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8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尘土
    “快!不要攻击他!拦住他的剑!拦住剑!”上官琼老泪都急的冒出来了,整个人也冲向了帝言义,只怕自己慢上一步,李秀芝就要完了。

    李秀芝是山外山第二修士,冲击九阳境指日可待,甚至资质比上官琼还好。只是剑修晋级困难,所以晚了上官琼一步而已,如果连她都死了,那山外山后继可就成大问题了,所以上官琼才不顾一切的喊着用剑拦住攻击。

    轰隆!

    第四个阵眼也展开了,大阵彻底的完成,我丢出一张符纸,让其快速启动,而自己迅速无比的念动咒语!

    哐当!哐当!哐当!

    有了上官琼的命令,所有飞剑交织成了一张巨网,拦在了李秀芝的背后,而帝言义劈出的剑气不断冲破剑网的防御,准备瞬间劈杀李秀芝!

    数不清剑直接给劈飞,这九阳境的实力不是说笑的,而帝言义的剑气也在不断的击出,这一人之力对付上百修士的恐怖举动。还真实只有黄泉杀道干得出来。连我也对这黄泉杀道佩服得五体投地,以一敌百,乃至上千,怕只要他在杀道中,只要法力支撑得住。那他永远就是无敌的!

    轰隆!

    南极仙门杀心之旺盛远超想象,好几个弟子直接就给劈灭当场,地上全是血,问仙台当场就成了修罗场!

    “夏道友!快快出手呀!再不出手,老夫也撑不住了!”上官琼总算到了李秀芝后背,并且拦在了前面,用拂尘硬抗对方,而因为生死存亡一线,他也顾不上什么了,猛的要求我出手。

    “皇图别来应有梦,江云顾望曾飘零,千里沧波无穷顶,东飞玄鸟西飞仙。天一道,身外飞仙!”我的地仙符迅速化鸟而飞,而我整个人沐浴白光,身体中的物外神游化身蠢蠢欲动,背后的长剑也噌的出鞘了!

    我的九阳境比一般的九阳境更具压迫感,七倍道统之下,整个周边区域都仿佛给浓郁的仙气凝固住了。好些弟子大气都喘不上来!更有许多飞剑明显慢了许多!

    这股天下无人可敌的气势搭配强大无比剑技,就是帝言义在杀道中都目光愣了一下,不过就算是我这么强大的法术,他似乎也没看在眼中,只因为我就算是强到能破界飞升,对在杀道中的他都没有任何影响!

    “哈哈哈!哈哈哈!确实不是一般的九阳境,但那又怎样?之前你变化假身,骗我弟弟上当,用这一招杀了他,但我岂会受骗?我帝言义,就在杀道中送你归西!”帝言义大声的笑起来,双目赤红的他持剑刃在手心中一抹,霎时间血光迸射,无穷无尽的红光就染满了他全身上下:“帝门剑声不曾止,黄泉陌上岂堪停?君若身到西云端,勿忘吾道送此行!黄泉剑道!陌上践行!”

    “哼,我看你还能不能在杀道中!道禁!起!”我冷笑一声,打了个手势,启动了禁入一切道,随后双目一闭,瞬间,身外飞仙就从我的躯体中出窍将金剑抄在手中,凌空怒吼:“飞!仙!斩!”

    大阵启动,我整个人化作残影,随后以缩地术进行了一连串恐怖的剑气斩击!不过是眨眼时间,惊恐的帝言义身上全是血光,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竟然进入杀道失败,并且受到了数不清的剑气攻击!

    “跟着夏道友打!轰不死这兔崽子!”上官琼也怒吼着,而无数的飞剑也如猛虎出闸,从防御转向了攻击!

    面对这数不清的攻击,帝言义本能的还想要躲进杀道里,但咒语念了两次都没进去,身体早就千疮百孔,万箭穿心了!

    到了最后,他给砍成了肉酱,而魂体更是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可见山外山的怒火,也给他彻底激起来了。

    看着一堆的烂肉,上官琼还是怒火中烧,过去踩了几脚:“我让你来!让你来!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山外山杀一双!”

    昆仑山仙门死了太多人,而山外山除了段飞一,还有好几个修士都死了,损失可谓惨重,不过能击杀这伪九阳境的恐怖仙修,也算是十足幸运了,差点还要满门都给人家一人挑了。

    大家对我的感谢,用不着言语说出来,从他们敬畏和崇拜的目光中就知道了,山外山对我现在怕也能推心置腹了。

    上官琼这次之后,再也不敢托大,自己一个真的九阳境,差点都是夹着尾巴逃的下场,更别说他自己的弟子了,当即,他把我拉到了一边:“夏道友……不,夏兄弟,我山外山……要不是你,这次差点就灭门了!”

    “上官道友,这话严重了!虽然有功,但山外山不是豆腐做的。”我连忙说道,能让上官琼说出这话,分量也是够重了。

    “唉,这些事九阳之下可能不认为,但你知我知,你也不用推脱,这么吧,之前我是太小家子气,这次夏兄弟进我山外山第一等的宝库任选一件宝物如何?算是我山外山对你的感激!”上官琼拍了我的肩膀,开始以兄弟相称了。土岛助号。

    “上官……大哥,宝物就不用了,说起来,我家的弟子少梓,前几日阴差阳错,还拜了山外山的祖师爷为祖师,继承了外公遗留的道统,我又怎么敢再要什么好处?若是大哥非觉得欠我人情……往后如果少梓来山外山,希望能给予关照就好,就不敢多加要求了,另外,为了破杀道,破各种遁入其他界道的宵小,我也会把自己的独门秘法交给大哥,以后南极仙门再来,只要引入其中围而杀之就是,也不至于落入这被动的情况。”我连忙说道,以后少梓会出来游历,到时候行走江湖靠的什么?当然是关系网,而且现在什么都不要,就是山外山欠我人情了,拿走宝物有什么用?那是死物,拿了情分就没了。

    上官琼一听,老泪都冒了出来,我不但没要礼物,这还送了救命的礼物,简直是高兴无比:“好!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以后别说你的弟子是我的弟子,就是我山外山的弟子,就是天一道,也是我们山外山的生死兄弟门派!”

    “那我就代少梓多谢她这位师父的抬爱了!”我连忙感谢起来,替少梓拜了这位师父,以后关于问仙道的种种,当然问上官琼清楚点。

    联手杀死了来犯强敌,弟子们则去处理后事去了,而上官琼则跟我回道观,继续就一些事进行谈话,期间少梓也拜了上官琼当二师父,而于良和卫文琪多了这么个师妹,自然是高兴之极的,忙教授她怎么修炼问仙道的功法,顺便传授少梓的短板,既是剑法。

    我的剑法只有招数,没有剑意,那是因为二师父墨长恭死得早,没能学来,所以教授少梓可就不容易了,以后剑道还是得上官琼司徒们来。

    仙山瑶池的使团给帝言义全杀了,我要去妖仙门,只能自己走,给了我一副简略地图和坐标,上官琼等仙修在三天后,不情不愿的送我下山。

    其间当然是各种不舍,毕竟三天的时间里,我们各自还交流了不少阵法和功法上的事,聊得十分投机。

    我和少梓出了山外山,因为少梓未曾修鬼道,阴间还不大习惯阴气的抵抗,所以我们一路都是走阳间,走走停停,时间耽搁不少,到了十多天后,我们才按照上官琼提供的坐标,艰难的找到了帝仙宫的入口。

    其实本来不应该多难,因为只要感应下仙修的痕迹,就能轻易找来这里,可诡异的是,方圆几十里的地界,连个修士都没有。

    而来到了帝仙宫后,让我吃惊的是,不但一具尸类都没有,满地还都是打斗的痕迹,甚至还到处都是黄沙,我拿起了这些黄沙,少梓就问起了我这到底这是什么。

    我扫掉手中的沙子,科普道:“是尸类的精魄泥沙,尸类本就是化土成身,精魄一灭,自然成了黄沙,尘归尘土归土。”

    我一边解释,一边却想起的却是童三斤,他就是在我眼前化作了尘土。

    “那这里……的尸类都死了?”少梓急忙问道。

    “不错,怕一个都没剩下。”我苦笑起来,而正当我准备进入帝仙宫查探情况的时候,一道熟悉的气息,从我背后快速的冲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