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8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问道
    媳妇和少梓在那看着碧蓝的湖,似乎都很喜欢平静的水流,两人在那一问一答,倒是很让人赏心悦目,毕竟两位都很美,就跟湖中的精灵一般漂亮。

    “师父!”少梓跑了过来。拉着我到了湖边,这湖水清澄无比,往下方看去,能看清楚浅水处的湖底,而湖底下还有一处洞府,是倪诗之前修炼的地方,不过我不好进去,毕竟她怎么都是外公当年的情人,不可亵渎。

    “媳妇,你喜欢这湖?”我笑着问道。

    媳妇抬起头想了想,然后说道:“我都喜欢,你不喜欢么?”

    “我……还行吧,我刚才挑了这个地方,就是觉得风景不错。”我说道,然后找了块石头坐在了上面,看着她们两个光着脚丫踩在了沙地上。

    媳妇现在的情况很诡秘。既能够化人而出。又能够烟消云散,少梓却能够轻易的握住她的手,那这到底是种什么样的体质?我即便修为一跃九阳境,可也琢磨不出来。

    “外公当年为了大义离开,这一界。到底经历的是什么样的紧迫,让他选择了立即离开而不和外婆、倪姑婆道一声再见?”我自言自语的问道,媳妇和少梓看到了笔记,这一点,或许该有个解释。

    “任前辈的笔记我和师娘也只是看了好几页,知道的可不多,里面的多是些家长里短的事情,而没有看到如何借机上界的过程,倪老前辈就拿走了手记,后面的事一概不知,倒也可惜。”少梓回过头说道。

    “唉,关键时刻总要出点什么。”我叹了口气,留下遗憾。不像是正常人该做的事。

    “不过任前辈在里面写到的东西却不少,其中天下大事一类的就说过很多,所以我觉得离开师父外婆,也是这原因吧……而且当年他并非没有对手,也需要去打理整个门派,而且他说他自己,还有师父外婆。两人冥冥中都各有天命安排,若是强行把两股天命汇聚在一起,定会出大问题。”少梓道出了之前看到手记的过程。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倪前辈拿了笔记,立刻就走了,看来多是外公写外婆的事,激怒了她。”我摇头苦笑。

    少梓想了想,又说道:“还有,我发现任前辈……似乎很自信,他话里的意思,怕觉得上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认为天灾来得莫名其妙,如果有机会,他一定会上去问降劫者,为何要这么做,天地如此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下界的生灵,总会有那么一个上去讨个公道的,不是谁,就该是他。”

    我表情一怔,倒是觉得外公的气质对上外婆也不无道理,都很自信,都有自己的想法和果敢,认为对的事情,就会埋头干下去,这一点,两位都应该是共鸣的。

    而倪前辈就没有那种霸气,或者说格局太小了,外公的离开,却让她在这呆了这么多年都不愿意离开,封锁了自己的心,若是我没有出现呢?恐怕还不知道要在这呆多少年呢。

    “你为什么不去看看遗留下来的道统?”媳妇转过身来问道。

    我看向了之前给炸开一个大洞的半山腰,心中顿时一亮,这道统里没准还有什么要紧的事物呢?

    就在我准备飞上山去看看外公道统的时候,大概七八个仙修就飞过来了。

    这些弟子多是些混元、两仪境的弟子,只不过由个七星境的山外山弟子牵头的,他们刚落地,就给指挥去干活了。

    而那七星境的弟子却径自走向我,和我说明来意。

    我也没有和他废话,让夷平掉这片废墟,反正倪诗也不在了,我怎么弄都不至于惹怒谁。

    他们摆弄这一切,我则去了半山腰那,把一个硕大的木箱搬了下来,打开后,查看这里面遗留的东西。

    除了一些衣物外,里面有两件应该陪伴外公很多年的贴身法宝,因为除了贴身的法宝,一般没多少感情的法宝都会送到山外山的藏宝阁,还有三本关于道统的书籍,以及几张画好的地仙符,这些地仙符都是招神类的地仙符,对付悟道期,简直就轻松之极,我就曾经见过外婆用过。

    另外还有一些做法用的道具,还有已经过期的丹药,多是怀旧多于用处了。

    三本厚厚的道统书籍,一本是山外山的《问仙》,一本是追仙问神的《神通》,另一本是涉及破阵破界的书籍《六道》。

    看着三本书,我倒吸一口冷气,原来倪诗并没有夸夸其谈,说我只比外公当时强一点,而光看这几本书所用到的道统知识,就知道她没有开玩笑。

    外公应该也是多道统的天才,至少是三个道统往上,怪不得有傲气的资本。

    山外山的《问仙》就不用多说了,这道统在世间屹立数千年,老祖就是三清之一的老子,这名头就足以证明它的强大,只是近几十年来外公上界后,出彩的人不多而已。土坑记号。

    而那本《神通》道统,却有些古怪,道统的老祖是佛门中人,名头名不见经传,似乎叫多宝如来,擅施展天下各家法术,捻指神通,学以致用!

    “果然不是凡人,外公是道佛双修!”我脸色微变,心中已经佩服之极,光这两本道统书籍,就足够证明外公的实力了。

    到了我这个程度,要拜道统,因道统入体已经不是什么难事,难在怎么把其他道统练到同样的程度罢了。

    而少梓看着这两种道统,也颇为欣喜,她如今主修阴阳家,辅修太青道符法,都是很厉害的道统,不过如果能让她学成这两种道统,倒是不错的选择。

    我从神通道的书籍中抽出了夹在里面的三张引道符纸中的一张,快速刻画了自己的名字,点燃后烧水服食,然后照道统的仪式,按部就班的拜了多宝如来当祖师爷,继承了道统神光。

    不过因为符纸年代久远,得来的佛门道统神光极为微弱,甚至还在一点点给其他道统蚕食,我心中不禁一惊,还没等我壮大它,直接消失不见了,我脸色一变,这下白做工了,两个系统不同步,产生了排他性。

    现在只剩下两张引道符了,想到佛道双修,看来得找找窍门才行。

    “师父……问仙道我觉得好。”少梓捧着那本厚厚的《问仙》,神采飞扬的和我说。

    “嗯,喜欢就拜人家老祖宗吧,多点道统也没事,有师父在,不怕修为会卡顿。”我笑了笑,这问仙道外公也预留了三张引道符,毕竟这是他的道统传承,总不能不留引道符就指望别人能学了去。

    《问道》的道统是山外山才有学的法术,比外面昆仑山仙门的道统更高一级别,所以外公放在这倒没什么不对的,因为虽然有何奈天等几个弟子,但他飞升上界时,临时却遗留了这么大堆的东西,抱着弟子传人不嫌多的想法,也会在昆仑山里寻找有机缘的弟子传人,只是没想到最后是我们得到而已。

    少梓的道统继承并没有我困难,很快拜了祖师爷后,就有了道统之力,之后只要慢慢修炼,粗壮道统之力应该没什么问题。

    但为了预防万一,我还是问了她有没有消失的迹象,结果和我的情况相反,在几个周天的修炼后,她的道统之力反而壮大了不少,让我颇为无语。

    至于那本《神通》,少梓倒是没多大兴趣,可能她不想贪多嚼不烂吧,也就我现在九阳境后才会这么拼命了。

    整个遗址的拆除对于这些地仙而言完全没有难度,而且后面来的弟子都搬来了建筑的材料,虽说山外山的是宝物幻化而成,但却是接了地气的,根还是大地,并不在别的空间里,因此除了上官琼手中子图那样的重要措施,大部分房子同样是要建起来的。

    建房的速度也是惊人,到了夜晚的时候,两间简易的木屋就建好了,几个弟子搬来的被子和生活用品,嘱咐了我们好好休息后才离开,这上官琼也是好客,生怕我不住下似的,倒是瞎操心。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