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8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贵人
    即便现在遁入杀道中,帝言信也没有活下的希望了,他连中我身外飞仙十三剑,全身千苍百孔,现在不死,出来也不过是挣扎一下。

    所有人都在这一次攻击中愣住了。一招杀敌,杀的还是帝言信,这一剑的霸道和奥妙,让所有的仙修脸色都是惨白,上官琼更是嘴巴微启,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赵茜叹了口气,金剑斩中神魂灭,红色的杀道逐渐消失,帝言信身体静静躺在地上,双目已然圆睁,恐怕也没想到我忽然间就爆发出了强大到自己未曾见过的力量。土助刚亡。

    我开头就以真身诱惑他,并发动第五个替身鬼蛊,引他攻击的同时,我的真身早就用缩地术飞到了后面,在他攻击我真身的那一刻,我真身则在后面以身外飞仙轰向了钻出杀道杀死我假身的他。

    看似复杂剑技。但对七倍九阳境的我而言,这已不再是难度,只是其中凶险可一不可再,杀道,终究还是杀道,若无**之策,下一次战斗,未必能够再起效用,所以我没有高兴得起来,反而神情凝而不发。

    “你……我黄泉……杀道……杀……你……”帝言信嘴里呢喃,猛地喷出了鲜血,生机其实早已断绝,只有神魂还在挣扎恢复,但却因为剑伤快速消逝着。

    “南极仙门。黄泉杀道,有这么大的能力,就应该以天下正义为先,为天下玄修做出表率起带头作用,却没想到走出来的人如你这般险恶而擅杀,令人遗憾。这样的仙门,存在既是世界的罪恶,他朝我必踏上南极,将你们黄泉杀道道统灭绝!”我冷冷的说道,可想而知。这黄泉杀道到底都是些什么鬼东西。

    把替身鬼蛊都收了回来,我长剑指着这帝言信,拿出了一张暂时延缓他魂体消失的符纸,念咒后才拿出传令符,冷道:“有什么遗言,尽管说来。”

    这么做,也是考虑到赵茜或许还有什么话要和他说,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赵茜根本不打算跟他说半句话。似乎两人本来就是形同陌路。

    “呵……呵……你觉得用得着么……我们黄泉杀道……有观仙境……我一门皆会将这里的人……全杀了……包括你……我哥哥……我父亲……我母亲……我们一门的人……”帝言信一边呢喃,一边看向了赵茜:“茜姑娘……我喜欢你……”

    “初遇时,本以为你为了天灾从北极出,是为了天下而奔走之人,但越是接触,才知道你擅杀成性,甚至连同伴都能够轻易的抛弃……委实可怕,你存在这世间,终究还有更多的人死去,帝言信,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赵茜也不是当年的赵茜了,她也有她底线,一旦跨过,无论是谁,都会无情。

    “茜姑娘……茜姑娘……茜姑娘……我真的爱你……喜欢你……”帝言信两眼溢泪,但此时此刻难免绝望,我也没有留他的意思,魂符收回,随着他的灵魂毁灭,我丢出一张符纸,咒语过后他便成了一阵的飞灰,灭的干干净净。

    发现给观仙境照出,并给黄泉杀道惦记上,上官琼脸色青白一片,现在死的那位怕在南极仙门也是重要的人物,就这么给我杀了,其中拉来的仇恨何等的大,如果不是我下手太死,上官琼怕打断我杀死这帝言信都有可能,不过现在早就回不了头了。

    “夏道友……这……没想到你竟已经突破了九阳境……真是可喜可贺,这小子本事不小,居然能够遁入杀道中,委实诡异,还好是夏道友,换了别人还真一时想不到怎么对付,夏道友倒是脑筋灵活,我也是刚才才想出了破解之法,哈哈……”把失败原因归咎诡异,这上官琼也颇有打肿脸充胖子的意思了。

    想刚才要不是我插手,他根本打不过这帝言信,对付黄泉杀道,需在对方攻击的时候才是破解的时机,而且还必须得是物理类的法术才有效,但往往那个时候,对方的剑已经扎入了胸膛,也是我忽然爆发出九阳境的实力,才将他击杀,换八卦境,也只能是到处逃窜而已,这黄泉杀道,居然将阴阳家的飞步改良了,成了他们用来进行接近战的手段。

    “嗯,上官道友本领我从来不怀疑,想来也有躲过下次黄泉杀道来人的办法了吧?那倒是让我轻松不少。”我淡淡的笑了笑,捡起了灰烬中的一把剑,一个包裹。

    这是帝言信的行囊和宝剑,我故意没有毁掉,当然是想要找到关于南极仙门的蛛丝马迹。

    “呵呵,夏道友,虽说有办法对付,不过双拳难敌十手呀,我就一个九阳境,怕到时候南极仙门一窝蜂来,恐也遭殃,我们应当联合起来才是,你说对不对?这段时间要是道友不忙着离开,不如先在我们山外山住一段时间,毕竟道友外公留下的手记也需要好好研究不是?”上官琼七窍玲珑,自然是连忙转了话锋。

    我笑了笑,觉得正合我意,就说道:“也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上官琼顿时很高兴,现在怕是要把整个昆仑玉京山搬进来,然后关起这山外山才行了,要不然给黄泉杀道闯进来,那可是一锅端了,而且留我在这也有预防万一的意思。

    几千年来,山外山也当过缩头乌龟,大阵如果全套启动,肯定没人能进来和出去,之前帝言信就是出不去才跑回来,赵茜则是特例,她似乎有十分厉害的破阵,侵入,还有逃离的本事,这关乎她的浑天罗盘和那两枚界石。

    和上官琼谈妥这些,我拿着帝言信的东西回到了媳妇、少梓和赵茜身边,宝剑对我没有任何作用,看着虽然漂亮,实则还不及李破晓那把乾坤道剑厉害,那种才叫剑,而我的掌门金剑现在用起来已经习惯了,倒也没有要换的意思。

    倒是这剑的戾气很强,通常对付鬼类是不错的选择,灭魂更不用说了,我想了想,拿给了少梓。

    少梓接过了这把女性化更多点的剑,爱不释手,我说道:“记得炼化了再出鞘,划伤自己就麻烦了。”

    “是,师父。”少梓高兴的说道。

    打开了包裹,里面是两本之前关于界石的古籍副本,我皱了皱眉,连上官琼都拿出了自己那本翻了无数遍的古籍,这一对比,还真是一模一样的内容,而现在帝言信那两本十分崭新,似乎没人翻开过。

    “这古籍看来是这南极仙门传出来的,倒是适时,看来不是天灾怕还震不出这些藏着掖着的老东西,这黄泉杀道也不是万能嘛,天灾一来同样躲不过。”上官琼冷嘲热讽起来。

    “很可能是当年阴阳居里流传的古本,复印后拿出来让大家一起解决的,但无论是什么目的,对我们有好处,那也算是做了好事。”我说道,然后看向了赵茜:“茜,界石你已然是炼化了吧?”

    “嗯,我之前就能够用浑天罗盘感应到地磁的变化,所以一路往西边走,就是发现那边的地磁絮乱是最多的,后来找到了西园寺中,并且靠浑天罗盘偷到了界石……虽然没有对西园寺造成影响,但似乎他们将此物奉为至宝,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想等解决了天灾,再归回去好了……”赵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哦……为了天下,偷也是难以避免的,毕竟这群和尚都倔得很。”我点头说道,然后问道:“那后面你怎么遇上了这帝言信?”

    “到西园寺的时候,我就觉得此地仙气萦绕,是个好的修炼之地,况且觉得地磁对我修炼还很有好处,就一直徘徊在那里,一日从镇上补给回来,再次回到西园寺的时候,却恰巧遭遇了帝言信在周边游荡,现在想起来,要不是当时遇到我,西园寺怕是要落得寺毁人亡的下场了,他见到我,就一路的尾随,我数次转移走,却给他轻松追上,我无奈之下只能停下和他理论,得知他没有恶意后,就问了他来这里的原因,他就给我解释了这地磁的作用,还有界石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我想着天灾降临,作为茫茫玄修之一,总需要出一份力,就准备帮助他拿走西园寺的界石,结果我们成功偷了界石,立即就给西园寺的和尚发现了,一路追着我们不放。”赵茜似乎回忆起之前的种种,还有种身处其中之感。

    我这才算是明白了师兄说的贵人相助是这个原因,就说道:“原来师兄说有贵人助你,也是这帝言信,世事正反极端,果然难以揣测,而之前西园寺有僧侣捡到了你的行囊,用手机打给了我,骗我去了之前你们大战的地方,是怎么回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