘两人双宿于此,倒也不失一美事。”

    “好,好,好,看来我山外山是给小看了,今天老夫就让你有来无回!”上官琼怒喝起来,这种屈辱,他身居自己的地盘,还未曾经受过,当即双手鼎立,一面圆形的镜子就给它托了起来。

    “门主要用照天镜!大家快点让开!”所有人都纷纷让开,仿佛这件宝物一出,必然伴随毁天灭地一般。

    “上官道友,要不还是让我来吧,此子可遁入杀道,法术攻击对他几近无效,既然他说杀光了我阴阳家满门,何不让他把我这遗落的阴阳家也杀了?”我冷声笑道,然后伸出手:“媳妇,带少梓后退,让我来和他战一场。”

    媳妇深深的看着我,随后带着少梓退到了大殿那,而李秀芝等弟子全都护在了前面,自然是报答我救她之恩。

    “哦?原来你也是阴阳家的传人?”帝言信脸色微微一变,认真的看着我,然后笑道:“阴阳家没有剑道,你算什么阴阳家?”

    “呵呵,谁说阴阳家没有剑道?前无古人,难道还不许后有来者么?阴阳,天地之循环,天地之道,就是阴阳之道,契合阴阳的法术,难道你能说不是阴阳家的法术么?”我笑了笑,逍遥行飞到了前方,而上官琼看我要出手,想了想,说道:“夏道友,这毕竟是我山外山和这小贼死斗,你犯不着出头的吧……这似乎也过意不去呀?”

    “上官道友,你我之间,何须如此的客气?山外山与我天一道一向交好,你我交情更是从金仙棺那时候就共过患难,难道不是么?”上官琼也没把握赢这帝言信,这是肯定的,他需要的是下台阶,我也算是给他九阳境保留点面子。

    “这……”上官琼故作忧郁,我看着他笑道:“这小贼说已经杀尽我阴阳家道统,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杀,上官道友勿要再劝。”

    “哦,那也好,不过道友毕竟八卦境,若觉得力有不逮,速速与我说一声,此事是我正义之辈的事,非是道友一人之事呀。”这做事当然是做全套,上官琼当然是把话给说好听点,也要为之后插手群殴这帝言信留下点由头不是?

    “呵呵……八卦境,一个同等的境界,居然自己跑来送死?不是我帝言信太自大,这天下间,莫说是八卦境,就是九阳境,都没人是我对手!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同辈敢站出来与我决战,居然还是个阴阳家,可笑。”帝言信笑了起来,但随后还是道:“也好,既然是最后的阴阳家传人,还挡住了我的两次绝杀,姑且报上名来。”

    “一天!和他废什么话,揍他这小兔崽子!”圆慈这个时候站起来了,愤怒的指着他大骂。

    “圆慈,这就是你不对了,我去而复返是来救你一起出去的,你就如此待我?”帝言信阴冷着脸,瞪了一眼圆慈,圆慈这和尚也横,当场就回瞪了一眼。

    “哼!”帝言信怒哼一声,但很快转过头:“怪不得了,原来你就是夏一天,我倒是说怎么如此的嚣张,原来你就是那小和尚常跟苍蝇一样天天嗡嗡嗡的说给茜姑娘听的小子,也好,今天杀了你,也能断了茜姑娘的念想!”

    这帝言信话音落下后,剑指一点,背后那把从未出鞘的剑嗡嗤一声,总算是出鞘了!

    山外山的修士无人不触目惊心,这把剑也就两指宽,剑长三尺四五左右,但却通体紫红,仿佛从锻造以后就泡在了血水中一样!

    刚才这帝言信没有出剑,凭借杀气腾腾的剑意就差点击杀了李秀芝和段飞一,现在出剑,肯定又是另一种实力体现了,我心中不禁咯噔一声,看来这次是遇上不亚于同级时李破晓一样的敌人了。

    一把暗红色的剑气,一把实体的紫红剑,这帝言信如同杀神一样站在道观中,而我也拔出了掌门金剑,这把剑从入道时候就伴随着我了,到现在还削铁如泥,一点磕碰过的痕迹都没有,李君敏上界后交给我,如今还没交还南仙剑派。

    然而说是和我决战,这帝言信的剑光,却指向了媳妇和少梓,他双目中的浓烈杀意,似乎是对所有人,而并非只是对手。

    “呵呵,我先杀这两个罢,然后再杀你,我觉得应该能够看到让我从未看到的光景,你觉得呢?夏一天。”帝言信冷笑起来,目光里带着嘲讽。

    我双目瞬间赤红,牙齿咬得咯咯的响,杀意由此冲上脑海:“把你的剑从我媳妇和弟子的方向移开,要不然,我踏上南极,杀你南极黄泉杀道满门,寸草不留!”

    帝言信愕然,旋即一笑,身形闪动而剑光尾随!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