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48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双剑
    后面来者气息很奇怪,鬼气淡人气却十足,而且是突然的出现,明显是从阴间钻出来的。速度也十分的快,只一晃之间就是两三里左右,我猜测出大致三才境的修为。她靠近这里的时候,似乎犹豫了下,可能发现了我的气息。

    我皱了皱眉,这奇怪的气息应该是周璇,她带了如意手链,所以人气重,但因为已经成了鬼仙,在我这九阳境修士面前,气息就难以掩饰了,我感应到了她的气息波动,她应该也认出了我,所以才嗖然飞来。

    但就在要和我仅距离一段路的时候,她忽然又去了阴间,我沉默了下,少梓问我怎么回事,我觉得没必要让她卷入纷争。就说道:“走吧。有认识的人,不过她应该不愿意见到我,感应到我,所以走了。”

    “哦,那师父。我们还要下地宫去看看么?”少梓看着已经给粉碎掉,并且黑洞洞的一个山丘。

    “进去看看,但是你带为师去,我会在你后面压阵。”我笑了笑,帝仙宫毕竟是一处大型的群居地点,不至于是什么危险地,姑且考量下少梓怎么走。

    少梓有些兴奋的点头,然后煞有介事的拿出了几张符纸,念了句‘引路’,然后就走入了其中。

    这座帝仙宫不是什么古墓,而是山林深处的一座大型的地底溶洞,底下建筑四通八达,有地下河。有各种建造起来的阴寒棺穴,我毫不怀疑,这底下经年养尸,可能有特别的水尸之类可怕东西。

    一路走进去,阴森森的,但却没有了半点气息,即便是有。也并没有尸仙级别,路过周围的时候,一排排的棺材直挺挺的摆在门口那。

    少梓脸色一白,有些举步不前的样子,我大手一甩,轰的一下震飞了身边一口棺材盖子,而一具身穿军服的尸体,果然直挺挺的躺在里面,看着好像是当年抗战年代时,遗留在这里的秘密摆置点。

    因为尸体是阴干,除了两眼凹陷并没有腐朽,已经是一具彻底的干尸,只待时日一到,有修为高的尸体点名,立即就能从棺材中站起来。

    “师父……看起来像是抗战年代的……”少梓回头朝着我看过来。

    我笑了笑,说道:“为师交给你个任务,你自己下去探查下地宫,然后回来告诉为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在这等熟人来。”

    少梓看了一眼这几百口层层叠叠的棺材,脸色一白,咽了口唾沫,可仍倔强的点头说好。

    我当即回过头,往地宫外走去,感应少梓的存在时,她还在犹豫要不要往里面走,见我越走越远,直至看不到我,她才转身进入里面。

    回到了刚才那打飞盖子的棺材那,我将那具侵略者的遗体打散,然后招来符纸清理了棺材,带上了鬼面具,躺在了棺材里面,并合上盖子,旋即凝练出一具鬼分身,随后隐介藏形的跟在少梓的后面。

    这孩子胆子不小,本事也给师兄练得十分到家了,竟学会了用纸符明灯,以及纸人来开路,几乎是师兄逃命本领的翻版。

    学阴阳道,师兄教我学的就是跑路,因为只有留下小命,才有机会修到圆满,中间都死了,那还修什么法术?

    少梓开始探寻时,还是十分的顺路的,毕竟现在她有两把宝剑了,一把是专门杀鬼的,原主人是黄泉杀道的帝言信,另一把是昆仑山宝库中得到的,剑名‘湛然’,是把不错的符剑,当然,虽然剑都用不了,但一般的尸类嗅到宝剑的气味躲都来不及。

    除了宝剑,少梓这趟出来也带了一身的厉害法器,连我以前送给师兄那把四小仙拂尘都带上了,念咒时间几乎不用。

    帝仙宫之前不知道给谁闯入,尸仙剿灭差不多了,但一些普通的血尸、尸王还是有的,他们因为躲在棺材中,所以逃过了一劫,现在闻到了人气,又跑出来作祟了。

    好几具尸王就追着少梓,一路往更伸出跑去,我的一念分神也有我一半的实力,对付这些没有任何难度,但显然,现在帮她还不是时候。

    少梓跑了一会儿,丢了不少纸人迷惑了敌人以后,在一处空旷的平地停了下来,她似乎觉得我没有跟着她,表情有点哀怨。

    我在旁边看了一会,发现这里还只是低级尸类盘踞的地方,要再往底下,恐怕还有一段距离,当时进牧王地宫,距离比这个还远,想来帝仙宫没那么容易就到入口 。

    就在我观察少梓下一步要干什么的时候,忽然媳妇扯了我的本体衣角,看来躺在棺材里也不安全,像是给人发现了。

    分魂迅速的往前方冲过去探路,等发现很长一段路再无任何能威胁少梓的尸类,我才驱策自己分魂,迅速的往本体那赶。

    “夏一天。”

    很快,在我接近洞口的时候,一个声音远远的就传来了。

    这熟悉声音的主人我很熟悉,因为他的形象早已经深入我脑海,所以我相信如果再迟一步,他势必一剑劈向我本体躺着的棺材。

    那阳光明媚之处,李破晓站在天井上,光芒照下来就只看到他黑色的影子,就跟忽然到来的光明之子。而我,从黑暗处飘来,那里面黑得跟地狱深渊,一明一暗,确实是个讽刺。

    “李破晓,好久不见。”我冷冷问候道,而盯着那口棺材的李破晓,突然看到深渊出来的我,也凝住了眼眉:“分魂。”

    “是分魂。”我说道,而李破晓似乎有些吃惊,看了一眼那口我本体躺着的棺材,又看向了入口,说道:“你果然睚疵必报,因活阵之事而灭了帝仙宫所有仙修,也真没想到你修为高了,心境却仍然没有任何变化,我师祖李剑臣不是坏人,帝仙宫也不是没有好的,你却没有半点犹豫,就全屠戮殆尽,周璇和我说起,我犹有不信,现在,也不得不信了。”

    “李剑臣前辈已经回来了?你呢?又来这里干什么?”我懒得跟他讲这些道理,反正这里的尸仙我一个没杀,难道还能栽赃给我了?

    “要不是师父的传令符,恐怕我都不知道居然帝仙宫就这么给人灭宫了,真是厉害,现在已然是八卦境了吧?也是,八卦境七倍道统,天下还有谁能敌得过你?帝仙宫覆灭,也是正常。”李破晓嘴角微微抽动,我知道,那是他即将要攻击的时候。土呆肝巴。

    我的分神有我一半实力,正好压制在了八卦境的修为,所以被他一口叫破。

    果然,一张银符出现在了他手中:“杀我祖师,就纳命来。”

    “李破晓,信不信由你,无论你是预警而来,还是故意来的,这帝仙宫都不是我灭的,我也刚刚到这里,方才周璇不也察觉到了么。”我皱了皱眉。

    “她就是发现了是你,才劝我离开,但我不会,孩子已经给她照顾,你我尽管死战就是!就算今天死在你手中,我也无怨无犹!”李破晓冷然的面孔仿佛刀削斧凿,但即便再坚毅的神情,却掩饰不了那儿时我就熟悉的面孔。

    现在既然九阳,何不试一试?尝试把这邪恶之魂赶出这具身体,让张一蛋重现人间!

    我心中鼓动起自己来,现在正是个好机会,既然身体是好的,张一蛋分魂不灭,那一切都不过差一个引水之人,到时候水到渠成,张一蛋不就出来了么?

    况且时间也证明了,李破晓即便不借尸还魂,拯救世界的也不会是他,没有了他,世界一样在转!

    “呵呵……李破晓,真没想到,今天会是我们最后一战,也好,当时的我没有机会,但今天,我们就在这结束好了!”我冷笑起来,伸出手,掌门金剑嘭的一声砸破了本体躺着的棺材,落入了我手中。

    “如你所愿!”李破晓似乎觉得我分魂来揍他轻敌的样子,但只要我不避战,他倒也不介意,只见他两指一点,让背后的乾坤剑出鞘,落到了手上,随后念起了咒语。

    我皱了皱眉,这把金剑的血槽浓厚之极,源源不断的力量从中间涌出,那是李牧凡的剑魂,而强大的剑魂之力,竟让李破晓身体整个都亮起来。

    或许他们门中觉得这没什么不好,毕竟人死不能复生,缅怀不如留下当剑魂,给自己的子孙后代,弟子门人建立一个庞大的法宝系统,可在我眼中,如此不人道的乾坤道,仍让人心中不禁怒上三分!

    就在我沉思的时候,忽然,媳妇扯了我本体的衣角一下,我瞬间看向了出口那阳光炽烈之处,就在这时,一道金光由远到近,迅速扎向了我的本体!

    我猛然间飞了过去,一剑劈向了能量汇聚之地,在千钧一发之时,哐当一声,金色的剑芒直接给我的金剑劈开了!

    那剑丸如有灵性,顷刻又闪烁不见,遁入了日光之中!

    李破晓微微凝神,而我看着金色的光芒,目光瞬间充血,那熟悉的气息,已经让我怒发冲冠!

    “断月!”我对着那枚金色剑芒怒吼一声,目瞪口呆的看着李破晓:“你!李破晓!我一定宰了你这畜生!将你抽魂夺魄!”

    李破晓高昂头颅,仿佛没有听到我的怒吼,一枚苍红剑芒出现在他身边。

    双剑丸。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