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7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横天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道能量不和谐的冲入了我的感官中,我心中一滞,发现这能量根本不是帝言信的,而是更为熟悉的气息,仿佛在北极仙门那遇到过似的。心中惊诧的同时,我怒喝一声:“是谁?”

    话音落下一刻,一抹熟悉的深蓝色靓影从空气中跃下,她手持一张紫色的罗盘,背上背着一红一黑的剑,脚尖踏在地上后,罗盘一转,嘴里念了咒语,霎时间,周围紫气闪现,所有人俱都消失不见了。

    捕捉到那股气息,我缩地术也瞬间启动,顷刻就到了媳妇和少梓的身边,长剑指着那忽然出现,忽然把所有人转走的人,但看清楚她的面目时。我脸色骤然一变:“茜?”

    “天……哥。”赵茜原本兴奋的目光,在看着我的剑尖后,整个人又恢复如常了,她看向媳妇,看向少梓,表情忽然变得复杂起来。

    对面,帝言信表情凝固了下,然后说道:“茜姑娘,快到我这来吧,只有我永远都不会用剑指着你。”

    我把长剑折回,说道:“茜,我没看清楚是你,以为你和这贼子是一伙的。”

    “天哥修为和感觉越发精粹,竟在我出现那一刻就发现了我的存在。实让我意想不到……”赵茜淡淡苦笑,意思其实就是你既然能发现我,还看不出我是谁?

    我本来想要解释自己的过分担忧,但赵茜才说罢,就转过头,面对帝言信事。脸色冷冽了起来:“帝言信,你把圆慈丢下,现在却是想要做什么?”

    “茜姑娘,如你所见,我之前给这群人围追堵截。没想到把圆慈给弄丢了,去了外面跟你说了以后,这不就折转回来救他么?谁曾想遇到这些家伙,所以才耽搁了时间。”帝言信平静的说道,俊朗的脸上,表情显得能取信任何人一般。

    “虽然我们有过不少的合作,但这段时日,你的所作所为,皆在我眼中。想来你我已非一路之人。”赵茜决然的说道,然后拿着罗盘,嘴里念了句咒语,大家在紫烟中又转出了很远的位置:“帝言信,对我而言,强者就是保护弱者的,而不是修炼至强而欺负弱于自己之人的,所以你我友尽于此,此后相见的,就行同陌路吧。”

    帝言信听罢,整个人都愣住了,连忙说道:“茜姑娘,我并未杀害弱者,而是他们认为比我强,他们都想杀我呀!”

    “呵呵,我都看到了,都听到了,难道还有假么?”赵茜冷冷的说道,然后看向了少梓和媳妇:“她们又得罪了你什么?让你恨不能杀了?”

    “茜姑娘,刚才我都已经了解了,你天天挂在嘴边的那夏一天,其实是狼心狗肺之辈,自己有了媳妇,还出来勾三搭四,这样的人,在我们南极仙门,绝对要浸入铁笼,沉入万年寒渊中!所以我只是尊崇我黄泉杀道的师命,行此正义之举,绝非是滥杀无辜!”帝言信当场解释起来,双目中的杀机竟然消逝,仿佛从杀神变回了个普通的俊逸青年。

    除了我,赵茜也是脸上一红,但不反驳也不可能:“我与天哥之事,别说我与你没有干系,就算有干系,也用不到报给你,他也不用为此负担上什么,倒是你,心狠手辣,竟连个孩子都不放过。”土大共血。

    赵茜不知道我和少梓是师徒的关系,而我也不能什么都不说,就让这误会传下去,但我正要说话,少梓就率先发言了:“赵师叔,那坏蛋的祖宗杀了我们阴阳家的祖宗,还霸占了南极仙门,上梁不正下梁歪,他们一窝子都是杀人犯!”

    “你!”帝言信大怒,当即人一闪就又准备接近了我们,但赵茜根本没打算让他靠近,罗盘一转,整个道观又出现在了另一个位置!看来浑天罗盘给赵茜用的是妙笔生花,本领变得不小,现在看起来,她似乎已经有**境了,而身边那两颗围着她转的珠子是什么?

    不止是我,大家都是沉思起来,而圆慈似乎知道是什么,把‘界石’两字说了出来,我们这才恍然大悟。操控整个地方挪移,除了浑天罗盘,应该还动用了地磁效力的干扰,那是介于法力和界力之间的神秘力量了,如今赵茜本事不小。

    “好!今天我就杀了夏一天这无耻败类!”帝言信怒道,长剑指着我:“夏一天,你敢上前和我帝言信一战么!?”

    “天哥……此人擅长遁入一种空间里,有神鬼莫测之能,我们可以借用界力和浑天罗盘转离这里。”赵茜犹豫了下征求我的意见。

    “不用,这一战,是我阴阳家和黄泉杀道之战,我没有退缩的理由。”我说罢,身形一闪就缩地术到了前面离着帝言信不远的地方。

    帝言信阴冷一笑:“呵呵,很有自信,你用的应该是阴阳家的飞步,倒是和我们黄泉杀道的杀道很像。”

    “偷了我们阴阳家的东西改良出来的东西,不过换个名头,有什么好得意的?”我讽刺说道。

    帝言信眉心皱起,手中的剑一声,嘴里快速的念咒起来:“逞口舌之快,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区别!寒冬之地无阴阳,遥望仙都在南岸,承天落影人声微,恍如千山落雪花,黄泉杀道!别处逢仙!”

    “我也不想欺负你,八卦境就把你弄死。”黄泉杀道是强,不也偷了我阴阳家的法术,虽然说明他们很聪明,但不代表无敌。

    “哼,能躲过这一剑再说吧!”帝言信整个身体再次通红,杀气蓬勃的炸出来,周围似乎全都成了他的禁区!

    剑术一起,血红色的雪花从天空袅袅飘下来,四周杀气就跟风一样的飘起来,犹如我来到了南极的冰天雪地中,而这种寒冷更是致命。

    “分影。”我大袖一甩,整个人的身体就一分为二,再分开为四,而连带真身,已经有五个之多,这些都是以前炼制到现在的替身鬼蛊,已经有我一半的能力,而一半是什么境界,或许是七星,也或许是八卦,虽然不具备多少攻击力,但要迷惑敌人,完全可以胜任。

    嗖嗖嗖!

    几个人影全都分散开来,帝言信皱起了眉,显然还没见过这样的战法:“不过是幻术,难道还以为能够打赢我?”

    轰!

    果然这帝言信一说完,整个人就化作红光,一瞬间就来到了一个分影吗,剑光一扫就要将其劈开两半,结果那替身鬼蛊也是有求生本能,立即就缩地术跑远了,这一去直接就是十几里地,几乎看不见人影了。

    “哼,这个是真的。”那帝言信果然也是天才,立马转过身面对我,竟直接抓住了我的本尊:“这一战,我赢了!别处逢仙!”

    一道红光闪过,我胸口上立即多了一道红光,这家伙已经遁入了杀道之中,而这个时空里,根本不存在有能够攻击到他的人。

    嘭!

    我的替身直接就给轰成了碎块,替身鬼蛊自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而帝言信杀死了替身鬼蛊,却看到我的真身还在后面,人不禁愣了一下,似乎从未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皇图别来应有梦,江云顾望曾飘零,千里沧波无穷顶,东飞玄鸟西飞仙,天一道,身外飞仙!”这个时候,我法术也顷刻间发动,猛然漫天的剑影朝着他冲过来,而九阳境的实力,也在这一刻爆发,速度一下子就暴涨了十几倍!

    帝言信没来得及反应就中招了,浑身是血的撞飞了出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