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8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章:万念
    山外山的阵口一开,所有修士一拥而上,全都往昆仑山的仙门冲出去,问仙台那边,果然站着一个身形高大,朗目如星。俊朗不凡的男子。

    但现在看起来,这男子却有些凶邪,因为他身边到处都是尸体和头颅,而身上更像给人泼了血水一样,斑斓而残酷。

    男子一手拿着剑,这把剑剑身装点细纹,除了剑柄处有黑褐色的干涸血迹外,剑刃那滴血不沾,可见是把削铁如泥的宝剑。

    而另一只手捏着一个女修的脖子,那女修二十几岁的年纪,浑身是伤,已经没有了生机。

    “闯我仙山,杀我弟子者何人!报上名来!”上官琼在高空中降落下来,表情愤怒无比。

    除了尸体和男子,旁边果然有一副黄木制作的简易棺材。

    “帝言义,来取你山外山一门头颅。还有他的。”男子冷冷拔剑。指向了我。

    “你是帝言信的哥哥?”我看这男子比帝言信大不了几岁,样貌如此的相似,看来不是兄弟都难。

    “不错,报上你的名字,他日祭我弟弟。必焚香告知!”帝言义怒目而视,牙齿咬的嘎嘎的乱响。

    我早就对复仇的人免疫了,更别说是这种罪大恶极的邪门歪道了,就道:“你弟弟滥杀无辜,死得不冤,已被我打得神魂俱灭了,就是把你们南极的树砍了制香烧给他,他也收不到,而你却为他报仇,杀了这么多的修士,也是该死。”

    “哼,夏道友说的不错!你该放开我昆仑山的弟子!引颈就戮才对!”上官琼拂尘搭在手上,缓缓的落在了地上。而身后还有段飞一、李秀芝等八卦境的修士。

    “你们才引颈就戮!”帝言义说完,长剑直接扎入了他手里那女修的脖子里,随后如同屠狗杀猪一样,割下了那年轻女修的头颅!

    我双目顷刻就红了,真没想到那帝言信竟如此残忍,简直已经不算是人了。

    “找死!小畜生!杀我昆仑山弟子,老夫要将你碎尸万段!”上官琼大怒。手中拿出了一尊道像,当场就祭了出来!

    那道像神光乍现,轰隆一声落地,一个纯白色老子虚影当场就出现在了问仙台上,我看着没什么,但旁边的弟子全都惊呼出声,说是叫做什么“老子布道像”来的。

    那老子栩栩如生,开口便是一连串的经文,将整个问仙台全都封印了起来,看来还是个封禁类的宝物,那经文没有包围住我们,只将上官琼和帝言义封住,所以段飞一等人没有进去,我也不敢轻易下去,生怕是什么敌我不分的咒语。

    但法术我肯定也要准备好,就开始在问仙台的四个角布置上禁制大阵,把杀道彻底封锁住。

    这大阵本来是要布置在道观那边的,但现在情况特殊,我也只能将就了,放置了符纸,念了几句咒语,轰隆一声,问仙台的一个角立即印出了大概两个人大小的一连串咒文。

    而上官琼和对方的大战也就此展开了,帝言义的招数和帝言信的几乎差不多,而且修为都是八卦境,但既然是来寻仇,没点本事也不可能,我知道问题很快就会严重起来,所以完全没有轻敌的心思,继续打下第二个阵眼。

    那老子布道像颇为厉害,咒文启动后,立刻把帝言义给缠住了,这么一来,帝言义不但速度慢下来,而且还杀道竟无法施展开了,戾气的鲜红色一出来,就给老子的白光压制下去,让帝言义无法施展杀道,还真不愧是布道的神器,竟能轻松压制戾气。

    看来上官琼是以消灭戾气的方法去解决对方的问题,倒不失为奇策。

    但帝言义并非运转不了杀道就什么都干不了,南极仙门数百年的本领,也有专门针对破解杀道后的反制办法,只见他怒吼一声,双手一合,一张符纸就丢在了地上,顷刻间,周围的气压居然辗转了,那老子布道像的法力居然减弱了!

    我认真一感受,这家伙居然是把这里的仙气弄得絮乱不堪,有点像是阴阳家的逆转阴阳,看来占领阴阳居,让他们得益匪浅!

    如此应对后,老子布道像吸收不了天地之间的仙气,自然难以支撑住庞大的消耗,威力骤减也就正常了。

    上官琼本来已经占了上风,居然瞬间就给破了,心中颇为恼怒,当即又拿出了一个囚牢模样的笼子,念了几句咒语,然后丢向了帝言义!

    轰隆隆!

    这囚牢当即盘旋在帝言义的头顶,一阵阵的降下奇怪的网状东西,那帝言义根本不理会,浑身杀气沸腾后,一进杀道,就往上官琼杀去,这一剑,就像是突破距离了一般,直接就扎向了上官琼的眉心!

    上官琼大惊失色,但嘴里咒语未停,怒喝一声“禁”,那网瞬间将帝言义兜住,直接扯回囚牢中!

    但帝言义却阴冷的笑起来,再次进入杀道,竟从笼中又出来了,再次一剑扎向上官琼!

    原来这囚笼是用网状能量来拘人的宝贝,遁入杀道是能躲过,但只要一出来杀人,就会给兜住,并且尝尽这囚笼的苦头,怪不得上官琼明见剑刃要扎入脑门,还如此的淡定了!

    “列为师弟!师妹!我已用缠丝法阵困住此贼,布飞仙剑阵!杀贼!”看那囚笼奏效,上官琼当即收起老子布道像,然后自己念咒控制囚笼,而一群山外山的剑修开始布阵,霎时间,飞剑到处乱飞,只要对方不在杀道里给囚笼兜住,哪怕是一瞬间,都要万剑穿心而亡!

    嗖!嗖!嗖!

    果然,数不清的飞剑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或是旋转如陀螺,或是灵动如飞鸟!

    嗤幽幽的以上官琼为中心,高速乱窜起来,这些剑光或是如白昼发亮,或是暗夜一样漆黑,更还有许多牛毛剑芒在,密密麻麻的颇为骇人,有的直接就从上官琼的脸上擦过,直逼敌人!

    我都替上官琼捏一把冷哼,这要不是对自己门中剑阵有信心,还真干不来这事。

    我没有停下,继续将第三张符打入问仙台第三个角落,启动了第三个阵眼,然后只要第四个阵眼完成,完成了大阵,这帝言义就是插翅都难逃了!

    砰!砰!砰!!

    再次从杀道中出来的帝言义果然中招了,十几把飞剑直接擦伤了他的身体,让他身上挂了彩,但还没等第二波飞椒上来,他又再次的遁入了杀道,确实狡猾难缠!

    而当我来到第四个阵眼的位置时,出事了,帝言义拿出了一枚金色的丹丸,直接吞入了腹中,不但把浑身的伤势全都封住,还爆发了更加凶残的力量!

    我眼睁睁看着天上雷光闪烁,他竟然直接冲上了九阳境!

    想不到这南极仙门居然还能嗑药提高修为,怎么跟阴阳家吸收法力冲击九阳境似的?我一时间对这阴阳家的神秘更为憧憬,这南极仙门看来好处得了不少,居然如此逆天。

    帝言义再次以九阳境之躯出现的时候,浑身上下已经到处都是血光,周围也陷入了戾气之中,轰隆!

    剑声一响,一个修士直接从空中掉落下来,脑袋没有了,而那帝言义在杀道中剑指段飞一:“你之前也有份!”土阵丸才。

    段飞一脸上惊恐万分,想都不想就往山外山那逃,可刚转身,轰隆又是一声,那剑气竟直接在杀道中飞出,一剑把段飞一劈成了两半,而他因为是剑气所杀,灵魂竟得以逃脱,遁入了山外山里面!

    “你!也有份!上次没死,这次就死吧!”段飞一兵解后,下一个被指的是李秀芝,李秀芝瞳孔一缩,看向了我,飞快的朝我飞来:“夏前辈!救我!”

    我皱了皱眉,这下李秀芝要完蛋了,而上官琼也着急无比,拂尘一甩,就放出了无数的白光拦住了李秀芝的身后,想要防止剑光劈死自己的好师妹!

    可那帝言义在杀道中嗖然前行,根本无惧任何法术,直接越过了白光,凭飞剑穿透身体,竟面无表情,毕竟全都没有扎中他半剑,而他剑气飞出的时候,李秀芝满脸苍白,万念俱灰!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